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稿选登 >> 内容

歙砚之外

  核心提示:歙砚之外...
毕新丁

      唐元和年间,著名书法家柳公权在《论砚》中把端砚、歙砚、洮砚、澄泥砚列为全国四大名砚。四大名砚承载了太多故事,今天只说说“歙砚之外”。

  制砚的盛衰互变

  婺源,在今天是江西省的一个县。而唐开元740年婺源置县时隶属安徽歙州/徽州,长达1200余年。史有“物以州名”之规,故婺源所产砚台命名为“歙砚”。

  歙砚之于婺源,缘于石材产于婺源县溪头乡龙尾山。这在宋代书家、诗人黄庭坚长诗《砚山行》中可得到印证。又如北宋书法家米芾在《砚史》中则直言:“歙砚婺源石”。再如南宋李之彦在《砚谱》中说:“歙石出于龙尾溪,以金星为贵”、“李后主留意笔札,所用澄心堂纸,李廷珪墨,龙尾砚三物,为天下之冠。”还有明代“博物君子”李日华在《六砚斋笔记》中曰:“端溪未行,婺石称首,至今唐砚垂世者,龙尾也。”

  歙砚制作发端于唐,兴盛于宋,衰退于元、明、清,复兴于当代。纵观歙砚采制业历史时断时续,盛衰互变的原因,无不与国乱、战争、世盛相关。

  婺源歙砚采制业,真正进入繁荣时期的是新中国成立后。1963年2月,安徽歙县派了3个专家到龙尾山寻找砚石。当地人对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龙尾砚坑几乎一无所知,后经年近古稀的退休教师江义宝指点,历时3月,才找到眉子、金星、水波纹等砚石老坑。当年10月,停产近200年的第一方歙砚问世。又过了半年,歙砚在歙县恢复生产,新华社还为此播发了消息。此后,婺源派专人对龙尾山古砚坑进行勘察、调查,继而在龙尾山设立了砚石矿,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开采。

  1974年起,婺源人先后在北、上、广等全国一、二线城市举办龙尾砚展、开办砚台专卖店。同时,采取政府投资和吸收民间资金相结合的方式,先后建起龙尾砚厂、大畈砚台厂、工艺雕刻厂、大畈砚文化街等砚台企业,以及婺源县龙尾砚研究所。此后,一大批民间砚台作坊、店铺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其中大畈村和砚山村,几乎每户都与采砚石、产砚台、做配套、搞营销有关。大有宋代黄庭坚“研工得此赡朝餐,寒谷欣欣生暗喜”之状。

  叶氏猎人的偶然发现

  婺源制造歙砚,有据可考的历史可追溯至唐开元年间(713-741年),据宋代婺源县令唐积《歙州砚谱》载:“婺源砚,在唐开元中,猎人叶氏逐兽至长城里,见叠石如城垒状,莹洁可爱,因携以归,刊粗成砚,温润大过端溪。”继叶氏猎人的发现到“后数世,叶氏诸孙持以(粗砚)与令,令爱之。访得匠手斫为砚,由是山下始传。”这位没多少文化的叶氏猎人,“一不小心”发现了庇荫后世13个世纪的一大文化产业。

  史载,从清中期起,龙尾石已无人开采,制砚艺人日渐减少,风靡一时的歙砚,已几近衰亡。民国《婺源县志》亦云:砚山鲍氏居之工琢砚,而佳石已竭矣。

  1982年,30岁的大畈村民汪元信在王家庄烧砖瓦窑,安徽歙县一工友向他提起歙县需要砚石的事。几天后,“不安分”的汪元信独自到溪头砚山,通过关系,以每斤0.36元的价格购买砚石180余斤。几经肩挑、搭拖拉机、乘班车,将砚石运到歙县,歙县老板非常欢喜,以每斤0.9元收购,挣了80元。当时砚山石归婺源二轻局管理,私人不许贩运。几天后汪元信在砚山河里胡乱捡了一拖拉机石头,对人说是运去做新屋墙脚,趁夜色运往歙县,这次汪元信挣了100余元。尝到甜头的他邀集济溪村民,以每斤2分的价格,收购宋代开采过的济溪老砚坑石,贩运到歙县、屯溪老街,以每斤0.5元出售。2011年7月末,婺源朱子艺苑老总江亮根,以380万元的价格,在砚山村竞拍得一块28吨重的砚山砚石。斤价高达678.57元,与1982年收购价每斤0.36元对比,20年不到,砚山砚石涨了1885倍。

