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 >> 内容

诗词不该沦为网络顺口溜 感受力丧失谁之过

  核心提示:诗词不该沦为网络顺口溜 感受力丧失谁之过...

楚 卿

 

    【事件】 “数字拆诗”等诗词新玩法流行
 
  【观点】 人们可能在与一些诗词“初见”的时候,就不曾被允许有个体审美经验
 
  “十年生死两茫茫,五年生死一茫茫”“日啖荔枝三百颗,年啖荔枝十万零九千五百颗”;“商女不知亡国恨,感觉自己萌萌哒”“我自横刀向天笑,感觉自己萌萌哒”……这是最近微博流行的诗词新玩法,一曰“数字拆诗”,二曰“萌萌哒”。
 
  几年前,笔者曾就诗词拉郎配现象撰文探讨,因当时流行的拉郎句中有“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百年心事归平淡,万类霜天竞自由”等意境极佳的神句,在颠覆了固有搭配后,又能生成新的意义,拉郎句中的每一部分,也保留了原有的意思,笔者曾认为,这是以娱乐为主要目的的网络狂欢中,体现狂欢者创造力的一面。
 
  诗词新玩法不断出现,这一判断今天已不适用。有诗词百搭句,无论上句是什么,都只用一个对句:“一枝红杏出墙来”或“不如自挂东南枝”,不必押韵,也不追求语义连贯,复制成分增加,难度降低,参与者众。又有“诗词密码”,“春风”、“明月”皆有对应数字,人们可用手机号“写”出一首诗来,“诗词”进入机械化生产。时至今日,“数字拆诗”只是按原句中的数词进行换算得出新句,百搭句“感觉自己萌萌哒”已然非诗。由于诗词游戏往往与微博转发行为共生,诗词的意义逐渐稀释以至于抽空,转发本身就成为游戏的终极旨归,诗词则更像击鼓传花中的“花”,是不是“花”并不重要,在鼓声停下之前,传花者是无差别的个体,“花”只有在鼓声停下之后,才生成意义。问题是,微博上的“击鼓传花”是没有终结的。
 
  何以如此?笔者发现,诗词脱离教材、经典语境,投放于大众娱乐之后,被撷取的不是意象、意境等审美元素,而是其短小、押韵、好记、顺口等形式上的特点。由于微博是一个民间话语的传递平台,其中生成的段子、各种“体”也都与民间文学具有相似性,不难理解,诗词在参与转发游戏时,并不是文学、审美意义上的诗词,而是被当成具有民间性的顺口溜、歇后语一样使用的。造成的后果是诗词的本体特征,如起承转合、言有尽而意无穷等,被最大限度地舍弃了。有论者称,“数字拆诗”以一种简单乏味的数学换算,将古诗词中虚数之美消解殆尽。笔者担忧,人们在缺乏技术含量的群体转发游戏中,将不再能获得个体审美经验,对诗词之美的感受力也会丧失。而独特的感受力是创造力的来源,是人们创造与他人不同的产品的基础。
 
  感受力的缺席不是微博之过。一个有力的证明是,被游戏的诗句多来自中学语文课本,唐诗宋词三百首等普及读物,而基础教育阶段较少涉及的纳兰性德词如“人生若只如初见”、“十年踪迹十年心”等句,则经常被配以优美的手绘、古装剧照呈现于微博。可见人们不是不会感受、不能感受诗词之美,而是获得感受的渠道不同。我们从诗词游戏中,可以窥见诗词教育重背诵、统一释义、逐字逐句翻译,不重个体理解和整体感知所造成的后果之一斑,因为给予标准答案本身,就是一个建构群体感受的过程,人们可能在与一些诗词“初见”的时候,就不曾被允许有个体审美经验。由此看来,应当从诗词游戏中警醒的,不仅是诸多参与游戏的网友,还有教育者。
 

 

                                                                (编辑 侯方杰)

Tags:诗歌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2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