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巴·钢普力布:书法现代与现代化论略

  核心提示:巴·钢普力布:书法现代与现代化论略...

巴·钢普力布:书法现代与现代化论略

青年书法家陈后学。


              
                          
——青年书法家陈厚学书法鉴学

                                  巴·钢普力布                                                    
  

     “书法”的概念俗定成规被软笔霸占之后,另外一种书法不得不在前面加一个限定词“硬笔书法”。你看,“世界之大闒茸者比比皆是。而种族倾轧地区民瘼的揪心一定要比甍陡的欲望让人更为帡幪”(摘自《力布语录》)”。概念抢夺属于文化种族歧视,这毫不奇怪。所以,“人类心室不易打开,除了包裹着的防范盔甲做御盾之用以外,再就是人类自身糟践自己带来的采信危机(摘自《力布语录》)。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另外一种有关运动实相的结论,即:“生命是一种依靠岁月拉扯的精神实践,或曰陪伴时光体会经验的能动感觉过程(摘自《力布语录》)”。我是,厚学是,还有更多人都是。“既然精神实践贯穿着生命的全部过程,那么,人类就必须在自觉状态下给生命注入更为迎接世界万象的文化内涵(摘自《力布语录》)”。青年书法家陈厚学先生在其人生实践中注重为自己的生理生命和精神生命注入这样的文化内涵:立魂、立德、立志、立憬。且止于理思徘徊,歇于行为彳亍,泯于思想耵聍,用自己探寻的撴掘,将曾经的侘傺辞退,果敢地掀开了人生的迷障的帡幪,在超渡生命活化精神与酬答生活中与艺术,对人类认知心灵给予了很好的策应——以书法的最新话语,教导着自己,安慰着世界。
               一,立德四师:现代意志与现代化实践
  “从物理性能来讲,道德是法律最高的典法形式(摘自《力布语录》)。”那么,我们可以断言:“德行便是支撑灵魂成活的硬细胞。因为,宇宙可以包罗万象,而且可以保持一种原始性能的平衡秩序。这是一种机制哲学,而这个机制哲学是最能引人入德的本质所在(摘自《力布语录》)”。日贪而不歌,终有素朴掺合,另有真诚耸立,所有这些均助长了生命气节的拔擢。因此,陈厚学先生立魂、立德、立志、立憬,是一位求学之欲开化的梓梓矻劢者。就书画来言,人常说师古、师自然、师我心。而陈厚学先生除了“师”这些大项以外,他更注重攻碉般的“师”具体。
  (一)师律:从界分到归合。“佛乐的大面积吟哦,给庙堂话语权以极大的允许,这就意味着社会文化多元时代的来临。而庙堂话语权到达时值单元的鼎盛期,也就意味着国家对宗教最宽容的到来。如果稍微做一些延伸,那便是:宗教文化民主直接勾连民族文化民主,而民族文化民主的本质,就是社会民主大面积实施过的有力印证”(摘自《力布语录》)。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很为社会进步欢乐的、略微带有一点点评判意味的话题。但我想:在这样的大民主状况下,一切关于社会本质乃至国家境象底里的文化丰富,必须进行富有现实意义的外化,也必然用缤纷的模态表现出来。正是倚鸠这样的文化背景,陈厚学先生握切时尚,以个性最本分的弱姿态力出现,将书法文化抬爱至众所艳羡的应有品级。也本来,“生命是待机存储和增加价值的能动产物。生命待机,伺机或者时机成熟,意志伸张的触角,便可向四面八方进击。但掠向必须准确(摘自《力布语录》)”。陈厚学先生的意志触角,伸向了他钟爱的书法事业。
  顾名思义:书法,“书”而“法”之也。书者:动态,为落实行为;法者:摩也,不越矩效以守静范之模楷。厚学清楚:“驼昂首”、“鸡点头”等等这样的书法要义。所以,他竭力遵循着这样法则,在古贤优良的基础上,扩散自己的书道能力,形成羲古而不拟古,尊古而脱古的个性风格和书法之美。这在《厚学习书》)中随处可见:1、首点居正。世民喜书,喜在餐前研墨寝前秉笔。唐太宗在论笔法时云:“夫点要作棱角,忌圆平,贵通变,”“首点”者,应以龙睛凤眼之姿、高山坠石之态,安居于全字中心之上。且务棱角突显,飒爽精神,实为点笔技法之要诀。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文”字。全字四笔,“文”起每一笔都是字的关键之笔。首“点”接乾,中空衔坤,居正委座,为横下的左右撇捺标明位次,看上去,眉清目秀,本分顺溜,秩序井然。这既是“书”的“道”之执行,也是“法”的后续光大,更是“师律”的具体征象。正所谓:态见蜓落荷叶之惬,势如雨渍润土之诚。首点居正,居者本质,堂然中立,愈发显得正大光明,昭示万物清廉不污;2、通变顾盼。“通变顾盼”一般意指左右结构的字体,其实不全然,显有另存。唐代文字学家、书法家李阳冰论笔法中云:“夫点不变,谓之布棋。”一字之中,点笔当为至要,而两点以上者要顾盼通变,各有形制,应首尾意连,彼此呼应。若平直相似,整齐划一,便不为书”。譬如陈厚学先生的“寶”字。这个繁体的“宝”字属上下结构,是由“大三件”咸集。