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 >> 内容

秦风诗歌十首(原创)

  核心提示: 花朵只为注目而绽放 居室的露台,凌悬城市的半空身体与欲望都伸向天空像是花朵或星光寥阔地盛开节外生枝,是成长必付的代价高出脑袋的露台站在脑袋之上任自己在空中风生水起每一次真善美的呈献仿佛都经历一...


花朵只为注目而绽放
                      
居室的露台,凌悬城市的半空
身体与欲望都伸向天空
像是花朵或星光寥阔地盛开
节外生枝,是成长必付的代价
高出脑袋的露台站在脑袋之上
任自己在空中风生水起
每一次真善美的呈献
仿佛都经历一种冒险
枕上一片白云,就能大鹏直上
推开一叶窗,便能夜夜鹊桥
季节在时间的土壤
寸草不生。梦能啃食的
只有梦。像黑夜常在梦中
把自己笑醒。梦中走丢的人
像一场雨后踏空的彩虹
相互吞噬离别的泪
雨或者泪落下,就是一场花期
为了遇见,我折叠了所有的等待
看见一朵,仅此一朵的花开
一朵花与一双眼睛,同时绽放
花朵在寻找,泪目的眼睛
春风一转身,便是落花流水
桃枝夭夭,红颜逾不过暗香的墙
落叶纷纷,故人们在程门立雪
花朵与远方,走丢了故乡
万径人踪灭的归途 
野火春风早已化蝶
谁在惊鸿一瞥,谁在流风回雪
肉体的伤口上
开满灵魂的花

稻田与守望
都在告别。都会离开或者腐烂
这人间,到处尘土飞扬
至少,我们和大地还保持着
稻田劳动的颜色
这金属的沉默中镰刀的反光
稻谷把头低到自己的根部
低于尘埃的醒悟与归宿
万物的生死,都是一场自我的
耕种与收割
麦浪中的稻谷总是在挣扎
要不要反抗成
一粒永不生锈的种子
或是,像掏空自己的稻草人
不停地向空旷的自己与人间
作最后的告别
稻田的悲凉来自那棵
慎独与坐忘的稗子
上下五千年永不低头的倔强
成为稻田里唯一的守望


  生的反方向


阳光每天背起十字架
人类背着自己的背影
苦难与希,背向而行的路人
一种反方向光影的行走
万物总被反复折射和折叠
身披夜色的行人
把自己打磨成一种光源
我承认,我历经沧桑
一种暗物顿悟之后的反射
像阳光撕开的闪电
雷声与惊醒,被同时照亮
内心的红炉,沸腾着漫天的雪
淬火。从青铜的火焰里
赴一场盛大的生死
灰烬是对生的漫长渐悟
燃烧是对死的彻底顿悟
生的反方向不是死
是换一种活法
没有归来,只有再度醒来

 

 

白石在上

 

 

一块块云朵碎开的白石

托举整片川西高原与天空

白色太阳,月亮和星辰

打坐在嘉绒藏寨的屋顶上

马尔康,在一块白石中诞生

与生长。高原峡谷隐藏于火苗

燃烧于远古的一次次熄灭

白色风的火焰,在藏南高原

苍鹰一样,千万年地吹拂与翱翔

 

太多雪峰,太多的沧桑

太少的祭拜被触化

太多峡谷,太多的横断

太少的征途被拯救

太多草甸,太多的冰霜

太少的秘境被敲醒

太多祼露,太多的苦难

太少的冻土被埋葬

 

白石,一颗高原冻僵的心脏

被万物种植在自己的胸膛

白石,把自己活成一个

生生不息的种子

青稞的骨骼里的火种

梭摩河的血液里的火把

格桑花的笑容里的火苗

经幡的手指里的火焰

嘉绒是火,马尔康是燃烧

噼噼啪啪炸响的锅庄

是藏寨的夜晚,与夜晚内心的石头

白石在上,高原上不断长高的是

头颅,行路与石头

 

 

天门山,人间洞开的天窗

 

没有一条道路不是伤痕

沿着天梯,向自己攀登

一步一重天,天在上

石头攀在石头顶上

自己登在自己头上

没有一种绝境不是洞穿自己

 

天门洞,人间破开的天窗

人类在苦难的裂口抵达自己

逆风的耳语:每个穿越天门的人

都是自己的神!

 

 

天子山,仰止的空中田园

武陵源,心藏天地山水

天子山,头举人间田园

无论悬崖,还是深谷

都是一种自我耕种与修行

来者与去者,都身披风雨

亿万年苦难的石头

手捧沧海与桑田

在寂寥的空中生长

五千年的庄稼与明月

令万物静寂,众生仰止

 

 

金鞭溪:以水的纯度流向自己

 

三千奇峰流成八百秀水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与天地对饮,与山川映照

每一滴干净的流水

在返身自照中,寻找前世今生

绿荫重叠,始终保持阳光的流向

无须执念抵达海或者彼岸

溪水,就是溪连同水一起消失

我是一尾鱼,在百转千回的画布上

作一滴水的颜色与停留

 

 

宝峰湖,忘川之镜

 

四面青山抱一弘碧水

高峡平湖饮漫山风月

这是生死相依的

一种态度与姿势

就这么抱着,天地便醉了

就这么爱着,人间便不醒了

看青山多妩美,自己就多沉醉

看湖水多澄澈,自己就多纯粹

身在忘川,用来世灵魂的心湖

洗涤今生尘俗的脸

 

 

杨家界峰墙,岩石煅打自己的铁

 

峰墙,始终保持着水的站姿

曾经拒绝随波逐流的水

从亿万年出发,最终返回到岩石

成为向上倾斜的那一部分

倾斜,是一种煅打,与疼痛

疼痛是倾斜的另一种弧度

延伸为一种命运

仿佛重重苦难碾压之后

那些被风化和腐蚀的岩石

生长出铁的属性,与慈悲

 

 

人祖山,炎黄子孙从这里诞生与出发

 

 

每一个方向,都有风声响起

风吹乱一块补天之石的想象

在风中,一次次诞生与受难

风,在逆风之中寻找着风

 

风,是伏羲的姓氏,与遗嘱

伏羲的子孙,风撒播的种子

一画成天下。欲望的卦像爻辞

像吹散的青烟,遍地繁殖人间

 

抟土造人。这不是传说

而是风的寻根与传唱

“一把黄土捏成千万个你我。”

在黄皮肤黑眼晴中间

你或你们,是另外一个我

而我,是人祖繁衍的自己

 

结绳记事,给时间打结

象形造字,为自己塑形

龙的图腾,天地生出的隐形翅膀

梦想,在万物之中,率先飞翔

龙的传人,直立行走的黄土

黄河以血脉,泰山以头颅

我们是燧石之火,点燃自己的人烟

合在一起的烟火,是上下五千年

永不褪色的,你和我

 

金木水火土,是中国人的染色体

人祖山,禀持黄色永恒的属性

她是天地与万物的一部分

我们都从这里诞生

向着自己出发与归来

 

作者艺术简介
      秦风,本名蒲建雄,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首届全球汉语诗歌主奖、首届天府文学作品奖、长城文学奖、苏东坡文学奖。全国诗歌报刊网络联盟十大最佳抗疫诗歌奖、第六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原创诗歌一等奖。作品被译作多种语言并收录多种诗歌选集。著有诗集《独步苍茫》。

                                                 (编辑 侯方杰)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1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