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内容

张 琴:再走馆驿巷

  核心提示: 张 琴 再走馆驿巷,满满的追忆和感伤…… 下午就该离开高邮了,突然有了一个空闲的上午,于是决定骑车在县城转转。离开高邮近二十年,每次回来,都是来去匆匆。小县城变化日新月异,一直没腾出时间好好看看...

 

张 琴

 

再走馆驿巷,满满的追忆和感伤……

下午就该离开高邮了,突然有了一个空闲的上午,于是决定骑车在县城转转。离开高邮近二十年,每次回来,都是来去匆匆。小县城变化日新月异,一直没腾出时间好好看看。一早起来就做好规划:去汪曾祺故居、高邮当铺转转,如果来得及,再去久已想去的盂城驿走走。

吃过早饭,骑上电动车,出了小区大门。沿着与人民路平行的南边一条路向西,东张西望,没有发现有关汪老故居的标志牌。车子不停,直奔当铺方向。

冷冷清清的当铺,转了近两个小时,出来骄阳如火,决意乘胜追击去盂城驿参观一下。

小城虽经翻建、扩建、改造,已今非昔比。因穿行的是北门大街到南门大街的老城区一线,所以感觉虽不至于面目全非,但也已依稀难辨。

经通湖路路口,两眼急急寻找西南角的城北照相馆。岂知已是难觅踪迹,这里已被改造成穿心河风光带。记得在这个照相馆里拍了很多次照片,人生的第一张照片一一与母亲、妹妹、堂姐、堂妹的合影好像就在这里拍的;更重要的是我和先生结婚证的合影照也是在这里拍的。人是物非,一股怀旧情绪开始蔓延。

减慢车速往南骑行,目之所及,脑海中便快速地翻找旧日的影像。记得上师范时,这条路算是小县城的繁华之地。有些建筑依稀还有当年的身影,一如30年不见的老友,再见时已鬓发如霜,皱纹满面。

过了中市口,路面变窄,两边店铺一如几十年前的模样。经现在的师范西门(老红旗中学正门)再往前,一个名字赫然出现在眼前一一南石桥!我知道馆驿巷要到了。心中莫名地翻涌起许多的过往。

考上师范,让原本只坐过几次轮船上县城的我一一一个乡下姑娘,突然有机会在县城生活、学习三年。那时,在县城有伯伯、叔叔两家亲戚,他们两家一个住城北,一个住城南馆驿巷,而我正处在他们中间。记忆中,都曾多次去过这两家。但因叔叔家离得近些,似乎多去过几次,且留下很好、很深的印象。

当年,每次去叔叔家,从师范东门出来直向南,走到一条东西向的路上一一馆驿巷。这条老街两边都有居民住家,其中有一户,坐北朝南,古色古香,宽宽大大的几大间房,总是关着门。门楣上似乎有一块匾,上写有"盂城驿"几个字,也依稀觉得这条命名为"馆驿巷“的老街与这个房子有关。沿着馆驿巷一直向东,叔叔的家就在巷子的最东端。

他家院门朝东。院里正屋三间,庭院偏右有一个小屋做厨房,后来在正屋左边又建一间小屋给堂妹住。那时我去叔叔家,叔叔和婶婶都很高兴,尤其是叔叔,一见我去就忙买菜做饭。他们都夸我长得好看,说长得跟他们的女儿很像。还为我骄傲,从"农门"里跳出来了,毕业后也吃"皇粮",有城市户口了。那时,我是一个爱害羞的乡下姑娘,被人夸时坐立都不自在了。记得婶婶给我还做过一件夏天穿的花的确良的衬衫,是她自己裁剪的,尺寸很合身,只是衬衫领子的边比一般衣服要宽些。小时候穿过很多花衬衫,唯有这件忘不了。

叔叔家收拾得干净利落。堂屋东西两边墙上是叔叔的书法四条幅,他的字写得很好。算起来他那时才43岁,比现在的我还小很多,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那时叔叔家庭很和睦,他儿子尚未考上大学。叔叔很知道挣钱养家,下班回来还干副业一一我就亲见他用电热条烫塑料袋封口,好像几分钱一个。

