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巴·钢普力布:音乐实在与艺术真理(本网原创)

  核心提示:巴·钢普力布:音乐实在与艺术真理(本网原创)...

巴·钢普力布:音乐实在与艺术真理(本网原创)

国家一级作曲家张艺军。

 

            ——国家一级作曲家张艺军音乐鉴学
          

巴·钢普力布
   
   

         在我研究的视野中,中国有两大哲学系统:一个儒学,另一个道家。然却,任何哲学都是一个有机过程。这个过程不是心物二元论、理性与经验绝缘之论。这个过程是一个没有脱离生命、整体而又客观的文化系统。在彰显生命理想的问题上,依据怀特海的哲学命题——实在是一个变化过程后的存在结局这样一条线索,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即使是在最黑暗的雷雨之夜,音乐照样可以赐予我们最为强大的光亮,好让荒野的迷途路人沿线回家。这是一个极其伟大的存在。而张艺军先生的音乐很实在,存在着巨大的艺术真理。
            一,脑资源与“实”和“虚”之通兑
   生活中我们在处理某一件颇为棘手事情的时候,经常会说“很费脑筋”。这个“费”即属脑顶叶额叶翕动频值与启动认知资源的一种高级灵魂活动。它既与心理资源有关,又与时空性状牵涉。因为,人在遇到或操持某种事物的时候,越是所谓的动脑筋,脑中央沟启动的认知资源范围越大,反之越小。换言之,越难的事物,启动认知资源脑腔双叶乃至中央沟面积越大。我是说,开启音乐曲作创生之门最为敞亮的中枢,远比辛勤淘渌一首歌词更显功夫。作曲家张艺军先生进行的每一次脑发动,恰恰是一种丰产优产的喜人实践,很能征服人。譬如:从3月5日开始创作一组歌颂党的红歌,仅与一位词作者合作,用时方二十天,就创作完成了16首歌曲,其中红歌十二首。回过头来梳理和视听这些作品,无论是《再唱山歌给党听》、《唯一》、《没有你那有铁打的江山》,还是《那一抹鲜艳的中国红》、《共产党万岁》、《额吉的背影》,抑或《至死庄严》,《你就是最红的我太阳》、《亲不够》,《一万个不答应》、《牧场学堂都是天堂》、《永远跟党走》等等。曲风随着词义的幻化倏然升级,情感由婉转调度贯耳生风。那些类似极品人格的音乐贴切,在解释音乐中逐一进行着音乐自身的批评。一首首曲作,犹如一股股飓风漩澜,潮涌于受体的灵岸心湖。其彰显着音乐的社会功能凸露无遗。这里我们至少有“三维”之说:一维:心灵共构,思想性高端不俗。音乐情绪的丰富性,完全是人类心灵期待的共构结局。这十二首红歌的格宽表征,无论是“刚劲”、“曼妙”、“情深”,或者是“义厚”、“坚毅”、“诚憨”,以听觉导入的理性归宿,撼动的弦外震颤,都是在铸就人之“本心”,特别是注入深受共产党恩德惠泽人们的“本心”;二维:深度爆发,艺术性可赞不凡。集中书写十二首歌颂党的红歌,这是一次人类共拥心灵的深度爆发。因为,从张艺军先生音乐的字里行间我们明晰体味到,他的音乐自觉,是在决然根植于民族情怀之沃土之上的正善人性本论。其已然用自己纯净的坚毅,精心地培植了他音乐豪情。故,诸多音授集约都倾注在歌颂共产党的乐里律间。而且极好地体现了我所研究的“三境界观”(1、立法生命之境;2、立法真理之境、立法世界观之境。);三维:操控理性自觉,回归音乐自觉。艺术的共生共相是建立在文化客体或曰文化受体与音乐之间的一种灵魂契合。我们所说的这个“契合”,绝对不主张预售天真,更反对透支审美。而正因为张先生的音乐是一种适中的情绪愉悦的主观调动和客观释放,所以这就进一步求证了张先生人生的理想理性。而他的这个理性,直接使社会领教,让民族受益。如果稍作追究:理性是什么,理性就是人之自身启动“他我”,对自己的言行进行督查、监控、矫正,使人类欲望偏离社会伦理、人生正规走向正确的、那个可知而不可视的心理机制。换句话会说,不犯浑,不做傻事。试想,人一旦逃遁了这些,人类恐怕还要有更加相当长的矜持路程需要谨慎施践。更加客观地讲,张艺军先生的音乐,是那种授受双方最为现实的一种情愿相吻与基本切合。足见,曼妙不仅仅是口口相授,更需要真材实料。