首先,宝盖头下面是由“玉”字旁和“缶”字旁以左右结构组合而成,厚学在书法切入、顾及到最后一部分“横平竖直”这样的形体肩甲“有规整”的“方楞四角”这一特征,所以刻意将“貝”上面的“玉”字和“缶”字给予最具美感的所谓“顾盼”倾斜,与上边的“宝盖头”形成呼应,与下面的“貝”字形成一种重心贯穿式的错致,因而极大地增强了书法繁体“寶”字的审美质地,也为古训增添了一档理论落实的注脚。正所谓:孚栿结缔,横劈板呆愚昧处,剪枝摘叶,斩却茀然路阻葛。美胜凯旋,扶摇万里之远,灿若九月金菊。“寶”乃真“寶”是也;3、点竖直对。中国的汉字“乱象”居多,杂若天星,繁缛目撩,常常在一字之中,往往上有点下有竖者,遇此当思是否直对。如直对,再思点笔位置。点竖直对,有在字之中间者,亦有在字之左右者。所谓直对,是为重心垂直相对,万不可偏侧。此法应先思后书,规测位置,手后随之。譬如陈厚学先生的“脉”便是这样有文化特指教义的先锋性质的书法工本。首先,抛开“月”字旁不谈,就“永”字的一个“小横”而言,如果没有庞大的书法功夫,会对书者形成望眼相遮,也就是说,在点“点”问题上,会对“竖勾”形成策反抗体。而厚学轻松之外完满地体现了“直对”、“准垂”,而且“点”出了更美感。这是因为:他将“永”字的右方下面的“一捺”起始之笔提位至高挑处,立型之“永”通体类似男人身材的上短下长,也就像人们通常所说的“修长”一般。因此,“脉”之眉清目秀,“脉”美绝对。正所谓:竖上之点如琅玕尽散,陔珠浪翻,细雨摇舟清风曳烟,敦促幽梦漫长,人性舒展健旺;4、中直对正  “中直直对”系指有上下两中竖者,两竖均应垂直对正,若能对正,则字身不倒。然两竖中有一竖须坚挺垂直,以壮其骨,以立其势,而另一竖则略向左斜,以削其痴,以化其呆。这里边需要强调的是:对正之法,是以重心为准,如两笔僵直,神韵即失。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旧”字。“旧”以左偏旁一个“〡”作为“个体”,来策应“日”这个“包围体”的形态存在。包围体左侧仿佛“墙壁”之竖,实质是与“单竖”同类。只不过是它的右翼出现了上下“双横”的支撑而已。然却,厚学将笔划如此之寡的“旧”字,演绎成漫天飞舞式的粉蝶,“两竖”中规,间隔中矩,排布合理,佳美可心。日升初旦,仿佛“旦”之侧立,让我们读出了天体空间的另外一种玄景意味。正所谓:展望有拓,虔诚无限。小清平里化生大千世界,内敛间育飞飏遏制,正统中见守日志坚。天庭方圆,地庭饱满,竖单不孤,合围不酱,有相辅相成之横生妙趣;5、中直偏右。姿优自决,字由心生,盘古雷耳,代不乏人。所有字形,凡中直者,皆应垂直劲挺管逐势行。无论悬针垂露有钩无钩,屈体弯身绝为大忌。右军论中直曰:“紧如春笋之抽寒谷是也。”太宗也云:“为竖必努,贵战而雄。”中直虽应垂直劲挺,但须稍有偏右,以化呆板,楷、行同此。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来”字。横平竖直间,一般书者“横中”墨下,而厚学主张“异域待遇”“悬殊处理”,书之“竖”参照“横”点中对,而“竖”稍作右挪,形成“偏见”之美,加之“撇”短“捺”长,自竖两端双横左右生粒,左“点”略右,右“点”愈右,但使双“横”顶压性能更接近勾心斗角,故“右”而不倾,斜而不坍。更可贵的是:错位后的落差更为生炫。正所谓:移位乾坤悬空实仗宇宙撑骨,机制底里道然浑魂,相生约而盈其态,繁不见腻,孤不显孑,实乃简约之志,丰满韵浑,看来十分顺眼;6、底竖斜位。字有顶横斜倾,字尚有视之有斜见疑。斜而不倾,架构通实,凡竖在下方者,皆非全部居中,或偏于左,或侧于右,侧右者多,偏左者少。不居中者,当不可强牵,强为居中字身必倒,底竖笔锋所指,必有所向,察之要精,观之务细,以全局定其位置,以字势择其态。譬如陈厚学先生的“寺”字。“土”、“寸”之间并不风平浪静。以“寸”横平行“土”下横,“寸”之竖勾位移倾右,所属的“底竖斜位”。尽管上下位移,但整体“寺”字风生水起,媚色优烈,更见磐固巅稳,悠然间似乎走进昭通大庙烧过告象一般,祈祷万念功成。正所谓:寸无横土将致倾覆,天棚坍塌;育架构寸,撑支如托塔安康健硕;7、横笔等距。字中横难写,竖勾不愁情,点弯匀气力,撇捺最可人。横笔之间凡无点、撇、捺者,间距基本相等,其法同“竖笔等距法”。譬如陈厚学先生的“佞”字。除开单人旁不谈,右结构为“佞”的主干部分。而这部分上面的两条平行线,是等距的,左翘不成,右撩不可。同底平衡律者,矩守也,规之不逾,二女旁立人双雌一雄,谓之“佞”也,仓颉神也。正所谓:天下物事有垠,界不可突去。生活中许许多多的情形大多如此,书法也不例外。师书先由师律做起,厚学扼住了书道之要,为书之智者。