相对于伯伯,叔叔要让子侄辈们感觉更亲和一些。因他与老父亲从小一起外出谋生,后来他当兵复员被安排在县城工作。他找了个县城姑娘要结婚,大他六岁的我的父亲全力支持,给他筹备了家具和部分资金,让一个农家子弟比较体面地娶了城市里的姑娘,在城里安了家。能娶个城里姑娘,从此子子孙孙都吃"皇粮",在计划经济时代,是天大的事情。我那善良大方的老父亲一直厚待兄弟,叔叔性情随和,尤其在我老父亲面前,脾气温和,他们交谈从不争论,他了解父亲的性格,知道怎么劝解、开导他。所以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叔叔与我们乡下这一门走动得要多些,在我们兄妹几人的心目中,叔叔既有文化,说话又很温和,自然也愿意亲近。

我上师范16周岁不到,初到县城,很是想家,能在周末去叔叔家是最开心的。也因为叔叔一家很喜欢我,所以去他家从来没觉得心里有压力。要知道,那个年代,城乡差别相当大。一些城里人是很瞧不起乡下人的,他们常常会用特有的"高邮腔",从鼻腔里发出"你们乡下"("乡"近于"仙"的音)这样的声音,一脸的嫌弃。婶婶的娘家属于地道的城上人,所以我以为她也会嫌弃我这样的乡下人,但在她家里,我似乎完全感受不到这一点。

很快,高高的南门大街牌楼就伫立在眼前了。我一脚点地,一手握手机,拍了一张照。有一年回乡,与先生夜游老街曾经走到这里,也没有更多的景观可赏。骄阳下,只想赶快找到孟城驿,再重走一次馆驿巷。

盂城驿改造,已将周边的民居进行统一规划重建,都是平房格局。小巷里家家门前插旗,上写篆书"驿"字或"邮"字。沿着曲曲折折的小巷转了一圈,没有找到盂城驿主建筑。此时,游览名胜的心情已不再迫切,只想再重走一次馆驿巷一一那 30年前走过多次,至今一直延伸在心田上的一条温暖的路。

终于开始了馆驿巷里的漫行。两边房屋已翻修一新,路面也稍宽些,不再是店铺林立、繁华热闹的当年景象。一路东行,很快,又一座牌坊巍然耸立,上写"馆驿巷"三个大字,小巷到此被一条宽大的道路截断。隔路东望,馆驿巷东段路两边人家已全部搬迁,路面也已被扩至两三倍宽,那个门朝东的叔叔家的小院已荡然无存!我这才猛然想起,叔叔家因拆迁早搬离这里。两边机器隆隆,新的建筑在慢慢形成。我推车过马路,骑行在已不复存在的馆驿巷东段,叔叔的家就在我车轮压过的地方。

这次回乡,恰逢76岁的叔叔病故。参加他的葬礼,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似乎是老天特意安排一一让我于无限悲痛之余也少了些许遗憾。突然想起举行叔叔葬礼那天,车队行进在前往殡仪馆的路上,一旁的司机自问自答:灵车怎么走这条路?噢,一定是家属要求带老爷子经过一下他的旧居!车子是从东边开进这条被拓宽的馆驿巷的,我居然没有认出这就是旧日的馆驿巷!没容我多想,司机一打方向盘,车子就驶上了朝南的那条通往殡仪馆的大路了。

今日寻觅,叔叔的家没了,叔叔的人也没了,只剩下一半的馆驿巷啊,也像断了线的风筝,记忆和情感在此中断、飘远!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滴滴滚落在这新拓宽的馆驿巷的路面上……

再也走不上那条完整的馆驿巷!再也回不去那段美好的时光,也见不到我那温和可亲的亲叔叔!

2018年7月26日于回京高铁上


                                            (编辑 马金星)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0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