   宇宙全体的动静的(相对而言)类存,就是一种物质惯相与情态浮雕。如果作一个比喻即:“神”源于“魂”,曰“神脱胎魂”是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魂”为物质实相,属形上,为客体存在;“神”属形下,为情态,作虚空。但神主生命,神主情绪,神主周边气场。所谓的“精神”,“精”者良也。就是说最好质量的“神”。常言道“神魂颠倒”由此可见,“魂”、“神”一体作为共相存在,而魂脱神来,神受魂帅。“魂”作为常驻,而“神”却可以进入间休期。“神”一旦进入间休,就处于眠态。睡醒的“神”可以操控人的情绪,或亢奋,或萎靡。“魂”不具备直接运作事物的能力,中间有一个转化过程,那便是“神”。至于人的兴奋点和压痛点,全由“神”授,外化后,就是我们所看的“恼”与“怒”,“笑”和“哭”,“喜”与“悲”等等。音乐尽管不具备直接干预生活的能力,但他可以使人笑,也可以使人哭。当然,哭笑同时存在正负之分。这是后话,不拟赘叙。可见,音乐之所以美妙,音乐之所以悠扬,之所以高亢之所以柔情,完全由“神”育化而来;亦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实”与“虚”的共构。音乐中的“实”即真实音符的存在,可以作为对应宇宙之“实”的存在形式。而音乐中的休止符、这样一个有类于国画中的“大留白”形式,就是对应宇宙“虚”的相体。因此,如果说人生动静是由“魂”、“神”独裁,如果说世界是“实”与“虚”的共构,那么,音乐中的情感管制——标记要求,完全可以成型为庞大的、音乐文化阵营中的“魂”、“神”之平台。而音符实相与类留白休止,就构成了所谓的旋律。张艺军先生是这个“魂”与“神”虔诚的履践者,是这个“实”与“虚”优秀的劳动者。
          二、“三力”之独绝性把握,创生的艺术戳穿
   创生亦谓育化。创生性成立的与之相互呼应的文化主客之间,是音乐作为潜意识造型存在的本能所决定,已然具备着语义性特征。音乐失智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手脚和嘴永远要比大脑反应快。反之,音乐富智也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大脑反应永远用比手脚更迅速。这里面包含着音乐实施前夕整个过程的“三力”,即:音乐的思考能力,音乐的决策能力和音乐的执行能力。
   (一)音乐思考能力。音乐思考能力是一个相当浩繁的脑劳动工程,或曰思想工程。这个能力一般来说包含以下三个步骤:1、借助囊括。每一个人只要稍加留意,就会直悟:社会生活的所有角落,都是禅修的道场。那么,当然也是音乐捕捉的艺修平台。这一步主要是以身周已然形成的现成音乐境象作形象配比和抽象抽取,并将最能贴切扣本的东西加以集中。譬如:张艺军先生的《再唱山歌给党听》,属于典型的“借助囊括”类。音乐构建是以聊聊几个小节的音符作为一种寻觅提手,在重新回顾中,进行破茧联袂的同时,给予原生和再生音乐的精心裁剪,然后使其格调严丝合缝,最后形成音乐艺术的完整。而这样的借助囊括,有意识地赋予了某个时代的思想特征人文特性,同时勾起群情集体记忆,让人们顺沿来时的情感路程,踅足回身那段对党的夤深情结的美好时光,以呼应时下,瞩望未来;2、滤制剔除。