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 >> 内容

心 远 之 殇

  核心提示:心 远 之 殇...

刘咏阁(老墨)

 

      刘咏阁,号老墨,男,1958年生于北京。任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艺术教育中心主任,副教授,少年时拜吴昌硕弟子廖同先生门下学习诗书画,同时随龙瑞、李新民学习西画。后又拜师梁树年先生,并常得到蒋兆和、李苦禅、朱乃正、大康、刘炳森等先生教诲。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装帧艺术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雨山湖书画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特约画家。

 

 

一 世界

 

玛利亚帕金森式的冷漠

注定了母亲一生的懦弱和虔诚

 

尘埃,在蜡烛顶端飘忽

神父以右手暗示

今天与幸福之间不会封闭路径

上帝老儿,终还是活了过来

狠狠报复了不能自己的尼采们

海水落去时,老人颤抖着双手指向穹颠

 

地球滚动着圆

循环着政治和战争

离去的和走来的都是预言家

所有的主义都调节了调门

刚才还在咀嚼的红蓝铅笔

瞬间失去了主人

父亲被信仰扼住了咽喉

 

中心被标在不同国度

算不算地图的误差

圆桌会议上

每个人都是圆的起点

左右手互博,使误差减到了最小

而撕扯,哪有个完

中心标识修正了

却加剧了宠物狗的繁衍

 

我最爱唱的一首歌,曲调铿锵

并没在意歌词里的主人

有没有产权

反正钥匙在仆人手里

好赖已成了习惯

你看,今晚的电视节目

又被仆人的排序左右了

而主人,却酣睡着

 

四季热衷于轮回

文字总聚在一起拼凑谎言

一个人忽悠一群人的智慧

一群人琢磨一个人的圆圈

一个圆圈,晃动了一处山河

一个人从此成了偶像

那山河,成了一群人的乐园

 

你何必要吃醋

旧石器初年

权利和财富就在偷欢

互动,且只是一枚贝壳

却变更了部落兴衰

演绎着城堡内的风流

只是,废墟每一次选择主角儿

都是生命。它无从筛选

富贵还是贫穷

上面说过了

剧本原本就是攒的,只能按部就班

 

二 写生

 

崦嵫山那落日

无心等候屈子悲壮的遗骸

汨罗江也并没有断流

 

月球表面竟然还有凹凸

有人断定,一定是伽利略的镜片出了问题

知道吗

杜尚撒过尿的小便池

已经打上了编号

署名是艺术,1917

 

蚂蚁用思想诱奸了大象

变异的妄想在子宫深处

伴着甜蜜与回忆

而秩序,则成了醉汉摇晃的酒瓶

当生殖器和青苹果完成嫁接

鱼儿离开了水

秧,被瓜儿遗弃

形式被形式诅咒着,措置剥离

伊甸园还是被后现代查封了

 

四月天的温情充满杀机

女人的罂粟,淌着液体吸吮岁月

令生活战栗

而生命,总是以生命为代价延续着

繁衍的食物链刷新了牙齿

正如亚里士多德模仿的原理

人类模仿并超越着自然

关键在逼真的道具

 

我,在人群中写生

环境色总是难于把握

光源与明度

还有结构的关系

到头来,只有色彩可以做谎言

让真实与妄虚同谋

推敲中有了依据

 

三 冲动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李太白酒后

忽然觉醒了梦幻

世间万事,似水东流

往事悠悠飘没于烟岚之幻

而今迈步向天际

逐意游心

何必苟全

 

曾几何时

冲动着永与时人绝的冲动

寻云中友,访名山大川

曾几何时

浪迹孤傲的心野

只放白鹿于青涯畔

又曾几何时

伴着尿频的声响

这些梦,又近乎消逝

 

永远的长镜头

没有剪辑和随意的切换

如此这般脱尘寰之外,独赏日月之常

可谓之超然

当然

这仅是一个定义

没有论证和审批

还停留在键盘

 

四 喘息

 

真不想失去自己

序曲中

我哽咽着江河

用踌躇的脚步,丈量幸福与

痛苦的间距

泡着颓废与城市之殇

饮酒

独舞

梦想着一个人,复回岁月的起点

 

那清露,几乎没有喘息

体积被压缩着

晨光精确的进入

一点晶莹

一丝抖动

试图躲避祖先的命运

躲避预言

放弃混沌

放弃一片树叶和一面石壁

 

打算离开这里

离开这浮世痛苦的欢娱

 

你说,今天总是雷同

雷同的甚至有些肆无忌惮

还有些意味悠长

比如,普洱茶的褐色惊人的固执

比如,日子一直是个伪君子

比如,女人敞露的肚脐一个一个都重复着皴裂

而灯红酒绿的背景

还是与意识形态脱离了关系

 

不是思想者的我

坐着坐着,竟有了思想

 

