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 内容

田宇:浪漫的手段

  核心提示: 田 宇让我们来数一数浪漫的手段吧:在情人节送给你心仪的对象一枚金戒指,在某一个夏夜带你的对象去看一出烟火,又或者在结婚的纪念晚餐上忽然掏出一束花献给他/她……似乎只要是人能想到的方法,上帝都会点点...


       让我们来数一数浪漫的手段吧:在情人节送给你心仪的对象一枚金戒指,在某一个夏夜带你的对象去看一出烟火,又或者在结婚的纪念晚餐上忽然掏出一束花献给他/她……似乎只要是人能想到的方法,上帝都会点点头同意,然后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感动的画面供后来人效仿(当然也包括超越)。在我对每对情侣的观察中发现,男方是更爱制造浪漫氛围的那一个,不排除有更诗意的女方。久而久之,当“浪漫”终于成了一场任务,不带有任何的杂质的时候,蒸馏的浓度愈高,如戏的感觉给予旁观者就愈深。于是,“浪漫”的制造方就扮演着卡拉扬的角色,婚姻与爱情的节奏,都需要他们来控制。

       有了浪漫,自然就牵扯到了爱,而爱在每一个经历过的或是正在经历的人的心中,是纠缠不清的。譬如约翰的“神之爱”,又如男女之间的“自然之爱”。总之,便是“爱人”就对了。所以诸位请记住,只要爱,那么至少是两个人才能干成的,当然,“多多益善”。爱若纠缠不清,那么其结果会有几种呢?比如像狄安娜与恩底弥翁,像福波斯与月桂树,像朱比特与朱诺,我想人间恋情,大抵是如此了,只不过追赶的方向不一致罢了。

      在第二大道旁的那个小公园里,每天下午都会迎来一张熟脸——雷阿尔女士。她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穿着普通的衬衫小褂,提一只山羊皮缝制的包。哦,请恕我直言,她简直是太一般了。略显憔悴的脸上总是带着只有离婚的女人才会有的忧郁。她的步调很是散漫,有时踉跄,给人的感觉,她是一个孤零零的,精神萎靡的,没有目的徘徊的“迷路”的中年女性。

