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南有丹青飞狐, 北有三道快枪

  核心提示: 南有丹青飞狐 北有三道快枪 周永根 近日,也许是种巧合,在看到北京杨青云(笔名三道快枪)为香港美术家协会主席马培童写的《马培童大红袍画册序》之后,又很快看到了南京美术批评家丹青飞狐也写有马培童的评...


南有丹青飞狐

                       北有三道快枪


周永根


       近日,也许是种巧合,在看到北京杨青云(笔名三道快枪)为香港美术家协会主席马培童写的《马培童大红袍画册序》之后,又很快看到了南京美术批评家丹青飞狐也写有马培童的评论。他们同是写马培童的绘画评论,显然杨青云的评论风格与丹青飞狐是各有千秋,杨青云的评论语言之所以能够迅速脱颖而出,这完全得益于他选择名人视角,同时又悉心挖掘名人大家的前瞻性眼光,集中展示敢说真话、有敏锐视觉、有血性风骨的评论语言。如杨青云的《二月河评传》《范曾新传》《范曾论》《贾平凹美术论》等。据本人所知杨青云写评论出名是前些年为前国家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写的《外长诗人的中华魂》,在深圳媒体发表后,他把样刊寄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大约不到半月时间便收到李肇星的来信还随寄有李外长一大著让杨青云“雅正”。随之《中山日报》《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和佛山电视台、新加坡电视台国际频道,以及广东卫视等报道。广东省工会机关报《南方工报》以一个整版报道杨青云。近年来,北京多家媒体以“草根评论家”或“学术网红”又接连报道他的大著《范曾新传》《范曾论》和《贾平凹美术论》等。在许多人看来,杨青云的“特色语言符号”给当代文学批评和书画批评注入了全新的血液,这在当今文坛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杨青云以他写名人大家的评论影响力,已受到越来越多文学批评界和书画界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誉,被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王阔海誉为“杨青云作名人名家的学术研究,他写了二月河、范曾、贾平凹等大师级的人物,一直引领学术前沿,真的了不起”。如果拿丹青飞孤与杨青云比较,他们是中国画评论之两極,杨青云是从正面塑造,丹青飞孤是从反面披露,二者合一构成美术批评的异样景观。
      在当下沉寂冷清的学术界,学术网红杨青云在长期挖掘名人研究名人的探索中,积累了扎实的研究经验。这种艺术经验不光是在写作技巧上,而且是在视野上、理解上、品味上。他这方面的造诣在他所处的北京遇上了作学术研究的大好时代,在他连连创作的学术专著中,他也遇到过困难和迷惑;有时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也无人为之排谴。但杨青云异常坚定地连续九年作他的《范曾研究》,他们其实才是中国大文化崛起的真正脊梁。正如北京媒体近日又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范曾神话——专访范曾研究会会长杨青云》记者采访手记中说:我们在与杨青云采访对话中,他并不是以一个评论家的身份在讲话,而是以一个学者的身份把《范曾研究》当成一个职业。当一个学者便意味着在他的学术研究世界里他是真正的完美主义者和研究自由者。一个学术研究的团队《范曾研究》也从此意味着要对这个研究对象和团队负责。在杨青云把《范曾论》和《范曾新传》等大作完成后,这个特定的“商品”要靠一个团队的学术定位来负责宣传与运作,这个团队尊重他,他也尊重这个团队。所以杨青云常调侃道:“我每次参加范曾研究高峰论坛活动,都是以一个职业学者的身份来做文化义工的”。