作为人类行为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音乐科学概念,总是以自己最大的独觉性、最大限度地排除具体性。在音乐表象中同样排除具体性。这是因为,只有保留了事物的公共特征,才能将一种类型的具体性转化为另一种类型的具体性。说到底,这一步的实质就是必须经历的音符组合以后的残次清退与优秀保留。可知,如果说人生最大的理想是不想而想,那么,人生便犹如收音机的频道,你拧到快乐是就是快乐,你拧到忧愁就是忧愁。滤制剔除恰恰是奔向快乐这样一种终极的哲学归宿。譬如红歌《至死庄严》。歌曲说的是入党时个性概念与集体概念举起拳头的那个瞬间的心怀。音乐以亢高音符“1”出现,然后进入舒曼十二音程迭跨,由此,一种情绪曼妙开来,完成了全曲的开篇,进而表达出一种当下举起拳头进行庄严入党宣誓的神圣境象。而以“X”息音符表语“嘿”作尾联,一种豪迈俨然升腾,在紧紧扣住阖题的同时,那种高于一般层面的精神欣慰与平生放歌,显然不俗于平常;3、整合建构。整合建构是以旋律的心理体验为前提而设置的音乐创作的最后程序。从音乐格式塔底到音乐格式塔尖,这个“格式塔”的构成,主要依赖于直接记忆。而所谓直接记忆,即经过刺激过后的随即记忆。反之,原记忆与再生(音乐消化或曰其后品评)之间经过一段时间间隔的记忆。社会学的一个侧重点,就是研究人们相互交往过程中所产生的风俗、结构、制度,以及助长和消弱这些风俗、结构、制度的力量。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整合建构必须是以最能给受众以直接记忆为出发点,并辅以间接记忆为后继弱刺激的连续能动。这是音乐创作最重要最关键的一个步骤。至此我更加们明白:音乐整合的过程,就是一个音符与标求再行组合的过程,最后形成全新的理想建构。即:完成音乐创作。譬如《共产党万岁》这首歌。音乐是以手鼓和其他打击乐为起点出发,在欢欣的风味中以小休止中低凸显,将歌唱领入。这样的处理在我的研究中通常情况下称之为:炫律引吭。其结果就是便于将音乐意境更加深心入耳。歌曲结尾处的返重复高呼:“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是国民心灵最后的抵达,是与音乐生成意向契合后的人心与艺术共构的完美达成。
   音乐作为一种为人类创造聪明环境的方式,以最大化去方便人们去施展智慧,张艺军先生更然具备了平定乏味的能力。
   (二)音乐决策能力。音乐决策是整个音乐创作的中段期。这是一个不可逾越的段期。试想,如果将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这两种心力机制混搭,那么,派生出的一定是关于糅合后的艺术完善,或曰音乐完整。所以,音乐决策同样有“三维”之说:1、外感心理。音乐的外感心理主要系指属于或关于能感觉到的事物,而不是纯粹思维的或完全非物质的事物。首先,我们应该明确,音乐是研究人性规律的一种方法;其次,我们必须让音乐介入人性底里;再其次,音效迫使人的精神共鸣,即“神”通过刺激所产生的超常反应。既是这样,外感心理归纳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1)不重叠性,(2)易传唱性,(3)接受大众考评的耐力水平。譬如红歌《唯一》。“当镰刀斧头重叠在一起,你把做一个响亮的名字写成了传奇……”。音乐庄严周期不是很长,但却音符搭接与配比中的霸气,确有牵人魂魄之力,更兼曳心撕肺之功。这样的外感既融通了“不重叠性”,又贯穿了“易传唱性”,还有利于接受大众考评,可谓一举多得;2、内省心理。内省心理的主要职责,就是奔着音乐美学是研究音乐与人类的感官以及与理智方面的考虑。