  (二)师美:从拘谨到洒脱。“文化与文化素的最大区别在于:文化是外界存在的解释,而文化素是一种宇宙置放、或曰宇宙置放的固态待掘的存在(摘自《力布语录》)。所以,就生活文化而言,文化生活可能会更重要一筹。这是因为:其一,生活是一个包罗全美的万花筒;其二,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无处不有,无所不包,书法亦然之;其三,书法之美,其美在字书之内,其韵在字书以外,字其本身即可活泛和呈现美。然而,陈厚学先生之所以刻意“师美”,这样的“另外”附加是一种愈发故意。因为厚学深谙:“必须先吃好草莓。然后再吃坏草莓,否则永远都吃不到好草莓(摘自《力布语录》)”。他奔着憧憬而去,一路劳碌照眼繁华。他抱定一个信念:哪怕结局很可怕,也比没有结局要好得多。所以,他的习书一路走来,很令人动情,很令人喟叹,很令人折服。翻开《厚学习书》,这些“师美”的闪光之所,处处骄艳,随形诱人:1、竖笔等距。在《中华大字典》、《康熙字典》、《新华字典》理,双竖之字并不多见。而我们需要谨遵的是:竖笔之间凡无点、撇、捺者,间距基本相等,楷书即是,行书亦然。竖距虽然相等,但其宽窄当随字形而定,不可一律。有因字势各异者,当有右倾左斜、阴阳粗细之别,或悬针,或垂露,迟速缓急,变化错致。譬如陈厚学先生的“绯”字。且不说角丝旁的存在,“非”左右各三个牙齿,而牙齿巴结作为它们依靠的“两竖”必诚然是平行不悖,方寸厮守,不知乱阵。此寻常之“绯”, 巧妙排布,合理造次,经过厚学一番精心打造,我们仿佛读出了另外一番字学境象——青春几何,人生几何,慵当如何,勉当又如何。正所谓:“绯”真见赤:圆润中厚遇恩德溢彩;霞飞流朱:丰满间直逼苍狼灿烂。盛美不能轻取,丰盈更堪辎重,伦奂之美,竟在人生静穆一瞬间;2、上收下展。中国的汉字本身存在着巨大的哲学思辨。总有对称其里,总有论辩其中。字的上收而下展,定存字的下展而上收,而其凡遇上下结体之字必择其一。上收者,阴柔华丽,涵蓄谦和,以避让“浓云”而留一步空间;下展者,阳刚豪放,行笔雄奇,以开张告慰而壮丰满蕴厚。阴阳顿挫,妍美遒劲,错落而生奇势,对应而求雍和。譬如陈厚学先生的“熱”字。此字上半部分的左右结构,看得出十分内敛。而下半部分的“横四点”显得尤其浪然不羁。横竖看上去,燥热难耐,而且字形团蜷遛遛,煞是上臃而不赘,下寡而不化淡,匹配恰切,劲道憨威。正所谓:甩点大有随心随性之势,富集漫游开来之能,盈余洒脱超群之力。看全字,一个以具备了捍卫形式出现的繁体“热”字,动感优美,谌悫蚩泯,光华灿烂,见“痴”憨运河之畅,有“燥”脾爽索之美;3、上展下收。“书法作为情感生态身份面世,必须以对人的精神逻辑负责为己任(摘自《力布论书》)”。出于这个规范,因此,上展者,飘扬洒脱,以耀其神;下收者,以嵌之稳,以标其端。行笔挥运,应先急后缓,当急不急列为涩滞,当缓不缓归咎浮滑。譬如陈厚学先生的“盒”字。“合”、“人”、“一”相当舒展,抛开中段“口”暂不作评价,而“皿”的紧收是对“上展下收”极好的维护。因此这个“盒”字,上面“展”的滋润,下面“收”的合辙,这一“展”一“收”,将“盒”的肢体本质——马鞍型房梁抵风御雨,含于口内之物,置于器皿之中,自会安然无恙。而且整个“盒”字有类于欧式建筑,酷像孩童们玩耍之积木,富集西洋异域风情。正所谓:梁上风情,诸君莫嫌宅男女;阁中闺蜜,盛世更欢放逐心。一展一收:“展”的是舒曼神达;“收”的是散蹙谨拘;4、上正下斜。变化多端,繁不莫测,是汉字最为乞功的一环。也是许多国外朋友“遇汉”头疼的症结所在。而字的上正者,竖笔务须垂直;字的下斜者,重心则应不倒。上正者以平其势,下斜者以化其板。凡上下结体之字,务须注意斜正,当斜则斜,当正则正。斜而不倒、正而不僵,正中求其动势,斜中取其稳健。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易”字。“易”由“曰”、“勿”生成,“曰”于上而正,“勿”于下而斜,呈应趣之后,整体“易”字方正不阿,君子般心直身挺,好不气度。正所谓:对称出于事公,而审美又不完全由对称产生。一字神情错搭,看似讟言相谤太盛,又酷互见狷然之怨,实则悖而兴鬏之美,混而一体同酬,潈悰人耳,赏之大欢;5、上斜下正。子结构的命理均衡,酷类人之生命。有上正下斜,必有上斜下正。君若遇:凡是上下结构体的字,上斜下正者居多。上以斜势而呼之于下,下以收缩而呈于谦让,顾盼相应,神气贯连,飘然飞动中求其肃穆,稳重古朴间存于风雅。禀阴阳于动静,体物象而成形,统固一致。譬如陈厚学先生的“爱”字。首入笔“撇”坐地成斜,注定不可正其身。而横点“三水”之下的秃宝盖,则横平竖直,堂堂正正。其下面的“友”虽有斜笔存在,却也方楞四角端庄不懒。整体“爱”字,很好地完成了“上斜下正”的指令,而且由于根深蒂固地对人们的意义侵略与坚执辐射,一眼瞅上去,真的很“爱”。正所谓:斜不盖主,三水意味心、口、手,想着,表达着,抚摸着,有真情人自会誉成爱意,一种无疆之美横溢开来,人类收益自觉,万千滋润在心头。于是,灌溉的青春与黄昏,确立为繁衍世相的永恒;6、下方迎就。草字头古时一直是界分的格局,是由“+”“+”相聚而成,只不过是第一个横上的小竖式“撇”划形状,而第二个小横上面的一小竖,为“捺”字形状。可惜如此之多年以来,被日每书写汉字的不少同胞给忽略掉了。从此谨记:凡上由撇捺开张、宽博舒展之字者,下方宜上移迎就。上移则为抱紧,下坠必为脱节。上移者,钩环盘纡,紧密而势出;下坠者,中宫散涣,软弱而缓滞。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慕”字。“慕”以架构繁杂出奇,呈四叠摞完型。如果“大”始下坠,必致整个字形松散脱节;如果“曰”以上高扬陡翘,亦会导致上密下疏,整字被彻底支离。