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 内容

王漫之小小说:诚信换奇方 (原创)

  核心提示: 王漫之 在聊城东关大街闸口桥头东首路南,大运河畔有一处健康广场。这里原是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码头旧址,四周绿树成荫,花草清香,成了市民休闲、健身的好场所。有一伙老年人每天早饭后在这里集会,经常在一起...


 王漫之

 

    在聊城东关大街闸口桥头东首路南,大运河畔有一处健康广场。这里原是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码头旧址,四周绿树成荫,花草清香,成了市民休闲、健身的好场所。有一伙老年人每天早饭后在这里集会,经常在一起讲故事,说笑话,谈古论今。其中有个六十多岁的姓吴的退休老干部,因他阅历丰富,又很健谈,自然就成了这伙老年人的主讲人。

    不知什么原因,老吴一个多月没来广场了,大伙都念叨他。这天早饭后,老吴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忽然来到广场,大家又惊又喜,让他坐下来说个究竟。

    原来他患上了严重的脚跟刺,疼痛难行。一个月来儿女们陪着他先后到县市、省城多家医院诊治,中西药、电疗都用过了,没有明显的疗效。孩子们在网上查到,北京有一家医院动手术可治脚跟刺,现已买了明天下午去北京的火车票。他说:“一个多月来我也很想念咱这些老伙计,所以临走之前我来和大家见个面。”

    大家听后,有个年长的姓张的退休教师一拍大腿说:“这事你该早说,我的女婿就有一个专治骨刺的奇方。”老吴听后说:“倒有几个人给我介绍了偏方,用后也没效果。”张老师说:“我说的这个奇方经过了几代人的验证,我也给老伴和多位同事用过,效果都很神奇。其实这个奇方来之不易,说来就话长了。”在大家的要求下,张老师便把他亲家如何得到这个奇方的经历给大家讲了一遍。

    他的亲家姓李,解放前是个中医,在堂邑镇上开了一个诊所,常有前来求医的骨刺患者,因他无良方治疗,便都拒之门外。他听人说,在堂邑西边一百多里外的河北馆陶,有一个叫孟宪诚的中医先生,医道高明,不但会诊治许多疑难杂症,还有一个治骨刺的奇方,这个方子是他在清朝宫廷当御医的祖父传下来的。各地慕名而来的骨刺患者,无不药到病除。

    亲家曾租马车专程前去孟先生处拜访协商了三次。第一次想用钱买治骨刺的方子,孟先生说多少钱也不卖。第二次,他想用他多年收集的三个偏方换他的那一个方子。孟先生沉思多时,心想:祖上有家规,不让外传,但是没说不让交换,于是他说:“咱们当医生的天职就是要多除顽疾,多救病人。你的那三个偏方经临床验证,如有很好的疗效,我可考虑交换。”

    亲家回家后想,如果我的偏方验证有效,他却说无效,他的骨刺方不给,岂不是被骗了吗?但又一想俩人交换,首先自己要讲诚信,他若不守诚信,三个方子就算送给他了,也能救更多的病人,岂不也是件济世修德的善事吗。

    想到这里,亲家第三次前去便把三个偏方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孟先生,并把具体泡制和使用方法详细地告诉了他。孟先生看他真诚,便承诺:“只要你这三个偏方确有疗效,三个月后我一定把治骨刺的方子交给你。

    三个月过去了,亲家却没有得到孟先生的一点消息。又等了半个月,他来到孟先生的诊所一看,屋门紧锁,行医的牌子也摘了。问镇上的人,都说不知道,门已关了十几天。

    亲家回家后,觉得自己被骗了。莫非这个孟先生宁可失信,也不把奇方外传?也许他是得了那三个偏方躲到外地继续行医去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一辆马车停在了亲家的诊所门口,车上走下来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走进诊所后,他自我介绍说是孟先生的儿子孟广信,亲家热情地让他坐下。

    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家父在去外地出诊的路上,忽遇大雨,过桥时不慎翻车跌入河中,经邯郸医院几天的抢救,无效去世了。”

    他停了停,擦了擦眼泪,拿出一张药方说:“在家父弥留之际,用颤抖的手在病床上写下了这个治骨刺的方子,并要我尽快地交给你。我安葬了家父,便匆匆赶来。”亲家激动万分,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方子。

    他接着说:“家父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把几句话转告您,他说李医生的那三个偏方疗效很好,我因车祸没能按时兑现承诺,失信了,实在对不起。”亲家听后感动得热泪盈眶,紧握着孟医生儿子的手激动地说:“你父亲真是一个大诚大信之人啊。”

    我的女婿在解放后考入一所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市医院,做了主治医生,退休后又开了一个诊所继续行医。我的亲家已去世,那个治骨刺的奇方便传给了他。他用这个方子治疗了不少脚跟刺患者。

    老吴和这些老头子听了这个故事都很感动。这时老吴掏出手机,随即拨通了孩子的号码说:“北京不去了,我的老朋友告诉了我一个治骨刺的奇方,你马上去车站退火车票吧!”

    下午,老吴随张老师来到女婿李大夫的诊所。李大夫看了老吴的病例和片子,又认真检查了他的脚后跟。拿出了三包药面,并告诉了老吴使用方法。

二十多天后,老吴的脚跟刺神奇般的好了。他扔掉了拐杖,又重新回到了小广场,继续和老伙计们欢欢笑笑,谈古论今。



                                                                                                   (编辑 侯方杰)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上一篇:李冰:关于报告文学的卮言散议
  • 下一篇:没有了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市场战略工作委员会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8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