而这个“內省”必须是建构在其后音乐成品与人的感性和理性认知之上。换言之,必须考虑到音乐美的哲学应用,即:认同、享受、传播;音乐美的人性原则,即:正善、康乐、舒畅;以及音乐之美的鉴赏能力,即:接近、情愿、热爱。在这些基础上进行音乐决策,抉择的后果无疑无不佳;3、结构心理。结构心理主要依托大众受体作为拯救和忧虑对象。首先,“拯救和忧虑”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结构;其次,音乐自身的错落别致性注定也是一种结构;再其次,必须延展和关照某种带有人文属性的社会形态结构。譬如张艺军先生笔下的红歌《你就是最红的太阳》。歌曲以大小调混搭创生出现,以非连音“5”分小节带歌,为中音小跳音程“1”歌入铺垫,那种亲切自然出脱,与歌词设问句“蓝天为什么宽广”以后自答配匹密切,孕生出的格外豪迈,有点题热切破浪远航的思维飞翔,以致音乐劲柔的至极之美。限于篇幅,不拟一一展开。最终,音乐落实是在成型中推翻,是在推翻中成型的一种音授教程。张艺军先生就是这个“推翻中”的最虔诚的耕耘者。当然,张先生更是这个通勤艺术的戳穿着。
   (三)音乐的执行能力。执行能力是一个人把持事物践履的水平质量。张艺军先生的音乐执行能力,体现在三性之上:其一,握切时代脉搏,心气与速度同在性。音乐民患时期,音乐基本为宫廷娱乐所用。民间即或有音乐,也是低回见凄者居多。如今,音乐属于民谐时期,所以,音乐更多的是高亢居多。悠扬是为了与情绪对等。所以,张艺军先生的音乐执行能力是建筑在时代根基之上的速度型操作;其二,本通使然,游刃见余性。大汉族音乐,较之少数民族音符区域更见地广天宽。因此,创作汉民族本体风格的曲子,张先生更是如鱼得水,操行便捷。故,他的音乐执行能力远在其音乐思考、甚至音乐决策的能力之上;其三,顺时而为,时间观念艺术使命的使然性。因为这十二首歌颂共产党的红歌,拟在今年“七一”前后出台举办。所以,张艺军先生作为一位民进党员对共产党的景仰崇怀和感恩敬德之情,并利用自身的音乐驾驭轻松,加之时间的刻薄推撵,故,他的执行能力迅乎寻常,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三,超现性突围,音乐的哲学根植
   人的知觉收摄系统一般存在两条磁道,一条是雄性收摄磁道,另一条是雌性收摄磁道。这里列举简单一例说明:同样质地的一个受教对象,男性老师的教诲一言难进,当然自会照样我行我素;而女性老师的教诲几乎句句圣言,甚至可以全部落实照行。这样一来自然牵出如同守善执谦一样效法模式:之所以男女教导有别,是因为兴趣意向进行了分磁道储存与引流。其后的导向系统再次进行趣味分布,最后,通过人性中自设情愿值大小的唆使,落脚为服从与摈弃、甚至是抗衡的达成。当然,这一切都取决于音乐的阴阳性质。换句话说,是以音乐的凶悍与凄柔做前提为后缀。而在庞大的生活面前,当人们一旦进入祁众艺术欣赏,这种雌雄区别就酿成一种人性拘役,即:“音乐是一帮疯人迷醉另一帮痴呆的玩闹活动(摘自《力布论艺》)”。平心而论,音乐与人之间,不一定完全处于两心相悦的状态,但若果建造出一种同样的心理结构,最终注定要走向心灵一致。不客气地讲,在这样一个弱理性民族面前,类人孩思维得不到应时的解构和释放,人性得不到本体救治,文艺欲重新上路,恐怕需要借助相当长的一段弯路去走。所以,超写实属于我们这一代音乐人积极的思想姿态和带有临阵应酬的短兵相接。因此,以超写实推动超现实,也恐怕是我们这一代音乐人、基于恐惧被先进拖垮的一个侧重考虑。我们这里所说的“超现性”突围,泛指音乐在线阶段某个音乐节点上的破冰之说:而张艺军先生的文化艺术能力足够操控他的音乐主权,故其作品突出地有如下几个方面的艺术征象:首先,人与音乐,两心相悦,进而达成物无我忘的超禁域界。