故,陈厚学先生巧如精匠,将四叠摞调度为艺术整合的大营救,使“慕”更为昂贵和睦。赏之颐和,随意淡定,既不张狂,也不矜持,和谐一爽,给人以艺感亨泰的老道悟觉。正所谓:幽禁不若有缘近卫:字如乱世维权捍卫,独处规矩无以整饬正统。若放手一搏,潇洒自在握控中,美从此诞生;7、左收右放。汉字中的左右结构字形颇为浩瀚。而且,凡左右结体者,以左收右放者居多。一个独体字,如置于左部,其形必变,以收敛而逊于右,“林”、“双”、即是。譬如陈厚学先生“致”字,更见楷范气魄。左“至”下横有坡度稍崛上提,这是典型的“敛”,而且整体“至”处于“卑微”之境,谦逊而又乖巧,如同小鸟依人。而右侧的反“文”,既有随心随性之风度,又有占尽风光的浪荡,“至”、“文”合璧,既体现了概念主流,又阐明了类似顺藤的天赋原委,甚好。正所谓:潜右之“夂”旁:“撇”之苍劲略拘且预留空间给赏者;“捺”之狠命伸延适度,挥斥万丈豪情大脚踩到消瘾边。潇洒洗练,见致健美,别有一番盛情在心头。
  (三)师生活:从踧踖到杜蘅。“生活,简单一点讲,就是生命活动的过程(摘自《力布语录》)”。如此简单的概念,却涵盖着世界上最庞大的物事群团。人们一般层面上的理解,生活即:吃喝拉杂。然而,能将看似平常的生活现象作为书法引渡去临而摩之,且大话西游般的给自己的书艺浪漫增添着无穷的魅力,厚学是智者。翻开《厚学习书》,有关大量的“生活”泛原形随处见皆,很可贵:1、左斜右正,汉字左右结构的字中,不可能一律对照,也不可能一概居直。而是凡左右结构者,以左斜右正者居多。一般地讲左斜为呼,而右正为应。有呼无应,字势必殇,有应无呼,无源竭泽,均不能立。呼者以斜而取势,应者以平而安神。呈左动而右稳,书呼疾而应迟。譬如陈厚学先生的“殊”字。从字面上讲,把“红色”给弄成了“孬”种,当然就“特殊”了。令我们感叹的是,厚学在处理这样偏旁部首字的时候,决计蹊径独辟,老路绕行:他将“歹”竖立了一个更加下滑的斜坡“回撇”,既显力托上端,又呈更有能力戗牮右翼“朱”倾之危,实可谓意义类聚,字以群分,整体感觉:如同艳艳夕阳堙没于广阔的地平线下,留下无尽的期待,让人们巴望明天太阳的再次升起。正所谓:山下夕阳伴君款步,以一个角力支撑,回报自然有理由分说,打破了从前的踧踖,击碎原有的踟蹰,让书法立意更加回归现实,如同良药医患,让人受益不浅,命可延续矣;2、对等平分。对而必等,瓜而均摊,不公就意味着纠纷的生发。人世如是,书法的汉字亦如是。元代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文史学家陈绎曾《翰林要诀》论书中云:“对者宜等,间者宜半。”可见,凡左右结构字,有避让迎就者,也有对等平分者。对等平分,是为高低对等、宽窄平分,不可一方过高,亦不可一方过小。虽有呼应,但各占一半,以求平实。譬如厚学的“棘”字。此“棘”俨然一对胞胎:板正乖籁,互致谦让,不相侵略,平起平坐,公达见德。如果稍作仔细端详,我们会发现:此“棘”字便是农田里的一对札幌,类人形似,藉以驱雕恐鼠,除害维利,以确保麦收颗粒归仓,滋润人们一年的生命。正所谓:形同行通,酷似哥俩放眼岗哨,置身守望,护天地之安乐,捍自然之清平,甘心寂寞贵为天子驾崩固樽;3、左右对称。汉字中的左右字形,多半为“齐待”即:凡左有撇右有捺者均需应平稳对称,但其高、低、长、短应视字形而定。撇笔未出,先思捺笔位置;捺笔轻重,当依撇笔长短。顾盼呼应,笔意相连,和谐定寿。若撇捺不对称,必重心不稳,其势卵危。譬如陈厚学先生的“英”字。“英”者“草”头别也。也就是说,草字头的两个“十”字从中间是分开的。而此分意在辞却混合,必保“左右对称”。再者:草下有“央”遂见俊“才”。有意思的是:上边的“草”承担了一种“苫盖”功能,而伏身下面的则是“人”在披挂肩甲在马步蹲裆。正所谓:有心师法千回陌,无意行针穴道通。一划可走千里,一字能挑万斤,仓颉神也,国学文化圣也,厚学彧也;4、主笔脊柱。主笔为栿,附笔为辅。“主笔脊柱”有版本称其为“主笔脊梁”,即:字中必有一笔是“主”,余笔是宾。书法中有言:主不立,宾不随,主不稳,宾不靠。主笔担其脊梁,树其重心;宾笔附其血肉,辅其装饰。主宾相顾,四面停匀。东晋书圣右军,即:王羲之云:“欲书先构筋力,然后装束。”然主笔者,不可长有余而失于短,强逾弩而乏于韧。譬如陈厚学先生题款著名书法家陈木香先生的“木”字。我理解的“木”者,宗教是也。也就是说,其实就是一个信仰天主教的人身背十字架的造型。神气活剥,坦然宣誓,字正腔圆,宗教情怀表露无遗。而其笔功,“横”者气运丹田倾力,“竖”者酿生化腹瘪肌,“撇”者顺脾魄旋而心正,“捺”者腕能滑扼慧扫。横直度适,架构蹲矩,字节清洁,水平无限。正所谓:神工鬼斧,显灵鲜活,师型见肖。当然,我们还可以从中读出一种文化承担,那就是人类欲为自己灵魂赎罪的那份虔诚。正所谓:;5、中宫收紧。“中宫收紧”也叫“中宫收缩”。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包世臣曾在其《艺舟双楫》中深云:“凡字无论疏密斜正,必有精神挽结之处,是字之中宫,然中宫有在实画,有在虚画,有在虚向,必审于字之精神所注”。中宫者,核心也。中宫收紧,余笔外拓,以字中为核心,分领纵展,神韵必生。譬如陈厚学先生的“靓”字。