  南唐以来,歙砚的采制几乎全部由官方组织开展,是一个由政府垄断的“国有企业”。督促管理砚务的是婺源的县官,历任县官在督砚这方面的政绩却别之天壤,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自的运气。

  北宋景祐年间(1034-1037年),龙尾砚不仅是朝廷贡品,且文人墨客到产地求砚者也络绎不绝。歙州太守钱先芝命婺源县令曹平组织开采龙尾砚石。“始得李氏取石故处,其地本大溪也,常患水深,工不可入,先改其流,使由别道”,再进行开采。但后来,“县人病,其须索复溪流如初,石乃中绝。”

  经不住龙尾砚石开采名利双收的诱惑,不久,王君玉为歙州太守时,又令婺源在龙尾山开坑采石,“复改溪流,遵钱公故道,而后,所得尽佳石也。”此次开采规模很大,水舷坑、水蕨坑、驴坑、济源坑、溪头坑、叶九坑等,都在这时开发,收获甚丰。

  1064年起,婺源县令唐积又组织开采龙尾山砚石。这位文人出身的唐县令醉心于歙砚采制,在位数年,写出了《歙州砚谱》、《婺源砚图》两部心血之作。

  北宋元祐年(1086年),婺源县令宋广国开采砚山砚石,得山神所赐,所得砚石甚丰,所制砚品精妙。时黄庭坚为求砚亲临砚山,写出了脍炙人口的长诗《砚山行》。全诗既对龙尾山砚石材质、对艺人技艺给予很高赞誉,又对龙尾采石制砚繁荣进行了记载。

  歙砚采石的习俗规矩

  歙砚每开采一个新的石坑,都有一整套规矩。《歙州砚谱》说:“凡取石先具牲醪祝版,择日斋戒,至山下设神位十余于坛墠之上,祝讫发之。若稍亵慢,必有蜂虿虫蟒,毒物伤人之患立出。”。

  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婺源县令汪月山不顾习俗规矩,“发数都之夫力”集龙尾山采石,结果“石尽山颓,压死数人乃已”,损失惨重。而后,新开发的紧足坑经数年挖采后也崩塌。元代江光启在《送侄济舟售砚序》中,记下了崩塌经过:“十月十八夜,湮声如惊雷,隔溪屋瓦皆震,禽惊兽骇,数年前工人告予,紧足石斫凿已尽,予之不信,至是果然。六十年两见此事,亦可一慨!”

  由于古代砚石开采属“国有企业”,开采中若发生不幸,官方会给亡者祀享、怃恤。

  婺源歙砚艺人传承谱系

  歙砚历史自唐开元至今,见证了中国古代手工业史全过程。

  唐开元中,猎人叶氏,当以无人企及的地位,端座“歙砚鼻祖”这把交椅。

  歙砚造型雕刻精美而富有个性,历代能工巧匠不少。《歙州砚谱》在“匠手第九”篇中载:县城刘、周、朱三姓四家十一人;灵属里戴氏一姓三家七人;大容里方、胡、汪三姓四人的记载。这22人,若按今之“非遗”传承人标准,当入列传承人之阵。

  婺源的制砚名家师徒相传,涌现出了一大批歙砚制作匠师。从深山到书案,一块砚石出世,就像顽皮的孩子投师,有谁知道效果?婺源的王涧石、胡中泰、江亮根、汪鸿欣、吴亮生、吴玉民、游支越等等就是一个个名师,能将顽石化作神奇。这批歙砚制作匠师,已有多人成为各级“非遗”传承人。

  多年来,婺源涌现出一大批制砚名家,砚雕工艺得到创新、发展与传承。2006年,婺源歙砚雕刻技艺,被载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多人被评定为省级“非遗”传承人。他们制作的砚台,或荣获国家级大奖,或被国家馆藏、或选为国礼赠予友邦。

                                                                 (编辑 马翠华)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