这是因为:1,社会关联。音乐无可遁避地要与社会关联,作为检验艺术的初始机构,社会认同是音乐艺术去留的关键部位;2,人文关联。音乐同样有着与人文关联更为紧切的关联。这是因为:人文作为音乐艺术的原生动力源,音乐生灭主宰能力远远大于人自己意识的范畴。其往往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艺术希望,另一个是艺术失望;3,学术关联。学术关联在启动学理深入前夕,就意味着音乐艺术多元时代的到来。就像我们所处的历史是决定的,而对于时下他们是选择的一样;4,冥想关联。冥想关联主要是对音乐事实的描述,引带进入哲学域界,直接导致人们对价值的正误评判;5,授受关联。授受关联系指情绪之间的一种透明质量。这个关联的主要职能在于:通过音乐艺术的传感,使授受双方达到对艺术的共同认知,对生活的共同认知,对世界的共同认知;其次,时空与音乐。时空音乐艺术来自我研究的课题:“社会银屑与人类精神悬浮学说”。其基本定义为:不管人之为人是否意识到,随处可储的艺术音乐或音乐艺术、包括正义哑音、包括人类主流精神,均定格在时空之间,融糅在生活的不管是否察觉之中。这个艺术音乐的社会支撑力度,丝毫不亚于民族采信质量的巨大发迹和具有某种摆脱能量的显性触摸。这是因为:1,喧嚣泛指时空中不和谐之声,是无序状态下的有理取闹(依据‘凡存在便有理学说’);2,时空音乐就性状而言,更带有一般理性的他想性和假设性。其最大特点在于:不受地域与河界的限制,传播自如,展翼鹏程,随时随地性能优越;3,时空音乐的阻断性显性低于物化手段中的具物水平,并且负责一切关于失声的苦衷;4,就像真实合理的信仰一样,时空音乐是伴随着科学的发展而发展,是伴随着大众采信而采信的。时空音乐从诞生起始,至今威力不减,功能盛嚣,这是时代飞翔的注释,这是经济全球化乃至政治全球化的持续成立;5;再次,社会与音乐。社会音乐基本属于民间常态化。这是因为:1,单相社会本身不具备拥有完全音乐的资质,只是拥有了社会成员,音乐举步闺阁,才走进“无影存实”(即社会)身边;2,音乐自身给予社会的自觉性,远远大于社会不能枯竭的索要。这是音乐本能所决定的艺术无私;3,社会情绪哗变,人文灵魂就义,既显示着文化艺术知识论本体的分裂,有显示着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初期面临着音乐艺术的乏音困扰;4,因为哲学与物质的关系比较密切,所以,克服物质文化所表现出来的缺陷,或剿灭阻碍生活的困顿,给精神文化淌出一条生路。所以,社会与音乐是夫妻关系,是姊妹关系,是相互依存的近邻关系;5,社会音乐包含着浓酽的反哺性。社会掌控者人性精华,而音乐又间接地干预着社会。因此,这样一种文化音乐艺术“共舁”的境象,最终一道在大众面前实现人文“共浴”。那么,社会音乐的稳健前进,实在意料之中。
   千百年来国人屈从于儒释道,已然成为为自觉状态下民族成长的文化背景,这是一个相当富有祈祷价值的话题。所以我们在常常地想,“艺术良知的建立,要比纯理想确定,更能使艺术从业者走向伟大(摘自《力布论画》)”。张艺军,就是这样一位走向艺术伟大的从业者。张艺军先生的音乐顺利走出计划,走向现实,走向写实。他的音乐主体风格着染于:虽未初相见,犹作故人归、这样一种飘飞着既入俗又脱俗的至理境象。因此,这里同样有“三维”之说:一维:对音乐内部的合理装修。“合理装修”泛指对决策以后的脱离推进,悠然驶入纸质或屏质的落笔程序。“合理”因素通常有三:(1)音乐与社会对接的一致性。譬如:张艺军先生的红歌《一万个不答应》。音乐本身已然成为一种信仰的符号,这样的符号恰恰与社会形成无缝对接,也就形成一致。