捲义之浅表:“中”者,“青”与“见”之中间的那个“居中”之点,“宫”者,居中“点”周边地理范围的那个四下疆域。中宫收紧简言之:两个字素不得扯距有远,务须缩依密贴,否则,被支离的不只是字形与字形难看,而且被抛光剔除的是作者的书写水平,甚至是主导文化灵魂的湮灭。这恐怕是国人华字号文化最根本的精神立意,甚至带有神圣意味的宇宙抗衡。正所谓:“缩者”关照全局,“靓”者毕现其“靓”。“靓”之美女姹艳之景。很容易让人想起白洋淀黎明前夕的更晗,呼伦贝尔湖夕照的旖旎,青春美少女风光的娉婷;6、收缩纵展。“收缩纵展”此为书法常用之法,学书凡不可悖。收缩为其纵展,纵展反为收缩。一展一收,神采飞动,不展不收,缓弱呆板。包世臣曰:字体收展“如老翁携幼孙行,长短参差而情意直挚,痛痒相关。”我倒更觉得,无论收缩还是纵展,皆不可肆意挥就,全无法度。更忌讳以少知而炫奇浩,以意足而不顾颠错。譬如陈厚学先生的“忒”字。“弋”存罩“心”之实,“心”委“弋”身之下,不是屈从,而是“横平”下面有舒展存在式的事实表白。“飞身”竖、弯、勾从“展”到“缩”,由“缩”推向纵情以后的再收敛,犹如指引夜航的“北斗”,给人明示的告知,合欢天无绝人之路的冥冥:“心”惠其笔,志恒三点竖折勾,“弋”者如张飞跨马。鞭打奔驹尘埃飏。正所谓:心弋处,偶染武当功夫了得,又见得飞身跃马纵横南北;汗润土,复生少林奇绝,高妙陈述豪情放浪千古;7、牵丝粘连。转承起合,使踅粘连,字之精神挽结所在。魏楷者居多,而行、草者尤甚。清代书画家蒋和在其《书法正宗》中云:“字无一笔可以不用力,无一法可以不用力,即牵丝使转亦皆有力,力注笔尖而以和平出之,如善舞竿者,神注竿头,善用枪者,力在枪尖也。”笔画是筋骨,牵丝为血脉,真行虽别,法度同一,是为善缘。譬如陈厚学先生的“牧”字。“牛”字旁嵌左,反“文”旁靠右,而整体字中间“牛”的下划上提,与反“文”捺笔入笔处的即形成“逼粘”之笔。换句话说,连也得连,不连也得连。这就完成了“牵丝”之本意,于是实现了“粘连”之法。正所谓:窗破棂尚矗,藕断丝不绝,近邻共穆,相濡于谐,不亦乐乎。
  欣赏厚学的书法,亦幻艺诀,情萌炫动,兴高采烈中有排遣恼怒的自觉。换言之,他的书法达到可以医治心灵苦痛疾患的超仪功能。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艺术成立。
  (四)师文化:从远邻到近亲。华夏九州学研文化代不乏人。惜之惋之,我们学了几千年的文化,到如今不知道什么是文化。在这里,我们首先对文化给出一个最为简单而比较恰切定义。什么是文化:“文化就是将宇宙万象文字或其它符号化了(摘自《力布语录》)”。就这样简单。而文字与文字之间,千百年来如同远邻一样,近在眉鼻,似乎甘陌不相交情。如何使它们型归依法,圈养一巢?这是个不管是真文化人、抑或自诩文化人的有太多求知者一生将文字文化身荷气运的历史使命。而令人凄悲的是,我们见便不便却又常常忽略了它们在我们身边的存在。陈厚学先生经过多年细心体察晓得:书法模仿竟然可以将文化作为重点对象。这是因为:“文化是一个解构物事的过程和洞悉符号示意本心化的探究手段(摘自《力布语录》)”。所以,不管是“师律”,还是“师美”,抑或“师生活”,都在“师文化”中得洎“使手脚”之实惠。“文化本身不携带文化胚胎,也就是文化原生素。文化特指显性以后的文字状态,与状态背后的意义内涵。而全体文化无一不是从文化胚胎分娩而出,即从文化原生素中团型而来(摘自《力布语录》)。于是,文字与文字之间,历史上曾经的“远邻”,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近亲”。这样的顿悟,实属可贵。翻阅《厚学习书》,我们确认验证了“师文化”并与之相关概念的可欣落实:1、斜抱穿插。中国的汉字千姿百态,有无部首的,有单部首的,还有两个部首的。前二者似乎容易摆布一些。而两个部首的相对难一些。例如两个部首合一时最忌远离。因为:远则疏,离则散,尤以两个部首斜势穿插者更甚。形虽斜而体势不倒,貌虽偏而重心不移。双肩合抱,互带穿插,鳞羽错落,呼应曲直。斜势中应有一番韵律,合抱间更具几分精神,这是书法两个部首最高的艺术境界,陈厚学先生做到了。譬如他的“羲”字。这是一个典型的“斜抱”之字。除开上面的“羊”偏旁不说,而下边的“秀”非“秀”一撇下面的一“横”就是活脱脱的一个“戈”字,而就是这一横,形成了通透的马路“横穿”,也就十足地体现了“贯插”这个意境的表达。“戈”将“羲”的下面全部包揽,又极好地求证了“斜抱”。至此,概念阐释完整,托底心知肚明,“羲”之优雅,“羲”字之美,给人们带来强烈的审美愿望。正所谓:斜抱横插犹如恋人坐怀尽情嬉戏,溺爱成瘾终将远邻化生近亲。其用心只为充分体现上下各抱地势,把物事故意文而化之也就在意料之中;2、大小独具。一幅字画作品中,无论楷、草、篆、隶,其字必然有大有小不可全篇统律。笔画多者,字身稍可宜大,笔画小者,字身宜可稍小。大字不可令小,小字亦不可令大,应自然天成,庹情而定,各臻其妙,随形就势。譬如厚学的“公”和“鳐”字。从笔划上讲:“公”五,“鳐”十八,笔划差异三倍之多。但在一副字画中匹配起来,实可谓馐珍艳羹,烂漫机杼,大小独具,配比当中,风韵各具,却也是一道风靡人心世道的别样景致。