五 生命

 

被福尔马林滋润的身体

思想和四肢完好

勃起与节奏完好

你断言,空气没有欲望

可空气中的先进分子只呼吸氧气

执着,划开了发面一样的皮肤

心灵解脱着向体外漫溢

十字架被耶稣占用着

你的断言和身体

又陷入失望

 

我研究过生命学

知道活着,是底色是框架

可活着的过程和生命的去向

并不由你我钦定

 

女娲对生命

可谓粗制滥造

即便是宙斯

也像个莽夫

挥霍亵渎着自己的作品

倒是那个凡高,很像追日的夸父

企图用色彩缚住太阳

而神经兮兮的蒙克

在夕阳中惊恐的呐喊

倒让生命流血了

凝固着殷红

 

从此,生命的庄严在低调中匍匐着

一个难度,更换着下一个难度

荧屏,纸张,翻滚着倒影

未被压住的水花自由了

人性的光辉,从指缝中喷涌

试图以自然静穆的理由

延续生命

 

六 破梦

 

庄陶二公点化的境界

天地大观

似雾,又像风

 

北冥那条化为鸟的大鱼

整日遥念着南方的天池

误入桃花林的惊喜,引出了你

欲穷其林的愿望

愿望被重复,居然成了梦想

梦想离愿望很近

又很远

你和我对视

继而向远处张望

篝火熄灭了

月亮,在成熟着

冷清唱和着诚笃

还有希冀

 

竹影摇晃着雨雾

研磨浮生每一个夜晚

是夜,怎么没有尽头

恍惚中,黎明种植的意象

并没有附着在

与我约定的西窗

 

时光隧道,规避着无所不能的

有所不能

尴尬的童话里,除却毁灭就是逃亡

我再一次把神性

标刻在圆规上

其实,哈里波特也印证了

魔幻的俗语就是欺骗

 

当时光穿越苦海

瞬间成为桃花源里的移民

我陡升了疑问

莫非我要得太多

才有了心对心的意淫

才尝试自寻快感

 

自尊的最后防线失落了

有人告诫说

是欺骗在提速

 

七 仙游

蒙太奇毕竟是一种思维方式

异想天开和随心所欲

不仅仅是剪刀和胶水的魅力

 

无论如何,基因变异的典故

还是栽下了

翱翔九重的梦愿

按图索骥让欲念穿越嘈杂

寻寻觅觅,只问桃源的轮廓

是否在山那边

 

凝眸,怅惘

暮落滩头时,遇仙人似以鹤发生烟

遂落英缤纷,亦可拈花予人

叹乎,如此这般惬意

 

当逍遥中的酣睡如坠云谷

浅薄也策划着戏弄哲人

思想斑斓的密码竟

倾泻了一路

隐士捡拾着诗韵,堆砌今晚

孤灯下冷寂的墨影

而灵魂他妈竟兀自

舒展起觉醒的双臂和腰身

咀嚼起意识的嫩芽

 

如果以愿望兑换梦想

如果用爱情交配爱情

父兄走过猥琐

直抵下一次偶遇

男孩儿也没有惶恐

日日体验着冥想和射精

用一杯凉水,送下了哽在声道的惊悸

游走的沉重交错着瞬间晴空

 

我以长绳系牢了日月,旨在牵引梦愿

回眸处

那美景,是不是

已经随着岚烟散净

 

八 抱怨

 

仙游的意志依然坚挺着

悲时的激情,仍不间断的

被骤雨冲刷

 

天空愈加低矮,革命的程序被

摇曳的旗帜忽悠了

城市没有河流,让垂死的

绚丽泻落

 

所以

你喜欢在夜晚观云听雨

喜欢悄悄的感受

微醉时被微风微拂的清爽

而且,不忘记抱怨

UFO究竟是神仙制造

还是拒绝搭载神仙

 

路上的BEYOND

真切的呼吸被泪水阻拦

眼前纵有海阔天空

能不能被心所见

积蓄压抑和情感,让倾吐成为可能

大海与天空竟是归宿

是港湾

以博大舔舐伤口

天空海阔你与我

此曲尚未终

 

涉及明天大漠与建在一个不可能的

地基上的,一个不能不建的城市的推断

已成为事实

驿站里有钟鼓

有汉血骠骑

 

这夜,驿站的艺妓

随意拨弄着广陵散

余韵竟也缭绕

只是被星巴克咖啡煮沸在

远古先人的陶罐

有些不着边际

 

九 幽默

 

临东海

通往天国的蓬船杳然无踪

我以高倍望远镜,设计下一个入口

 

蜃楼飘移着迷惑了视线

那海市喧嚣的街景

如何能辨别出昨夜的女子

朝向那边

 

此刻

我神志有些模糊

离奇地摔倒在楼梯拐角

连影子也倒下了

 

