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 内容

山脊上的情爱

  核心提示: 谢娜利登上山顶,芳草被新秋迷住:太阳躲进蓝灰色云层,山岭笼在带紫光的雾里,两片白云从对面的山头游来……他仰天而躺,一动不动。他是芳草朋友的朋友,冷俊风趣睿智幽默,令不少女人倾心。芳草却讨厌他。她觉得...

谢娜利

登上山顶,芳草被新秋迷住:太阳躲进蓝灰色云层,山岭笼在带紫光的雾里,两片白云从对面的山头游来……他仰天而躺,一动不动。


他是芳草朋友的朋友,冷俊风趣睿智幽默,令不少女人倾心。芳草却讨厌他。她觉得他油味太浓,一双眼睛老爱带着科研的味道在女人身上睃溜。去年夏初,他们的家乡暴发了一场百年难遇的洪灾。那天深夜芳草被混乱的叫喊惊醒时,街区已被恶浪噬食。她不敢趟水出去,在房内听任咆哮的雨水和洪峰刀子一样在她心坎上划来划去。当外围的志愿救援人员陆续赶来,冲峰舟在寂黑的巷道发出希冀的轰鸣时,芳草冲上楼顶抖瑟着高举手电……人影幢幢中,她听见他突兀的音频:“不要慌!让老人孩子病号先走!”

天终于溅出一点灰亮。屋顶像漂浮在无边混沌中的集装箱。天地间一片垂死的气场……冲峰舟在恶浪里颠簸。他,立在一艘舟尖,身板紧挺,双手死死地握着一枝长长的捞钩,眼光电炬般扫视着滔天水浪。芳草坐上他的冲峰舟。洪峰还在肆虐,旋涡像野兽的巨嘴,小舟挣扎着像一片飘忽的树叶……忽然“咔”地一下,冲峰舟的螺旋桨被横倒在水中的枝丫卡住,倏然侧翻。刹那间,他一手揪住芳草,另一手用捞钩狠狠地钩住树杆。“别怕,有我!你死死揪住捞钩,我去弄舟。”说完便埋进水里用肩将冲峰舟顶翻过来……

洪水过后留下满目沧夷,死老鼠的恶臭充塞着巷道街面。芳草站在院门前欲哭无泪。他来了,肃穆中带着那丝屌气。“帮帮我吧。”芳草脱口而说。丈夫死了十多年,这是她第一次想找个男人帮帮。第二天他带来几个人,进屋就像主人一样指挥搬家具、拆地板、刨墙壁,忙乎了一个月。搬家这天他带来一瓶红酒,喝得尽兴时他张着微醺的眼睛说:“问你一个问题不准生气好不?你的……你的,乳头怎么是粉红色的?”“你说什么哩?”芳草一愕,羞涩和愠怒同时涌上。“我,那次在水里看见你衣襟里的那个……像两颗新鲜的花生米……”“你还说,再说我真生气了。”“这有什么?我就是好奇,我没见过粉红的乳头。”他的眼光探照灯似地在她身上搜寻:“又不是什么红花大闺女,害什么羞?”“你滚!”芳草猛然吼道。他震怔了,挑起眉头冷傲地甩门而去。

芳草的羞怯和厌恶在他背影上停驻了几秒后,渐变成了纷乱的意念。她恍惚看到满屋子飘浮着被他紧紧抱住的画面,他刚说的那些话也仿佛变成了他的舌头,在她乳头上狂嘬乱吮……酒精将她的情绪焚烧成欲火,心脏带着饥饿的血液磅击着每一根血管,亢奋爬遍她枯槁的经络。她扑进床铺拿出那个伴陪她十多年的电动工具……

他再没有来电话。芳草像解脱了,更像被抽空了。一天她在咖啡厅闲聊,忽见他跟一女人走进。她的心脏像被人揪了一把,悸痛骤至全身。回家后竟心慌意乱,全身无力,眼泪不听指挥地泄。她对这倏然的妒忌和痛心十分惶惑。晚上他发来一条信息。她没理会。一会他又发来一条语音:“还以为你不在乎我哩,看样子很在乎啊。”他的语气温婉而得意。芳草抹了一把眼泪:“我才没在乎哩。”他们聊了很久,越聊兴趣越高。这以后,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聊微信,但从不见面。“我不想见你了,见了我就会忍不住想那个粉红色。真是好奇害死猫啊。”他说。她没再生气。

一年过去了,他们的情感在128G的内存里游移,那种隔空的牵念让芳草濒临枯槁的灵魂活跳了很多。直到他妻子发来信息骂她“不要脸”时,她才陡感惶恐。”第三者”这个词刺刀一样在她身上划割,十多年的洁身自爱和苦撑硬挺,全被这个令人唾弃的词给击溃。她感到窒息,仿佛看到自己的灵魂和欲望在没有尽头的秒摆上晃荡……她拉黑了他的电话删掉了微信,退出了一切能看到他名字的群,逃离了家。坐车坐船徒步,芳草把自己折腾了两个月后,精疲力竭归家时行旅箱塞满了他的礼物。

”见见吧”她从心窝里掏出他的电话号。他来了,很沉闷,剑眉紧锁,油气荡然喑灭。芳草看得锥心锉骨。他开车载她在崎岖的山路上狂奔,方向盘转得像风车。 “你不怕掉下去吗?要是我俩掉下去了怎么办?”他不看她,脸色黑冷。 “要掉就掉我一个人吧,我不怕死。”她说。在一座山峰前,他丢开车往上爬,爬到顶点仰头大呼:“好累啊……”便躺倒在山脊。


他动了一下,望了望天空又合上眼帘,神色怆然。芳草深深地叹了口气。“为什么叹气?”他突然瞪眼:“真搞不懂你!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为什么不能随心走?” “我怎么能随心走?你是有妻子的人。”“妻子!妻子!”他翻身坐起:“知道我们为什么没孩子吗?”“为什么?”他跳起来,用痛得要炸的眼神锁住芳草:“她是石女!她不能生孩子!她连夫妻生活也过得很痛苦。是的,我找过情人,也想过要离婚。但……”他猛然抱住芳草咬住她的嘴。她一阵晕厥,身子柔润得想嵌进他的胸膛……一阵山风拂过,她凛然抽缩,不由自主地抽了他一耳光。

“你有病啊!”他狂叫着连滚带摔奔下山……山脊的石子带着硌痛感在他脚下崩落,两片白云融成一体飘向山谷。仿如一张硕大的床……


作者简介

    谢娜利:湖南益阳市作协会员、宁乡市诗散文协会理事、中国报业协会集报分会会员。现任《中国新农村月刊》办公室主任、新农村融媒信息网副主编。有诗歌、散文、短篇小说发表于《红旗》书籍、《中国新农村月刊》、《作家报》、《湖南财会》、《长沙晚报》、《今日宁乡》、《沩水》、新农村融媒信息网、国际华文作家网等报刋杂志和网络平台。出版长篇小说《湘水烟云》。


                                                                                                                                                    (编辑 文心)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