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理论 >> 内容

程世霞风霜掠过“海源阁”

  核心提示: 文/程世霞 “海源阁”,中国史上最著名私家藏书楼之一。走进重新修复于原址(东昌古城南关街万寿观路北)的海源阁建筑,怀揣虔诚,宁心静步,坐北朝南的单檐硬山脊两层楼阁,当年将22万卷书籍珍品海纳腹中,...


/程世霞

 

“海源阁”,中国史上最著名私家藏书楼之一。走进重新修复于原址(东昌古城南关街万寿观路北)的海源阁建筑,怀揣虔诚,宁心静步,坐北朝南的单檐硬山脊两层楼阁,当年将22万卷书籍珍品海纳腹中,让每一寸土木都浸氤出书香的气息,每一条砖缝都影印成字里行间的纹络。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余秋雨写:“没有书籍,历史就失去了前后贯通的缆索”。那么,杨氏家族四代人潜心搜集、苦心经营,把延续中华文明的意愿寄托于“海源阁”,他们爱书嗜书的不懈与执著,正是为人类进步垒砌着台阶,为历史贯穿织就了绳索。

海源阁载负的文化内涵,与它脚下流淌的大运河,身后伫立的光嶽楼,一起书写了聊城历史的厚重与兴盛,中华文明的跌宕与坚韧。   


 一

海源阁创始人杨以增,字益之,号至堂,一号东樵。生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的聊城诗书世家。

当时的中国,乾隆帝正为自己统治的“康乾盛世”意得志满,先后沿京杭运河六下江南,途经聊城重镇时,龙颜感触于东昌府的文蕴风土,频留墨宝,给这座运河商埠更添文化辉晕。在同一时间纵轴里,地球的另一端,华盛顿已领导美国赢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西方的欧洲也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殖民扩张和产业革命。

根植于农耕文明的厚土,杨以增生长在封建社会兴盛期,入仕和传承是社会公推的成功标签。他不可能像英国瓦特那样埋头研究蒸汽机,诗书传家的熏陶,进取求仕的教化,让他的履历集士大夫与优秀文人特质于一身,展现出一位民间藏书家的魄力和魅力。

杨氏藏书始于杨以增的父亲杨兆煜。杨父生于乾隆三十三年,30岁中举人,曾任山东即墨县教谕。清代教谕是一种官职,主要负责管理宗教事务和宗教机构。杨兆煜喜好藏书,平生收藏了很多书籍,他为自己取斋名“袖海庐”, 想来是欲将他的庐舍纳进泱泱四海之藏。杨兆煜使用的印章有“古东郡后遗堂杨氏藏”“东郡杨氏厚遗堂珍藏”。“厚遗堂”亦为杨兆煜斋名。顾名思义,杨老先生期待杨氏后人承继厚德,传续他的收藏事业。

     杨以增不负父望,尽心尽力继续着杨父未竟的事业。少年时的杨以增勤奋好学,博览群书,17岁入庠学,32岁(1819年)中举人,35岁会进士。后进入官场,历任贵州荔波、贵筑知县,兴义、贵阳知府,广西左江、湖北安襄荆郧道员。51岁时为父守丧,居家期间,在自家宅院的三进院北上房东侧跨院内建造了“海源阁”藏书楼。面阔三间,上下两层。下为杨氏家祠,供奉杨氏先人牌位;上为宋元珍本及手抄本等秘籍收藏处。中间门额悬挂“海源额” 匾额,由杨以增亲书并题写跋语,曰:

先大夫议立家庙未果,今于寝东先建此阁,以承祀事,并籍藏书。取《学记》“先河后海”语,颜曰“海源”,盖寓追远之思。亦仿鄞范氏之以“天一”名“阁”云。时道光二十年岁次庚子亥月中浣,以增敬书并识。

跋语下钤印杨以增”和“至堂”两方印章。檐廊门前立柱木刻楹联一副:

食荐四时新俎豆

书藏万卷小琅嬛

“鄞范氏”,指浙江鄞州“天一阁”藏书楼主人范钦,“琅嬛”是神话传说的天帝藏书处。跋文和楹联,道出了杨以增建造“海源阁”的初衷,追思先辈,效仿范钦。

 

  

杨以增一生嗜好藏书。一般人的嗜好多是无理由的酷爱,杨以增的嗜好,饱含着主观意愿上的从父情结,更蕴藉着血脉里对历史文华绵延传承的钟情。

杨以增初期搜藏书籍处于随性而为阶段,正式收购书籍始于任湖北襄郧道员时,多年仕途官场为他的收藏事业提供了便利。守丧服阕后,杨以增调任河南开归陈许道员,后转任两淮盐运使、甘肃按察使,58岁任陕西布政使,59岁升任陕西巡抚并代理陕甘总督,60岁任江南河道总督。

官职的改任变迁,让杨以增在大清朝版图的地域上,纵横游走,所到之处,广交文士,对每一地方的文章典籍、风土历史,必是谈书搜书,一手处理公务,一手收购书籍。至于哪为主哪为辅,用今天的视角打量,显然他的副业为后世贡献更为卓著。然而,坐在当时的衙堂之上,他对主业同样尽职尽责,谨慎勤勉。他与民族英雄林则徐友志趣相投,友情甚笃。二人“同宦楚、豫、秦、陇,投分最密。”当林则徐因病引归时,曾亲自奏疏荐举杨以增代理陕西巡抚,称此人:“诚正清勤,明敏练达,实臣所不能及”。杨以增70岁时卒于江苏靖江浦任所,朝庭给予他谥号“端勤”,可见杨以增的政绩同样成就斐然。

历史总会偏爱那些有准备的头脑。杨以增循着官职的轨迹,累积着藏书的目录,兼收并蓄,大量珍本秘籍陆续纳入囊中。任陕甘总督时以购置精刻本、善本为主。任河道总督期间,南方兴起太平天国农民运动,江浙一带藏书家广受冲击,多不能自守,藏品散出颇多。惜书如命的杨以增,此时施展出一位杰出藏书家特有的魄力,不惜散尽家财,倾囊购书,藉此购得大量书籍。尤其江南大藏书家汪士钟“艺芸书舍”的藏书散出时,杨以增近水楼台,得之最多。汪士钟的的藏书来自“富甲天下”的黄丕烈“百宋一廛(chan)”之旧藏,兼有明清著名藏书家毛晋、钱曾等收藏精华。此外,杨以增多方收罗,复得鲍氏“知不足斋”、秦氏“石研斋”、惠氏“红豆山庄”、方氏“碧琳琅馆”以及江都汪容甫、海宁陈仲鱼、阳湖孙渊如等海内名家所藏。资料记载,杨以增“实际上搜括了南方藏书家之精英”,“辗转于吴越间几百年之文献,几为杨氏一网打尽矣。”身为河道总督,凭借大运河漕运之便,杨以增运筹帷幄,历尽周折,将一包包、一箱箱书籍装进粮船,撑杆摇橹,俱皆运至东昌府,归藏于海源阁。在南方动荡局势下,杨以增的举措,使大批流散的精神食粮免遭涂炭,之后,他还搜集到了大兴朱竹君的藏书。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私家藏书的原有格局。