反之,国家宪法所不容,人心所不容,伦理所不容;(2)音乐与阶级对接的随顺性。譬如:张艺军先生的红歌《没有你哪有铁打的江山》。共产党执政七十余年,一步步将国家和全体社会成员带入繁荣和富强,如果离开了阶级随顺,我们都会受到来自身良心深处的痛责。所以,顺应了这样的阶级性,也就顺应了人心,也就顺应历史,也就顺应了这个伟大的时代;(3)音乐与人文对接的稳恰性。此“一维三性”为大共同体质胎,存在相互关联的内在支流。因为,现代人的艺术欣赏,是一种潜意识姿态。而现代人类社会的建立,就是一个现代化的运行,就是要对个人生活的需要,给予充分满足,并相应于全体人类历史,相应于全体人类现实,来给予充分的需求满足。法律、道德、政治、经济、工业、技术、艺术、商业,甚至是商业管理制度,都是为了满足社会生活中社会成员生活所必需的必然考虑的因素和方面。而这里的“人文对接”,主要强调宇宙观对接,世界观对接,价值观对接。譬如:张艺军先生的红歌《亲不够》。“你为民族操劳,你为社稷寻求”,“你为国家强盛,你为天下风流”等等,歌的曲调,充满优化后的更内涵,怦然之心声呼之欲出,与国民人文对接几乎不存在间隙。我想,以这样的情怀艺术和艺术情怀来完成创作,资义奉世,禅言更定,中华民族的优良热血,定然幻化成潺潺心水,淌流在人们魂源的最高岸头;二维:音乐志向跑步前进。音乐作为转化人心以及人生价值的媒体,同样富裕着解释生存经验的教育。应当说同样具备着本体论意蕴的作用与效验。艺术可以驰骋,但不是漫无边际。所谓超脱之说,不过是意欲制造音乐或艺术泛滥的苍白说辞,更有甚者意欲孵化糟糠之靡靡之音。张义军先生不会也不是,譬如:他的红歌《那一抹鲜艳的中国红》。音乐从走出环门的前夜,决然封尘打开,他用最妥实的情愫,对“嫦娥三号”遨游太空的情境抒怀。其背后的文化指向,直接凭借自己对国家的热爱,对民族的热爱,对执政党的热爱,所倾吐的一腔忠诚。这是情怀发酵倾情后的理想倾吐,这是情操饱蘸忠诚后的理性升华,这是情愫蕴生后的理智回报。故,听张艺军先生的音乐,如同聆听到了真理,如同聆听到来自时空以外的灵魂教诲。由此得出:他的音乐是在跑步前进着的追赶;三维:音乐的实证科学。如果将“宇宙图像”做一个简单的分解即:象——理——数;将思维方式简单分解即:意——义——辞。从中不难看出:关于宇宙周图像是先有“象”,然后从“象”走向“理”,再然后从理走向“数”。“理念世界”和“数化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二元立项。但我们告诫:只要你稍加留意用心我们就可以从中得出结论:音乐是宇宙图像的再现,是将文化“体”转化为文化“用”之后的、自然文化素和人文文化素凝结而就的文化再生,是“实证科学”的上等“材质”。这是因为:音乐作为世界与生命体构成的重要成分,它就是一种泛艺术的“实际缘现”(实际存在体),这样就顺应了中国古哲学“一体多元”又“一元多体”的思想辨证。人生垂暮,不堪驱驰。坚持雅操,好爵自縻。张艺军先生再越数十年亦即坦然年届垂暮,而他的灵魂集成与艺术集成,正在腾越,更堪驱驰。他一直本分地雅操着他一生钟爱的音乐,一直坚持着他本有的艺术高尚,譬如,他的红歌《永远跟党走》。音乐起始预设以钢琴叠音大调式指代“5”为情绪发动,进而以长过门诱音为介质引爆词入。缓冲的情结在心口皆服的氛围中漫游开来。而尾声依然落入大调音节,以“三休止”升华音乐坚定,实质地讲是张艺军先生的意志坚定。如是,极好地执着于认定的音效,使贯穿旋律的情思回澜,蹊径另辟,俗套不沾。至此,完成了音乐的实证科学。