       还是让我们看一看这里的环境吧,静谧的树与草地,时不时点缀着各色的身影,有谈情的男女,有看孩子的家长,还有生活很有目的的,只把这里当路过的成功人士。每一个略显凹陷的地方,都有供人休息的条椅,这里在晚上便是流浪汉的天堂。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北面是一个广场,有着喂鸽子的人群和用餐的鸽群。
       雷阿尔女士经常选择靠近广场的条椅坐下,那里的嚷动可以打乱她忆苦的思绪。可是时飞的白色天使,怎么带也带不走她紧锁的眉头。没有人知道她在愁些什么,或许,也不会有人可以在这里把她认出来。
       今天又是一个下午,雷阿尔女士重新出现在了小公园,用她惯有的步调走向那片熟悉的区域,很不凑巧,有人先她一步坐在了那个条椅上。她快速地打量一下那个人,是个模样像二十多岁的一个姑娘,穿着很是时髦,但又不同于其他的嘻哈年轻人。她有着金色的头发,皮肤算是细腻,而且有一张文静的脸,她在向着右前方看着什么,想着什么。雷阿尔女士舒了一口气,她判定这个女孩子是个可以说话的人。
       她走向那个姑娘,“抱歉打扰一下,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她的声音这是少有的回响在公园里,尽管有些低沉,但还是要保持诚恳。姑娘惊了一下回过头,然后微笑地回答:“当然可以,请坐吧。”她把身子移动一下。雷阿尔坐了下来,那个姑娘则依然向着右前方看着些什么。
       死寂的气氛很尴尬,尤其是旁边明明有个人,而那个人却不说话的时候。雷阿尔女士终于忍不住了,她拍一拍姑娘的肩膀,“请问一下,右前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还是……你在看些什么?”姑娘又一次回过头来,“哦抱歉太太,请问您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哦没什么,不好意思,我叫雷阿尔,很高兴认识你。”说实话,她也感觉自己这是第一次在这个公园里,在这个角落说这么多文字,从前在这里她都认为自己是个哑巴。姑娘终于回转过身来,“您好,我叫山姆劳拉琳,您就叫我山姆吧。”久违的对话令她心头暖暖的,本来,这个姑娘就是一个很适合谈话的对象。
       “我刚才,哦,请恕我冒犯,你一直的注视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是说,你一直在看些什么呢?”姑娘脸红了,沉默了片刻,她把脸又转向了那里。“是范西。”顺着姑娘的目光看去,雷阿尔看到了那个令姑娘神牵目挂的人——范西,一个貌似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性。穿着不算高档,但绝对妥帖,典型的一个绅士的成熟形象。在那里的一棵树旁,倚靠着,背对着她们。凭借着自己以往的经验,她能猜得出这个叫山姆的姑娘与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那个范西,与你,你们是?”她依然要问。姑娘的脸更红了,“很难想象对吗?他是我的先生。”雷阿尔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不,你想多了,两个人只要真心相爱,年龄根本不是个问题的。”姑娘“嗯”了一声。“他为什么不过来与你一起坐,站在那里?”“他总是那个样子,说与我保持一点距离,会有着浪漫的感觉。”雷阿尔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他倒是个很懂生活的男人。”姑娘羞涩地低下头:“岂止是很懂,他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个浪漫的骑士。我在一家餐馆做收纳员,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谁又能想到我们这么悬殊的身份可以结合呢?但我们就是这样的走在了一起。他每天都会开车去接我,尽管我们是一对夫妻,可他还是坚持每天给我献上一份情书,还有……好多。太太,您是过来人,我想,您是懂得的。”雷阿尔注视着姑娘,缓一缓后说:“也许再过几年,可能,一切都会改变呢。”姑娘看着雷阿尔,“您说的是真的吗太太?”她耸一耸肩膀,“我很希望你们的婚姻不是,山姆,还有……哦,范西,你们的甜蜜可以持续很久,我祝福你们,你是一个不错的姑娘,他,也是不错的一个男人。”“谢谢您。”姑娘又在思索着什么,雷阿尔女士感觉有风,“你,经常来这个公园吗?”姑娘:“不,哦,是的太太,范西他说,他喜欢每个周末来这里,让生活泛起些微澜,更会有情调。”“哦,听上去那真不错。”“您呢太太?经常会来这里吗?”雷阿尔欲言又止,她是怕把自己的“不幸”传递给这个幸福的姑娘吧。“我吗?我,确实会经常来这里散步,看一看这里的经过者,偶尔会有孩子经过,哈哈,会很有趣。”姑娘“哦”了一声,又归于平静。
       借这几分钟的空白,请让我们来看一看范西,他回头扫了一下两位女士,又迅速地转过去,然后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吐出的烟气就向着广场的方向,这时有两只鸽子“扑扑”飞了起来。
       “您没有和您的先生一起出来吗太太?”姑娘划破了平静。“哦我……”雷阿尔脸上露出了丝难色,姑娘:“哦抱歉雷阿尔太太,请恕我的冒昧。”“没什么的,哈哈。”她又转到了微笑,“我们只是,结婚了二十年,感情处于了平淡期而已,所以需要分开一下,让彼此冷静冷静。”“是这样。”姑娘看了看远处范西的方向,“我不会,以后,也会这样吧。”雷阿尔忽然感觉眼前的这个姑娘无比的文静、可爱,“姑娘,你还年轻,不要乱想。”姑娘带有笑容,“是的太太,谢谢您。”两人之后又谈了很多,关于范西的,关于山姆的,关于雷阿尔的丈夫的,还有很多关于“浪漫”的。
       约近傍晚时分,公园里的平静渐渐回归主动,这是一天将近谢幕的时候。
       雷阿尔女士看一看腕上的手表,对姑娘说:“哦,已经这么晚了,我想,你也该去看看那位可怜的骑士了。你们的浪漫有了,可别让他累着啊。”姑娘微微地一笑,“很开心与您聊天太太,我想,我是应该回去了。”姑娘站起身,她注意到了姑娘的手。“那个,”她指着姑娘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是你们的定情信物吧?”姑娘摸一摸戒指,“是的,这就是我们罗曼蒂克的开始。”她点点头,姑娘:“我要走了,您还要多坐一会儿吗雷阿尔太太?那就再见吧。”“我还想再坐一会儿,再见山姆,山姆,对,再见。”姑娘回去了,条椅上只留下了雷阿尔女士一个人,她的脸面依然憔悴,带着令人发愁的忧郁。
       每到黄昏,温度总会比清晨低得多,甚至是夏季。
       在姑娘走后十五分钟后,雷阿尔女士起身也要准备离开。这时,她看见了那棵树后站着的人,她走向他。“喂,你怎么跟来了?”雷阿尔问那个人,用着舒缓的口吻。“不放心,来看看你。”那个男人答道。“哦。”雷阿尔想着什么。“你看到那个金发姑娘了吗?”“与你坐在一起的那个?”“是啊。”“见到了,你没坐过去时她便在那里,一直向这看,我怕误会,就背过了身去。”“你倒是挺浪漫的嘛乔尼。”雷阿尔笑了,“我与她一直在谈论你。”“浪漫?谈我?”男人感到莫名其妙。“好了乔尼,哦不,范西,我们走吧。以后,我不会再赌气出门了。”她走向旁边停着的一辆汽车。“范西?那是谁?”男人更加奇怪。“没什么,她对你的印象挺好的。”雷阿尔已经坐进了车里。


作者简介:
        田宇(1994-1-23~),笔名邓瞻,字思远。中央电视台《智慧中国》栏目组编导 ,词作者、羲之书画报签约诗书画家、《南京》诗刊创始人之一、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研究员、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华文学》签约作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赋学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河北采风学会会员、清照文化艺术协会会员、北京写作学会会员、香港文联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日本《粤风诗简》,2018年荣获日本第十届纪念诸桥辙次汉诗大会优秀奖,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氏。

                                                                                                                                                           (编辑 马金星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