明清时期私家藏书素以江浙为中心。明末清初著名的私家藏书有祁氏“澹生堂”(绍兴祁承㸁、祁彪佳父子)、赵氏“脉望馆”(常熟赵琦美)、黄氏“千顷堂”(南京黄居中)、李氏“得月楼”(江阴李如一);乾隆嘉庆时期,名噪一时的有黄、周、袁、顾四大藏书家等,这些都集中于浙江、江苏一代。藏书家们的藏品旋得旋失,辗转流播,终不出江浙境外。有“吴人散书,吴人得之,于东南收藏形势,未为大变”之舆论。自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海源阁藏书以其之多之精蔚为“海内之甲观”,与江苏常熟翟绍基的“铁琴铜剑楼”,浙江杭州丁申丁丙的“八千卷楼”,浙江吴兴陆心源的“皕宋楼”合称中国清代四大私家藏书楼。其中又以翟杨两家所藏的宋元刻本及名人手抄本最多,故有‘南翟北杨’美誉。近代著名学者傅增湘如是说:“陆氏之皕宋楼、丁氏之八千卷楼乃新造之帮,殊未足相提并论也。”唯“南翟北杨,以其收罗宏富,古书授首源流,咸有端绪,并称雄与海内。”海源阁集“四部之菁英”,举“旷世之鸿宝”,堪称“琅嬛之府,群玉之山”。


杨以增的收藏已是举世瞩目,杨氏子孙,亦继续光大着祖辈的事业。

杨以增的儿子杨绍和,字彦合,号勰卿。同治四年(1865年)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侍读等职,居官北京时,又得清室弘晓“乐善堂”藏书,让海源阁书藏再度丰富。

杨以增的孙子杨保彝,字师龄,号凤阿,同治九年举人,历任北京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山东通志局会纂、山东优级师范教务长等职。家道的浸韵,藏书已成为杨氏遗风,杨保彝尽己之力,使海源阁藏品进一步增加。

同治十年,杨绍和编著并刊行《楹书隅录》10卷,内载海源阁珍本268种。后杨保彝编著《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四卷,载书464种,计11328卷,还编有《海源阁书目》六卷,分为经、史、子、集四部,载书3236种,计208300余卷。另有未载于书目者尚多。

杨氏四代人的不懈接力,成就了海源阁民间藏书的瑰丽和极致,后人深知前辈的付出,尊循祖训,悉心谨慎呵护海源阁藏品。杨以增曾孙杨承训有《曝书》文,可见一斑“我家遵守旧规,每二年或三年必晒书一次……由清明起,至立夏止。据先世遗言云:‘夏日阳光强烈,书曝晒后,纸易碎裂,不耐久藏,且时多暴雨,有卒不及收拾之虞;秋季多阴雨,潮湿气盛,故易袭入书内。清明节后,气候干燥,阳光暖和,曝书最为适宜,立夏后渐潮湿,即不宜晒书矣。’晒书时,将每册书按次序散列案上,在阳光下晒一至二小时移回室内,再按原来次序排列原架格上,并用白丝绵纸将樟脑面包成许多小包,分别用一二小包随书装在函内,但不得放入书内,至更换书皮时,书线亦于此期为之。海源阁藏书,尽属珍本,外有木匣内有锦函,并在清明后每日将全部门窗悉行放开,以使日暖风和之气徐徐进入,只将架格上浮尘掸净,但不启函出书,由上午10点至下午4时止,大致有5天至7天,过此时期,即将全部门窗重新关闭,严密封锁,同时封条,以照慎重。”

藏书家保护藏品的不二法门就是秘不视人,海源阁的规矩与天一阁如出一辙,外人、戚族一律不得接近。《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写老残来东昌看书未成,悻悻然在旅店墙上题写七绝一首:

沧苇遵王士礼居,艺芸精舍四家书。

一齐归入东昌府,深锁琅嬛饱蠹鱼。

   由此亦可见,不仅汪士钟、黄丕烈、钱曾,包括泰兴季振直在内的清初江南四大藏书家,败落后的书籍,大都进入了海源阁。且比深藏闺阁的女子更加封闭。

 

海源阁的数十万卷藏书,既不允许变现,又不予开放,还要花费人力财力去维护、看管,对于后人来讲,的确是一项只付出而无回报的责任。民间有句俗话:盛世文物,乱世黄金。当时局进入动荡,就像地震的冲击波,野蛮无情地晃动着海源阁的根基。

