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内容

任器方圆性终在——戏说露珠

  核心提示: 文/王梅芳 小时候在家乡,可能是因为年幼而精力充沛,不似现在一般赖在床上早起不了,所以常常天还没亮就溜出去玩闹。家乡是鲁西平原上一个简单质朴的小村庄,胜在清新自然。老房子后面就是一片菜园,既有绿...
文/王梅芳


任器方圆性终在——戏说露珠


小时候在家乡,可能是因为年幼而精力充沛,不似现在一般赖在床上早起不了,所以常常天还没亮就溜出去玩闹。家乡是鲁西平原上一个简单质朴的小村庄,胜在清新自然。老房子后面就是一片菜园,既有绿油油的蔬菜,也有长在田埂边缘的花花草草。在园中跑跑跳跳的我脚面和裤脚总是被草叶上的露珠打湿,回家便免不了一顿含着怜爱的教训。幼时不觉得,现在想起来,我小小年纪就已经体会过与五柳先生“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差不多的“朝露沾我衣”了。

说起露珠的形成,物理学上自有完整的解释,只是“水蒸气遇冷液化凝结成水珠”这样的说法,固然科学严谨,却总不如文学所描写的那般令人喜爱。一向飘逸洒脱的诗人们才不去理会这科学严谨的解释,文人雅士们更乐意将露珠当作那天界降下的精灵:“夜色凝仙掌,晨甘下帝庭”、“长随圣泽堕尧天,濯遍幽兰叶叶鲜”,皆认为它是天帝的恩泽。露珠本就玲珑剔透不似凡品,白乐天“露似珍珠月似弓”的绝妙譬喻也点出它的晶莹清澈之美,况露珠虽难以长久存在于阳光之下,却能以身润泽草木,所谓“晞阳一洒惠,方愿益沧溟。”看似小小一颗水珠,汇聚起来却得以“益沧溟”,简直有些“济苍生”的意味了。还有人浪漫的想:“疑是鲛人曾泣处,满池荷叶捧真珠”,它该不是哪位鲛人泣下的泪珠儿吧?不然为何这满池亭亭荷叶都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浑圆的“真珠”呢?

露珠似乎生来就要与美好相连,它诞生总是在夜色中,或是深夜,或是清晨,但都是静谧而神秘的。你看这“萧疏桐叶上,月白露初团”,脑海里便出现一幅画面:萧瑟的秋夜里,梧桐枝桠纵横,树叶多已飘零,明月挂在树梢,此时,露珠刚刚开始成型,在未落的斑驳秋叶上凝成一颗颗小小的珍珠。而杜工部写“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便是见到的朝露了:白露时节,秋已渐深,露珠凝聚在柑子上,说明柑橘就要成熟了。一向沉郁的诗圣也难得的不再忧郁,打马游园,看一派秋日丰收景象,想到甜美的柑橘,心情也愉悦了起来。看到韦应物“秋荷一滴露,清夜坠玄天”的说法,不由想起幼时草叶上打湿裤脚的晨露,寻思着它们也当是玄天坠落的小仙子,想和我亲近亲近,奈何我那时顽皮无知,只觉得湿漉漉的还带着寒气,不曾怜惜过它们,如今想来有些愧疚。

幸而我虽粗鄙,怜惜它们的人却也不在少数。冰心在《繁星》中有一首写露珠的小诗:“露珠/宁可在深夜中和寒花作伴/却不容那灿烂的朝阳/给她丝毫暖意”。其实这首诗我品了很久,却一直不敢说真正理解了,只是无端地觉得这其中有一点称许,还有一点惋惜。冰心笔下的露珠像是那高人隐士,宁可居于寒冷的黑夜,也不愿去迎合灿烂的阳光,颇有些含霜履雪的意味。但转念一想,黑夜才是适合它生存的环境,那万物向往的阳光却会让它烟消云散,这种“不容”,又何尝不是逃避呢。它毕竟是那样渺小而短暂,且因为只能存在于寒夜,惟有那寒花可作好友陪伴一二,无缘与白日里鲜妍明媚的山河草木相识相伴,又何尝不是难捱的孤独呢?

只是这世间的渺小又分许多种,露珠的渺小中隐藏着另一种博大。它落在草叶花瓣上,形成一个明澈的凸透镜,虽然身形娇小,却能容纳下整个太阳,采一颗露珠就能映出朝阳的华彩和整片天空的云霞。正如弓车老师所写:“它们看到彼此的时候/一个身体里拥抱着太阳/一个把彩霞扯下来要遮住自己的裸体。”这包揽万物的胸襟,便是它的宽广和博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生天地之间,亦如露珠在山林草木间一般渺小,但我们可以选择如它一样,身虽一粟,心怀沧海。

在深秋的某个早晨经过一片荷花池,当时下着小雨,空气清冷干净。荷花已经败了,只有些荷叶还坚持挺立着,真真切切是那“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意境。我看见雨滴在荷叶上滚动,突然就又想起了多年前的清晨,年幼的自己和草叶上晶莹的露珠。我沿着池塘边走边想,也许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那些小露珠并不是消亡,而是飞上天和太阳作伴,从此留在了天上,不然夜空里,又何来那么多晶莹闪烁的星辰呢?


                                                                                                           (编辑 侯方杰)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上一篇:高 杉:在英雄的名字里过着幸福日子
  • 下一篇:没有了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8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