正所谓:小而化之大千世界,宇宙可窥几斑;大而缩略方寸情怀,人心可揣幽深,如是,亦将文化模仿文而化之毫无疑问;3、联撇参差。汉字中的“齉,读音nang。齉齉的吃饭”,此字笔数将近四十划,但奇怪的是“撇”、“捺”极少。而“爨,读音cuan。烧火往里添柴禾:爨柴”。一个笔划三十多的“爨” 字,竟然有“撇”、“捺”八处之多。但不管如何书法,一字多撇者,最忌排牙之状、车轨之形。应发笔不同,指向不一,或纵或收,或轻或重。鳞羽参差,错落有致。明末清初藏书家、刻书家、书法家冯武曾在《书法正传》中云:“一字之中,亦有重(chong)笔,不可不变。”书贵变而不离其本,字尚新而不悖其源。譬如厚学的“反”。此字应当说是形简体瘦,面目非杂。但却书写起来要有美感,的确很难。“反”共四划,却是“三撇”之字,这在汉字当中也算龙角恐毛。而厚学将“反”字下面的两撇末梢,形成有缝锐角对丝,实质上是将一个“又”字储存在“斜厂”之中。极好地完成了一字多撇的书写验证。当然,看其“反”,很容易让人想起1957年的所谓的“右派”。打住!正所谓:渔灯闪耀,远航标识,鲜见嬉嬉钓叟莲娃,回眸参差十万人家,是烂漫喧哗。文而化之昭然预示;4、三部呼应。字由三节摞就,这在汉字很平常。但凡三部者,应朝揖顾盼,避就相迎。如只书一部,绝不可成其独字。行书急范,亦不可杂乱毁章。譬如厚学的“鶒,音读chi”字。它可与“鸂”组合定位词:鶒鸂,一种类似于鸳鸯的鳥。此字由“束”、“力”、“鳥”咸合而成。但这“三部曲”黏黏生情,遥相呼应,湛河舟泛,如水乳糅融,呼之应之,荷包一体而不得分割,将词组的本意释怀大发,完成了文化赋予的落实义务。正所谓:相守生死钩藤连蔓,陪如夫妻胶乳,形影相随。惜哉:尽管人时有难如禽兽生物之憾,但同样是一种文而化之的写实;5、钩趯匕刃。古之“趯,音读ti”者,今为“钩”也。“匕刃”者当作刀劈斧砍般。包世臣曰:“钩为趯者,如人之趯脚,其力初不在脚,猝然引起,而全力遂注脚 尖,故钩未断不可作飘势挫锋,有失趯之义也。”楷法中,钩身不宜长,犹如匕刃。古人云:“趯峻而势生”,力布说“……锋锐则助力(摘自《力布论书》)”。譬如厚学的“予”字。“横折”剑短,“竖勾”刃长,起脚飞踢,螳螂拳般势如削泥。正所谓:言可省时不便说,歩宜留处焉胡行。生风旋起千重水,云雨浪得育生龙。如此,“予”者已然是被文而化之了;6、围而不堵。四方或曰包围偏旁有类古代盛粮米之缶,围城蒇无以龅凸,内形蜗居必然注定。字形围,围而不堵,守不宜困为“口”之常法。凡书大“口”者,均不可堵塞过于严紧。过于严紧使人有呆板、滞闷之感,行书尤甚。古人有“兴致不弘曰速”之说,就是这个道理。譬如厚学的“囿”字。四方八面围歼中有“有”,下口如密封严实,势必使人喘不过气来,更无畅达可言,舒展可享,“不堵”即“疏浚”,“浚”之掘以气感关照,法以神情放生。这样既给“囿”本身以呼吸自在的余地,又给读者让出贪享精神松动预留了空间。正所谓:围而不堵心易忍,封而有漏气敞开,让读者远离压抑,使人们清爽透脱。文化诠释一览不余;7、笔画增减。就书法而言,今人远不及古人。至少他们是在创生,而我们一直在爬行。古人多有精妙之法于异写、帖写中,笔画增减意在求美,但沿习相传已有公认,今不可乱造,亦不可类推。元朝进士《前汉书》刊定者陈绎曾云:“太繁者减除之,太疏者补续之,必古人有样,乃可用耳。”譬如厚学的“国”和“个”字。我们注意到:在一副字画里,如果出现一个繁体“國”字,则如遇“个”一定是“个”而非“個”。反之,如遇“国”而“国”,“个”必然是“個”。这就是字画的匹配,由整体美感决定繁简,而不是要么都是简体,要么都是繁体。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见智,巧降繁简勾兑匀,繁少淡人欲,简多惹人厌,这是文化告诉我们的旨意,这是文化最具品相的化之缩影。陈厚学先生做到了。
            二,立哲兴墨,尊古依规玕琅绗简
  中西哲学交汇的思想冲突——书法认知与文化并轨。西方科学的因果概念是原子论的,诉诸于处在关系,并且是机械论的。而中国的因果模型则是反原子论的,因此,是着眼于整体的。反外在关系的,因此是诉诸于内在关系的;反机械论的,因此是生机论的。两者之间最根本的差异在于:“生命形象”与“机械形象”之间的差异。生命作为人类的具体经验,也是最基本的经验,或者叫做无意识经验。而机械是成于抽象的规则及其对性能的草拟。因果法则的中国模式基本是生命、历史、时间的反映。而西方科学的模型基本上是抽象思考及其量化推算的产物。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古代是现代的古代,也就成了古代的古代,而现在是未来的古代。故,“现代”这个概念包含着时间和持续发展的观念。因为:我们所处的历史,没有选择关系,只存在委身时空事实。而对于每一个朝代的时下而言,他们是可以选择的。正因为时代不负责优胜的绝对抉择,所以承担对时代某种绝对对应个性的选项。就好比书法:当书法事实的描述进入哲学域界,就会直接导致人们对价值高低正误的评判。因为书法家的灵魂本质维系,造就了书法根本的价值存在。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定案。而陈厚学先生恰恰是这个“可怕”悬崖上的徒步者。更可贵的是,他在书法临习的过程中,将书法融入了哲学元素,利用“生命形象”与“机械形象”之间的差异那个交汇点,摸索出人类生命经验之上的人文情怀——书法的益世伦理域境——除了楷还是楷,可谓一体无嬗,已将字形变态封存,意志中主张戤化拒绝,从习书始,惯秉方正不遗,横平竖直,不狂不草,笔健墨香,心无罥碍,囅然飞踅,其独步独楷,累月不辍,终究成全了自己的“优独楷”的期许印合,让自己的知觉达及楷而忘楷的地步。这真的是书法界的一次扼守突破。