正如天一阁后期的命运一样,自民国起,兵乱匪患四起,海源阁开始了它磨难重重的历险。

1928年,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爆发,中原大地军阀土匪硝烟纷争。迫于时局压力,杨承训携带海源阁主要宋元珍本移藏于天津租界住所,1931年他将其中一部分以八万元价码抵押在天津盐业银行,引起当时国内藏书家和图书馆界广为注目。1929年和1930年,土匪王金发两次占领聊城,木门铁锁再也挡不住匪患的脚步,他们对画符般的古书索然无趣,几近糟蹋,因海源阁内另有珍藏的书画、碑帖、砚石、印章、金石、青铜器、瓷器等文物,土匪见到金石书画如猎兽嗜血,大肆掳掠,损失惨重。无奈的杨承训后来将所存明清版本移于济南纬一路东兴里杨氏新居,又被杨承训岳父劳之常运至北平。至到后来,山东省图书馆购入杨氏残存的明清版本1.7万卷,运回济南收藏。而抵押在天津盐业银行的宋元珍本,杨承训早已无力赎回,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得知此事,以20亿法币赎出来,归入国立北平图书馆收藏。战乱局势下的辗转流离,藏书散落在社会、个人和其他图书馆中的,不计其数。

海源阁二楼上书架狼藉,大批珍本秘籍走上它颠沛流离的歧途,海源阁建筑本身,在风雨潇潇中,惨遭蹂躏。

1930年,韩复榘部队的兵营,驻扎进了杨府,杨宅自此开启了它“城头频换大王旗”的生涯,宿主轮换。直到“七·七”事变期间,这里始终是一个步兵旅部的驻所。1938年春天,山东省政府流亡聊城,沈洪烈在杨宅设“主席行辕”。同年冬季,11月15日聊城沦陷,日本人将日伪司令部直接设在了杨宅。难以想象,杨氏先人如果在天有灵,知道异族倭寇在自已家中野蛮横行,该是如何的愤慨!泣血!1945年8月抗战胜利,伪顽合流的土匪部队,赵振华旅和郭培德团司令部,也相继安扎在杨宅。炮火下残喘的海源阁,至此已残破殆尽。

历尽劫难的海源阁,像一位经历过风霜的老人,满目沧桑地注目着这个世界,终于,他等到了新中国的解放。1947年1月,八路军进驻聊城,毛主席从延安急发电报:保护海源阁及城中文物。八路军某部政治机关发布三道命令,第二条即是:“保护中国四大书库之一的海源阁图书馆”。 25年后,毛主席送给田中角荣的国礼,即是海源阁藏书《楚辞集注》的影印本。酷爱读书的伟人,有着对藏书事业的深懂。建国后,海源阁做为历史文化的见证,得以复建。

寻迹海源阁的风雨历程,由衷生发出对创始人杨以增为轴心的杨氏先人的景仰,这座被风霜掠过的文物建筑,曾经那样傲视群雄,也一度卑微地遍体鳞伤,它收藏的瑰宝、坚韧的历程,贯穿起中华文化的历史脉络,让来者仰首瞻望。

 

参照书目

1.1995年11月“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聊城》

中共聊城市委宣传部、聊城市政府办公室  

    2.1999年3月“齐鲁书社”出版发行《聊城市志》山东省聊城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 编

    3.《运河文化·东昌府专辑》。聊城运河文化促进会主办。


程世霞风霜掠过“海源阁”

 程世霞

作者艺术简介

      程世霞,笔名:容成。山东聊城人。生长于古运河畔,喜欢用文字诉说过往。山东省作协会员、聊城市作协会员,广西北海市作协会员。聊城东昌府区作协理事。作品刊载省市级纸媒十余万字及多家公众平台,曾获“2020金秋泰山采风笔会暨第十届中国作家新创作论坛”一等奖,“大美水城,文明聊城”主题征文二等奖。


                                                                 (编辑 马晓梦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4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