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稿选登 >> 内容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核心提示: 魏茂梃 (2019.05.19) 4月底回乡探亲,4月30日参加了《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粗略地参观了一下书院,感触很深。 我和高令印是同乡,初中、高中同学。虽然他读的是历史、哲学,在厦门大学工作...

      

魏茂梃 (2019.05.19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作者魏茂梃。


      4月底回乡探亲,4月30日参加了《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粗略地参观了一下书院,感触很深。

      我和高令印是同乡,初中、高中同学。虽然他读的是历史、哲学,在厦门大学工作,我学的是无线电通信,在北京,从事军事通信工作,但我们总是保持着联系,特别是退休后,有了电子邮件,联系更密切。我认真地读过他寄来的《中国文化纲要》、《辜鸿铭和中西文化》、《大众佛学读本》等著作。就是他建这个书院,从设想到定名,都交换过意见。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看到这个书院,首先使我回想起了1951年初我们初入寿张中学(寿张县撤销后改为阳谷第二中学迁址阳谷城内)时的环境。由于是寿张县第一所中学,新建,招收两个班,在旧庙里上课,没有电,晚上点煤油灯自习。没有图书馆,除了课本,没任何书可看。当时,家庭都是自给自足的生活,我们学生到家必须帮助家人干活,也没有时间读书。

      我有两件渴望读书的的例子:一个暑假,我在邻居家找到一本残缺(前几回已经烂掉了)的《水浒传》,如饥似渴地读,忘记下地干活,父亲发现后就批评我,说你哥哥干活很累供你上学,你假期一定要干活。二是另一年暑假,我去阳谷书店,看到新出版的三国演义,兴奋不已。三国演义定价3元,我只有1元多钱(是学校期终伙食结账的结余),正好我村里魏法春也在书店看书,便向他借了点钱,把书买回家。到家后,父亲知道了,他端坐在椅子上,把我叫到身边,说:“孩子,以后不能买这书,课本不买不能上学,课外书太多了,咱们买不起,你哥哥推小车赚几个钱,多难呀!”虽然父亲不急不燥,话音很低,也就这几句话,可是,这话音却像重锤一样砸到我的心上,我站立在父亲身边,双眼泪如泉涌,无言可说。随即,父亲给我了钱,让我去还。现在,看到《高令印书院》,便想,如果当年有这个书院,我会多读很多书啊。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今天的农村,青年都有文化了,也很时尚了,手机、电脑等都玩得很熟,对国内外的新闻事件也很了解,但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了解却不多。史塘村离阳谷县城还有20多里,是典型的农村。在这样一个村里建一个含有浓厚传统文化底蕴的《高令印书院》,高令印还准备组织人去讲学,为村民通俗地讲解儒家道德伦理、党的农村文化建设等内容。这将对乡村的文化建设产生重大影响。2017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高令印书院》的创建,对贯彻中央这一指示精神,将发挥巨大作用。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高令印书院,是一个院落,是一个阅读室,是一个讲课教室。但更重要的是蕴藏在其中的精神——高令印精神。
       1. 终身治学 不随时俯仰
  在《高令印书院》里,有一幅书法家王鹤所赠的:“不随时俯仰 自得古风流” 对联。虽然这是一幅常用对联,但挂在高令印书院,最贴切地彰显了高令印的治学精神。
   我们这代人所处的时代,各种运动不断,可以说是天翻地覆。比如,文革时期“除四旧(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把传统文化统统斥之为“封建”、“迷信”加以批判;而后又强调“宣扬”、“继承”优秀的传统文化。再如知识分子,文革时是“不如狗”的“臭老九”,而后又成为“香饽饽”等等。在这样大变动的环境中,高令印始终坚持治学之路,不为谋权改道,不为求利动心。他能有今天的成就,正是他坚持治学之路的结果。
   再有,就是高令印的治学态度。就像文革时期那样疯狂的年代,我不敢说众人皆醉他独醒,但可以说,他始终坚持以历史的观点看待历史。他没像有的学者那样用阶级斗争、扬法抑儒的观点去写历史;也没像有的学者褒奖曹操,几乎把他写成一个没宣誓的共产党员一样。高令印研究朱熹,研究佛教,都是属于典型的“旧文化”,但他不是以现代知识的傲慢态度去对待,而是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去研究。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甚至顶着“批判朱熹”之名研究朱熹,真可谓是苦心孤诣了。
魏茂梃:参加《高令印书院》开业仪式有感
      2. 刻苦学习 勤奋做事
       我们这些生于落后农村,在战争年代成长,没有接触过任何书香气味的人,赶上了教育大发展的时代,受了大学教育,但我们的初中、高中都是初建第一届,虽然老师们都很敬业,条件还是很差,所以说,我们的起点很低。高令印能够取得这样成绩,学术上达到这样高度,靠的就是刻苦勤奋。我可以说,他的一生几乎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习、工作和学术研究上了。
      高令印早年在家乡结婚,在文革期间,妻子和孩子才到厦门团聚。在我与他的通信中,他每提到的成绩时,总要感谢他的妻子。说妻子管理全部家务,为他提供了精力和时间。如在2012年12月9日的一封信中说:“我的家事,全部由老伴管,这是我做事的前提。”就是在书院开业仪式,有众多官员、名流参加的庄严场合,他与老伴并排端坐中间,向众人显示建书院是他和老伴共同努力的结果。从这里,我们可看出高令印是多么珍视老伴为他提供的条件,他把时间看的多么珍贵。
      人,忙碌几十年,退休是清闲、享受阶段。可高令印走下讲坛之后,没有了教学任务了,就更专心的研究学问、著书、外出讲学、参加学术活动,仍然是很忙。在去年发来的微信中说:“过去天天很忙乱,不看电视,电脑除打字外,什么也不看。不玩手机,一是不会,二是也没兴趣。近年手机主要功能会作了。网络是知识宝库。”这种生活,完全是自己的选择,这就是高令印的精神。   
      能熟练地使用电脑,是高令印刻苦学习的又一例证。我国电脑、网络的普及,大约在我们这代人退休以后的事了。就是我们从事电信工作的同学,也有不少不会使用电脑的。而高令印,一个学历史、教哲学的教授,却能熟练的使用电脑。我在2013年12月9日给他的邮件中说:“你学会用计算机、上网,体现了你的学习精神,也是晚年的一种幸福。”他在回信中说:“我会用电脑,一般的论文都是自己打字,不用写草稿,边打边改,很方便。有长的文章,就请外边店里或女儿去做。不会用电脑太亏了,里边东西太多了。”应该说,电脑已成为他退休后查资料、写文章、学术交流的有力工具,最好的助手了。
   