  我曾在一次为作家讲座时说过:中国没有国学大师可言。这是因为:国学的体系太庞大太厚重,任何人都背不动。那么,要想说服自己,必须让自己弄明白什么是国学。首先,如果说挑几样基本上能够代表了国学或代表了国学境象的,我想《道德经》首当其列,紧随其后者《易经》,中医不可或缺,而书法理在其间。想想看,研究儒学、道学、易学,即使精通,也不能叫国学大师,更何况还有许许多多的门类学问诸如:建筑学、饮食学、服饰学、酒文化、茶文化等等,太多少的未知在候着?;其次,中国不乏文化大家,所以,建议小肚鸡肠的那些所谓读书人放自己一马,也放他人一马,老老实实地承认别人的学问。我们在有限的呼吁当中,无限深情地相信:高深的学问理应与修为学养成正比。总在恶议人非,说别人的坏话,这样会出大事的。因此说,如果真正属于文化“大家”,我们不妨导流出几条支脉,来为一些学界知名人士圈定出一个比较泛准的身份文化角色。譬如说:某位学者在某个方面很突出,要比一般学人的学问体系更庞大,文化品级要深刻,云云。仅此而已。陈厚学先生是优秀的书法家,这是不可更改历史定型。
  记得有一位西哲名叫索忍尼辛,他曾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曾放言:“一个法律的社会是很可怕的。但是,一个只有法律的社会也是很可怕的。”幸运的是每个国度的文化都在万紫千红,盛开着绚丽的繁花。中国,更如是;书法,更亦然。这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结果,也是中西文化的终极并轨。
  涉浅水者见鱼虾,涉深水者见蛟龙。“尺璧非室,寸阴是竞,古人贤于吾,吾不及古人美也(摘自《力布语录》)。”追优,是攀越社会生活的心灵不甘与文化制造。而社会生活必然是书法家深涉的修炼所在。“生活没有具体模样,诚然便是无言宗师。虽言墨有亲疏之别,也是主人远近书法情感之故(摘自《力布论书》)”。所以,每见万类物事静动,抽取于主象之而书,所谓的摩之以实,握之以魂,现之以质。点、横、直、钩、挑、长撇、短撇、捺,不管是初启童蒙,还是长效育诸,此这“八法”都是书法人陈厚学先生永恒的惦记与攫取。他的“念慈八法”,悠然握固,筋骨伐简,气脉贯宣,炼就涅槃身袈的正襟危坐,也算修书正果不疑。
  “将生活的趸型与散式拖带至水墨行列,并进行笔划的分解编排,最终成为艺术,这便是书法文化的魄力与魅力(摘自《力布论书》)。”“永”书者芽萌笔始。只有意志永恒,追求永恒,书法永恒,书者技艺和书法艺术方能永恒。“当书法成为解剖社会的理由,社会便是书法久汲不竭的源泉(摘自《力布论书》)。”这是陈厚学先生又一种哲学皈依,也是他一种兴墨概念的通融之举。
            三,书法现代与书法现代化简论
  书法既不是历史虚无,也不是生命虚无。这里涉及到一个情怀分辨率的问题。但书法提渡到主流文化议程,这是不能回避的话题。那么,书法边缘化的东西自然退却一走了之,而书法文化的集中点又在于什么呢?我们可以用很简洁的语言进行恳切的回答:对民族文化艺术的认同与膜拜。
  “纵观历史与现实,我们所从事的是将书法之美做足,而不是艳羡馋人的人文道具(摘自《力布论书》)”。说到底书法哲学偲材于人文贯通,是对“现代”与“现代化”此“两个概念”的基本解构。首先我们应该明白:书法现代与书法现代化,这是两种完全不相类的概念。前者是从古来跃升至时下,为贯时空通式,有一竿子插到底雄势,不容缓冲,有骅骝原野满目赤诚之感;这因为是将“化”置于名词其后,所以,这样的物事性状与状态经过变革而更改,故后者为手段穿窜,化之以形异性移,即用用各个击破之法,进行逐个显像。但其二者,它们既验证了书法的现代成色,又体现于书法现代化的运用决断。那么,什么是书法现代,什么又是书法现代化,我们做一个比较笼统而简略的陈述。
  首先:书法现代。“书法现代”系指:“书法是用现代人的思维与审美情志,进行软笔翰墨变现(摘自《力布论书》)”。而“现代”确系一种整体,即对整体性现象的经验完形,故我们称之为“现代”。“现代”是以时空为背景设置的顺序规矩,这里面包含着三个维度的义释:其一,”现代“有其时间和人文质量的相对含义:(1)就经验而言,一部分是对事实的描述;(2)另一部分则是牵涉到对价值的判断;其二,“现代”意味着古代已经成为古代,而古代又是过去的现代,则“现代”又必然是未来的古代:(1)“现代”含有时间持续和发展的观念;(2)“现代”又必然成为未来的思想与行为参照;其三,现代观念包含着价值评判的相对性。但对于好、坏、美、丑的价值判断,求同存异是我们这一代书人对价值判断应该持有的本质态度。而当代人的“现代”概念有着明确的时间界限,譬如:鸦片战争之前为“古代”范畴,1919年始包括以后为“现代”范畴,共和国成立为“当代”云云。毋庸赘言。
