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稿选登 >> 内容

无意插柳柳成荫

  核心提示:无意插柳柳成荫...
何镇邦

无意插柳柳成荫

《来自天堂的药方》 何镇邦 著 

  我于70余年前出生在闽南山村的一个中医世家里。父亲曾为我设计了这样的人生道路:先学西医,再学中医,成为一个悬壶济世的良医。但由于自幼酷爱文学,于是违背父训,弃医学文。50年前从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闯荡京华,先在一所中学教书,后调中国作协。

  《来自天堂的药方》是我面世的第五部散文集。此前,我已陆续出版了4部散文集,它们是:《笔墨春秋》《文化屐痕》《文坛杂俎》和《边走边吃》。写作散文,并出版了这么几部散文集,这是很出乎我意料的事。大家知道,我的专业是从事当代文学的教学与研究,搞点文学评论工作。没想到,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起,利用边边角角的时间写点散文,聊以自娱娱人,居然写上了瘾。近20年来,写作并发表(出版)近百万字的散文作品。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论文或评论写不动了,散文写作逐渐成了我笔耕生活的主业。这正是,无意插柳柳成荫了。

  我写散文,从来不讲究写作技巧,总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有点兴之所至,所谓“行其所当行,止其不可不止”,挥洒成篇。这大概是我一向把散文写作当成“副业”之故。至于什么是好散文,我也不怎么去考究,或从理论上去思考。不像对小说,还要思考其叙述技巧与结构艺术,研究小说语言的审美特征,并打算写部《小说文体学》。正因为对小说从理论上想得多,并进行批评,于是不敢动笔写小说。散文适得其反,不从理论上去思考它,于是就大胆放开笔写起来了。不过我写散文也有基本要求,一是感情要真,一是语言力求美。可以说,真与美,是我对散文写作最基本的要求。

  列于卷首的两篇短文,一是关于父亲辞世前为我开两服养胃药方的回忆,一是童年时我奶妈的逸事,算是对两位已逝的前辈的悼念。用《来自天堂的药方》这篇短文的篇名作为书名,更是一种深切的悼念之意。

  其他五十几篇文字,或记述师友的行状,或描述近年来我的游踪,并借此表述我的心路,聊供读者诸君茶余饭后参阅。

  如今年逾古稀,白发苍苍,才活得有点明白,想回到童年时代,遵从父训,学医济世,但已来不及了。这辈子只好这样了。


(编辑:文心)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