果然,撒旦的诗篇在释放诱惑

黑暗中

圣地被魔鬼亵渎

青春碎满画面

任凭岁月的指针放纵着惯性

特写的大红灯笼

叠映着女人初夜的红

你,虽然战栗着灵魂

还是用翻过高墙的身躯,撞开了诱惑

舞动起狂风

 

当爱情,当仇恨和妒忌成为幽默

当明天已成为备用字眼

有可能不再来临

那不值得玩味的愁绪

纠集了过往尴尬的诙谐

开始了又一轮蔓延

 

而关于人生无千月的咏叹

早已有

命如秋叶蒂的挽歌在迎和

遗憾的是,来去的路上

都没能遇到婵娟

 

有许多时候,我像个傻子

 

十 阳痿

 

生命,依然在日起日落间往返

我放下了策略和游戏

 

用长镜头和古老的毛笔

分解凝固着灵魂的厚重与肉体的轻浮

并把未知封存在标本内层

尽管万籁混淆着自由与希冀

虽然懈怠也是一种表演技能

我毅然忽略了语言及其功效

让道德和真实显露

因为,生存的欲望已然不是

如愿所偿的自由

那般价廉

 

很古的古人留下了面具

我尝试着戴在脸上去恐吓别人

可是,玩笑开大了

我不得不去学习格列高力圣咏

让中世纪颂歌和基督的气息

引领我倾心赎罪

 

其实,明摆着扯淡

哪门子宗教不想办法争夺人类的灵魂

 

天边那一勾冷月

又醉了千年

时间的枷锁终于套牢了欲动和企望

信仰,在股掌间合十

泪水总比雨水混沌了许多

而护佑正义之剑

在魔鬼达利怪诞的造型中也浸染了毒液

我想,即便是降魔者弗洛伊德

也无从解析

这剑锋还能否伴着风声作响

 

婚床辗转酝酿着呢喃

我,阳痿了

 

十一  隐逸

 

一双新鞋,不顾一切

和身边那条路决裂

因为,期冀也能够致命

我俨然像个白痴,念念不忘刚才和昨天

一直傻傻的用岁月兑换岁月

濡染着自足

并逢人便解释梦和路之间那点事情

 

尽管梦

已成了你指尖刚才滑过的颤音

我仍极尽想象,想象着让努力

汇成一条小溪裹挟着繁星

悄悄的环绕我

你似乎有些敏感,只是说今夜

一定比你一生的梦都长

睡吧

 

当然,窘迫与无奈都伴着勉为其难

而戳穿总是更直截了当

那就让独乐其志的隐逸

成为自由的主角吧

 

这是一种境界,很空灵

季节当然不说明什么

即便是幽暗的拐角,也没有偷窥

丢弃了污浊和自虐般苦行

心与心的野合,绝不在意

仅是精神的概念

自由的纯粹中,饱含洁净与正义

净土,蓝天,以及去掉了

所有着意和做作的暖风

任灵魂的色彩涂抹在脸颊,头仰着

我亲历了仁智邂逅胸怀的震撼

一切不合时宜的

已经实施或没有实施的动机

还有蹒跚与疾步

都在对无垠的静默注目致意

这一瞬,倔强

在我面前塌陷了

我,丢下了行囊

拉扯着尚能行走的躯体

归隐清风

 

如果没有栖息的意愿

森林里午后的PARTY则只是休闲

而我的诚信会带着感激和酒觞参与这舞会

我,醉于自得

我,可以独善亦不失猛志

 

其实,有许多时候

我真想做个诗人

 

十二  涅磐

 

心远地自偏,飞鸟相与还

一千七百年前的惬意陷入今天

但是,它的归属仍然只是田园

注明的是一个人的孤品

 

归去来兮,乐天知命

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我用古老的贾湖骨笛吹响最现代的曲子

将依稀可辨的秦长城那一点点痕迹做背景

网结一种感觉和一种象征

我品味且记录着在人境而心远的超脱

并以某种满足,或者说是重生般的沉静兑现着

见南山而悠然的欣然

 

如果可以,那就忘掉施舍怜悯和屋檐下的张望

忘掉有太多的过程除却苍白少有精致

白云衔着金黄,在天地间划出了一线秋意

我想,即便没有大雁南来的信息

是不是也能掇字拼出柳堤圆月

泛舟戏雨

也能在一首美丽的诗句中将幸福落定

让细胞分享

不使它仅仅成为一种畅叙

 

当记忆轻快地跑出巢穴,勾引幻觉嚅动的时候

那女人微闭双眼褪去了睡衣

湿漉漉的生命幻化成了许多理由

意识的功能被放大着

放大着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老墨捡拾

汉字计3851枚,将杂绪封存于墨庐。

 

                                                                       (编辑 初科汝)


Tags:诗歌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