   作曲家张艺军先生的文艺救助意识,显然成为一种灵魂艺术姿态。他对于人与音乐、时空与音乐、社会与音乐等等这些音乐文化精华,有着自己足够的定位理解和精神成就解剖。所以,他笔下的音乐:词曲通透,切刺磋激,心机完善,包括命理焊接,甚至露骨于给自己的思维发难,这些统统是一种艺术故意误会,或曰文化清廉。他将自己朴素的民族情怀,和自觉状态下的音乐社会责任,融糅于他的大量的作品中,随处窥得的艺术之蕊,无论是:《灵魂》,还是《月光洒在静静的草原上》;无论是《咱跟着太阳朝前走》,还是《春光的气派》,抑或《有一只鸿雁》、《太阳的记忆》、《秋后的庄稼人》、《草原魂》、《歌满中华》等等,都是一种音乐文化艺术的广泛集结,这样的集结,咸摞的不止是类似于音乐军队检阅,而且更酷于人类精神的巨大抚慰。所以,就张艺军先生而言,四十几年乐坛耕耘,矻矻耳孜孜不懈,沉淀的宝贵,已然在他的周身形成了强大的音乐文化磁场、音乐德行磁场、音乐沃野磁场。而他继续以这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民族、有益于国家的磁力,为四面八方的善良受体,接踵着不停息的艺术能量辐射。
   我们细心地鉴学了张艺军先生的红歌部分。其实在他已获奖的1800余首曲作中,真可谓:音展丰翼,格异韵迥。而且音种类出,千秋各秉。我们欣喜地感觉到:音乐多元时代的到来,就意味着社会文化多元的齐生共华。
   音乐艺术与民族心灵全职通透。音乐自由在某种意义上,可以体现部分民族自由。而音乐的大众化,直接意味着音乐民主。艺术价值是以音乐多元含融精神作为体察的文化客体。为了这个音乐民主,为了这个音乐大众化,张艺军先生,花甲之后迎来了创作的又一个春天。尤其是他满含深情、饱蘸心血仅用二十多天的时间谱就的歌颂共产党的十二首红歌,集中地反映了张艺军先生的思想水平和人文境象,及至音乐不俗与艺术老道。所以,听张艺军先生的音乐,如击败龌龊而凯旋归来的霍霍心气,有无限的生机快乐与心灵满足后的至理优越。这是音乐给人们提供的施政可能和保障性条件。这也是张艺军先生作为共和国一级作曲家,赐予我们最丰满的艺术大礼包。
   因为人类存在,所以,我们要有音乐(摘自《力布论艺》)。而欲求好的音乐,只有用良心的纯净圣水,去浇灌社会的精致润土,才能生长出无边的艺术真理。我们欣喜地看到,张艺军先生的音乐一步步走向实在,而他的艺术真理,正在茂密。
   
      

                                                                                   2014年03月20日——03月23日
                                                    写于太平洋西岸玛嘠德书屋
                  

背景资料:
   张艺军,男,汉族,1951年生于长春,祖籍辽宁营口。民进党员。国家一级作曲。早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作曲作业。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音乐文学家学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协会、中国曲艺音乐学会、中国校园文化艺术中心等会员,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一级音乐艺术委员。有1800余首作品获奖,享誉海内外。

                                                                   (编辑 刘双一)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