      文学批评或美术批评是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美妙对接。一位优秀批评家的重要任务就是要让作家或书画家感受到还有一大批人在关注你,让你创作的时候更严谨、更合逻辑创造出更高的审美价值。杨青云在这么丰富的研究探索领域题材上的交错及中外艺术间的交互中。他做的这么游刃有余、自由酣畅。那么,他与丹青飞狐比较显然不全是王阔海说“从反面披露”的层面来理解丹青飞狐,丹青飞狐肯定有她自己的审美思想,是“坏处说坏,好处也说的尖刻逼人”。她的批评文章多直指当代画坛专家、学者的“丑闻”百态。作为一名自由批评家,无任何资源,更没有所谓的靠山却一直自诩为“第一个走进卢浮宫的中国著名艺术评论家”的丹青飞狐近日发表文章《中国画坛“末代皇帝”吴国亭PK“亿万富豪”崔如琢
发人深省 》、《丹青飞狐直击“混世魔王”杨晓阳》、《曾翔疯啦!曾翔疯啦!曾翔疯啦》《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副院长,你们怎么能这样画?真丢人!》。据媒体报道丹青飞狐从自号的署名来看是“十步杀一人”的侠客。从文章内容水准来看,看似“艺术门径之外的投机者”。但在当下“艺术+经济”模式下,官员型艺术家需要丹青飞狐曝光式监督,以抑制他们背离艺术的扩张行为;许多艺术从业者及“吃瓜群众”乐于分享丹青飞狐的“心灵鸡汤”,以满足精神“快慰”及隔岸观火失衡心理。丹青飞狐批评文章平实、直白且通俗易懂,行文措辞兼有控诉腔调,间或以自问自答的方式撩拨阅读者的心情,容易引起部分只顾钻研技术而不读书的画家、书家及其“票友”的共鸣。因为他们对技法的锤炼致使内心自诩“天下第一”,顺理成章地将现实与理想、市场与水准间的反差单向归罪于行业规则和政治生态。被丹青飞狐所点名批评的张海、刘大为、崔如琢、杨晓阳、龙瑞、孙晓云、李国栋等人,均属栖身于艺术创作领域的红人或文化官员。丹青飞狐批评对现象的捕捉和胆识值得点赞,敢于指名道姓的批评令多数专业批评家汗颜。但是,丹青飞狐的批评视角及手法有些“过头”,缺乏专业判断,惯用“网友提供”的素材来源存疑,有像“文革”大字报思维的延伸。如果说丹青飞狐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的女侠,若真“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以其“杀伐”业绩而言,堪当行业的打假英雄。
      我还是佩服丹青飞狐的书画理论和过人胆识,以及作为一名真诚率直的批评家的独立人格。事实上,丹青飞狐的批评文章据传江苏有些官员见自己被丹青飞狐骂得丑相出尽,狼狈不堪,曾气急败坏之下发出狠话,要伤害丹青飞狐,以泄心头之恨!可见,写文艺评论文章不是一件轻松可为之事。这是我敬佩丹青飞狐的一个重要理由。雁鸣沙在一文章中说:丹青飞狐发出“网上一号通缉令”,通缉国内书画艺术市场上被热炒的十位“画家”曾梵志、周春芽、刘小东、徐冰、蔡国强等。丹青飞狐“通缉令”上所列出这十位“画家”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这位秦淮女子的愤怒和无奈,她愤怒于那些只为追逐物质利益不顾作品质量的书画艺术家的所作所为;愤怒于资本力量在书画艺术领域横冲直撞无节制扩张的现实状况;她愤怒于各种不负责任的炒作和包装以及那些江湖流氓在书画艺术市场上的丑陋表演和套利伎俩。当然,她和我一样是无奈的,无奈于变幻叵测的世道人心,无奈于难以捉摸人的命运,也无奈于孤掌难鸣的窘境。

丹青飞狐所追求的严肃批评就是单刀直入、一针见血,从不穿靴戴帽搞弯弯绕之类。当然,她的批评也不是尽善尽美、无懈可击。但她批评风格的坦率直白,鲜活血性的批评文字时时彰显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重要的是她的批评击中了书画界黑暗的命门,将各种丑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当权者不会善罢甘休,重压之下的痛苦只有丹青飞狐自知。我坚信丹青飞狐的严肃批评,不会仅仅局限在书画领域。“丹青飞狐现象”会成为一种中国式思潮的文化力量,在绘画以及其他文化现象中同时出现互相牵连互相影响的正义之剑,让更多的书画家们看到了希望……



                                                                                                                                                   (编辑 周强)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