  其次:书法现代化。“书法现代化”系指:“书法现代化是在‘现代’的根基之上又优而化之了一种更接近时代特征的手段落实与光鲜化的普及。是用急先锋时尚的意识与前卫潮流行为勾兑的艺术审美的能量发动(摘自《力布论书》)”。现代化企图与自然时空和人文时空实行无缝对接,即使时有分离,亦属正常规则。就“现代化”概念而言:其一,“现代化”是在时间上自然发生的一个过程:(1)这种自然发生过程是可以不必通过人的意志、理性和计划来说明的一种执行;(2)“现代化”有其自然和历史文化发展的方向或阶段;其二,“现代化”是人的自觉和计划:(1)人的认知是实现圆满的保障;(2)“现代化”的重要性是我们这一代书人的历史和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并与这个阶段相适应的态度付梓。而这个选择必须是建立在自然发展迫使我们去做一种理性抉择和价值判断、来整体性考虑、新观念调整、生活方式适应、新价值规范的整理等等。从客观理念以及人类文明进程来说,现代化是对自然能源、人文能源、当然包括思想能源的某种应用。这种应用是整体的、多样的、而且富有高度的集中水平和繁杂性。就像我给某军高校徐焰博导题词写到的那样:“作为共和国的高知,您所提供的护国理论资源,及至精深的思想资源,已然经验的是一种精神境界的超越。我想,这些琅玕般的思考,即使最终被堙没于瀚海深渊,也不枉我们曾经的恳切倾奉。人生随处身为客,得意江湖便是家(摘自《力布书信》)”。故,从社会群团来看,社会虽然不能与个人脱离关系,但社会本身却有它自己的需求向度。社会既然作为形态形体出现,那么,社会也就自有其“现代化”的渴望与需求,书法也就自有其对“现代化”的渴望与需求,这也由此构成了社会进步或文化进步的动力源,也同时是社会现代化和文化现代化及至书法现代化的深刻内涵。陈厚学先生启用书法事实进入美学描述,依据其对美学的价值判断,在时间发展的自然观念上,对物事的了解和掌握,之后嵌入个人思想的自觉与计划,照顾到整体性考虑、新观念调整、生活方式适应、新价值规范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在现代的根基之上挥臂豪情,完成了人生一个单元价值的执行——进入了书法现代化的领域。
  可以肯定地认同:陈厚学先生的书法既丰富着鲜明的人文个性,又构筑着民族文化的共性。他的书法已然走进了国人群团的集体记忆,幻化成一个时代犹新的共美符号。因此,看厚学的书法形成强烈的“三感”:生命再生之感,岁月持续之感,大自然旺盛之感。
                     尾  声
  如同本人的长篇巨制,有些话真的是:留之余味,而缺之生憾。我们可以想见:“当承受爱的馁气被演算成虚构,一缕青烟便化作魂升天际。人的生命究竟可以承载什么样的问责?生来当何,亡之当何,活着又当如何?捡拾如何,摩挲如何,放下又如何?而文化搜刮又当行为如何?(摘自《力布语录》)”。所以说,人类之人不怕任何人在背后捅刀子,就怕在你转身时看到捅你的人是你一直真情用心对待的人,这就大傻其眼了。也所以说:人的一辈子都在成长,不要轻易认为谁有城府,也不要无端结论谁最理性。“做儿女的,一定要和父母一起成熟;做父母的一定要和儿女一起成长。因为,没有比青春更能作为祭奠死亡的合适贡品;也没有任何方法用死亡购买返程青春的车票(摘自《力布语录》)”。百年之后,陈厚学先生如我,自会站在高高的兀巅心碑之上,面对大海、高山、草原放声地说:我没有白活!
   
          

背景资料:
   陈厚学,男,汉族,1966年出生,“中国书法之乡”甘肃省镇原县人,常住北京。现为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书画艺术部主任助理、人才交流部项目主管,人民书画艺术网项目策划,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林业书法家协会会员。自幼受祖父的熏陶感染,酷爱书法,尤对楷书情有独钟,30年临池不辍,将颜柳书法融为一体,功底扎实,悟性较高。书法作品曾在北京市及全国各种展览中入展并获奖;10年来,充分利用工作中优越的学习条件,参与、组织全国各地大型书画展览,联络全国各地的书画名家进行艺术交流;2007年开始,重点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书画艺苑》栏目、《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新闻媒体采写、发表30余篇(20余万字)书画类评论文章,亲手宣传、打造的全国各地书画名家达百余人,形成品牌效应,倍受社会各界关注。

                                                                              (编辑 刘三妹)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