      3. 乡愁情、报恩心、回报社会的责任感
      高令印从1956年上大学开始,在厦门读书、工作、养老,至今已60多年。但他一直关心着家乡。前些年,他曾给我来信,建议组织老同学到寿张中学(阳谷二中前身)讲课,提高教学质量,以保其声誉。当得知聊城可能要扩建广场,将聊城三中拆除(搬迁)的信息时,他建议我联系在京的阎长贵等老同学写信,申诉我们的意见。现在,以耄耋之年,在村里建设这样个书院,实在令人敬佩。在3月3日,几位在京的三中老同学聚会时,我介绍了高令印建书院事,无不赞叹。阎长贵在给高令印的邮件中写下这样的话:“‘乡愁’——这是人生的一个根本情结。您在家乡建立书院(“高令印书院”,这个名称好,名符其实),这是咱们同学中独一份,是牢记“乡愁”对家乡的奉献,十分值得祝贺!”
     高令印在2013年4月18日给我的邮件中说,“咱们这一生实在太生动了!”并抄写了一段他给大学的一位同学的论文集所写的序言中的话,“在这个世纪即将结束之际,我们走下站了半个世纪的讲坛,退休多闲,有暇回顾自己的学问、经历,善始善终。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时事沧桑,人道牛马。推怆于怀,犹见雪泥鸿爪 之遗,悟有所得。可谓此生未有虚度矣。”由此可知,他建这个书院,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他的成熟之作、总结之作。
      没有相同经历的人,很难理解我们之类人的感情。我可以想象,高令印在“回顾自己的学问、经历”,感到有成绩,“此生未有虚度”时,首先会想到目不识丁的父母,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对自己生育、养育之恩, 想到兄弟姊妹、族人、乡邻对自己的帮助,想到同龄小伙伴、小学、中学的同学们、老师们,更会想到,是时代为自己提供了求学的机会,是吃国家的助学金上大学的等等。建这个书院,就是了却这个乡愁之情,报这个恩,回报人民,尽这个社会责任,就是他说的“善始善终”吧。我自己也有这个体会。退休后我在写《我的童年生活》时,几次搁笔流泪,写不下去。我在回家探亲,向晚辈讲述我童年生活时,几次哽咽而止。我牢记,我不仅是家里,而且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我应该尽其所能帮助家人、乡亲们做些事情。

      我在写高令印,在回想自己,在想我们这个群体、这个时代。2013年,我在组织编写《聊城三中首届毕业生》时,统计我届同学198人,有177人考入高等学校,110多人具有高级职称、职务。他们基本都同高令印和我一样,出生在世代为农的贫困家庭,是时代给我们提供了机会。高令印是我们这个群体中的佼佼者,而其他人也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是时代为我们提供了机遇,我们也为时代贡献了我们的青春年华,尚在世的我们,也在享受着时代发展的成果——过着现代化的生活。

      《高令印书院》是新事物,是创举,今后的发展、成长还有个漫长的过程。祝愿《高令印书院》成功!


                                                                                                      (编辑 马金星)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