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稿选登 >> 内容

中国戏曲,你将走向何处?

  核心提示:中国戏曲,你将走向何处?...
马中华

  中国戏曲,你将走向何处?

  中国戏曲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发端于先秦两汉,酝酿于隋唐,形成于宋,繁荣兴盛于元,发展演变于明清。今天,中国戏曲发展为以国剧—一京剧为代表,由众多地方戏曲组成的戏曲大家庭,仍然丰富着人们文化生活,为大家带来无数欢乐。

  在我的家乡,也有独具特色的地方戏曲。方言称之为民勤小曲戏,最初称镇番小曲,因明清时民勤县名“镇番"故名。当地又称之为小戏,相对秦腔大戏而言,是流行民勤城乡的曲牌体地方小剧种。据载,自清中叶起,民勤小曲即流传至内蒙古临河、磴口、阿拉善左、右旗及新疆等地。民勤小曲源于当地和从内蒙流传而来的民歌“西调”、二人台,后又与江、浙、山、陕移民的俚曲小调相融合,在清之前期即已形成。据《镇番遗事历鉴》载,清道光十一年? (1831),“二分沟胡兆庠是年创戏社,领五徒游艺湖坝”。清同 治间,民勤小曲进入兴盛时期,职业性小曲戏班“容尤堂”,曾“游艺于口外(今新疆一带),凡历三年乃归。”台湾省十五年(1926),民勤东湖艺人刘发杰组建泰和班,将民勤小曲正式搬上舞台演出。建国后,民勤小曲在音乐,表演、唱腔等方面经 过挖掘,整理,改进,提高,曾多次赴省,地、县会演。(参考自《民勤县志》)

  民勤小曲曲调丰富,优美动听.道白多用民勤方言,恢谐通俗,亲切感人.表演带有地蹦子社火特色,深得家乡人民喜爱。但就我个人的观察及平时和周围人的交流发现,地方戏曲的“戏迷”几乎是清一色的老年人,或者说是中老年人,顶多在演出现场周围蹦跶几个跟着爷爷奶奶来的小孩子。我们青年人也几乎没有谁喜欢或愿意去听去看,在我们的脑海里眼睛里充斥的是流行、摇滚、好莱坞。我们仅仅也是偶尔看看戏曲,从某中程度上说就是有点好奇而已,好奇是因为见过。比如对京剧的独特的脸谱、华丽的服装,川剧的神奇的变脸等等。然而并不等于我们就真正懂戏,真正会欣赏戏,我们自有接收能力开始,在我的印象中,只记得是港台的功夫片,日本的卡通,美国的大片,还有学校门房老爷爷经常听的秦腔。(但是我们对秦腔声嘶力竭的唱法很是排斥)对我印象深刻的没有戏曲。 

  这不禁让我有种担忧,地方戏曲对于地方人的吸引力在不断减退,也就是对我们年轻人的吸引力在不断减退,那么我们的国粹——京剧——它的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记得高中做过一道论述题,画着一幅画,舞台上在表演京剧,下面坐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老人听的津津有味,而那孩子却早睡着了。我们不能不担忧戏曲的未来。 

  在戏曲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萌芽,发展,成熟,辉煌,衰落甚至灾难。现在,人们都明白,戏曲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活动,她是中国文学史、艺术史、社会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术研究中的重大命题。但是戏曲获得这种地位是20世纪才发生的,这种艰难的变化过程,折射出时代观念的变迁和民族文化曲折发展的历程。  

  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说《洛杉矶时报》发表文章:中国京剧前途渺茫。报道说已故京剧大师裘盛戎的孙子裘继戎对京剧的前途很不乐观。又报道梅兰芳大剧院院长吴江表示,他担心将来有一天,京剧会从中国文化中消失。这个报道有点盛世危言的意思,我觉得对于人们认识京剧的真实现状和思考它的前途命运有好处。

  中国戏曲确实真正到了新的危险时刻,这个危险时刻是在随处“西皮”、到处“二黄”的戏曲貌似繁荣中,不易被发现的。为什么要说它到了新的危险时刻?因为它数量不够,方方面面的量不够。

  比如,它的演出剧目数量严重不够。有没有人做过统计,央视戏曲频道一年到头演出的完整剧目乃至折子、选场、唱段共涉及多少个剧目?根据我这个还算是喜爱戏曲的人的大致观看感觉,演来演去,似乎就二三十个戏。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是只有这么点儿?演来演去就只有那么几出戏?晚会上唱来唱去就是那几个段子?戏曲的剧目曾经很多,到如今萎缩到可以数得出来的程度,这不是戏曲繁荣的标志,恰恰是戏曲消亡的信号。没有一定的剧目数量,如何能支撑得起一个艺术形式?记得每年春晚都有一个环节是戏曲,但我看了好几年的春晚,总感觉每年演的都是原来的经典剧目,没有翻新,要么就拉几个小不点在那儿学唱几句,就算完了。而演员好像也就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

  比如,即便是当今中国戏曲最有名、最优秀的演员,能演的剧目有多少?能有机会演出的有多少?过去的演员一个人能演数百出戏是不稀奇的,现在当红的那些国家一级演员,能演多少出戏?会演多少出戏?他们自己看过多少出戏?他们知道戏曲史上曾经有多少好戏?他们完全不能和过去的角儿相比。梅来芳这样的大师走了,而今且不说有人能对戏剧的发展做出贡献,就连能不能继承都让人怀疑。中国的戏曲可不是现在的所谓偶像剧,它要的是真功夫,没有刻苦的训练是不可能演出好戏的。

   电视传播对戏曲的杀伤十分严重。电视对传播戏曲有不可估量的贡献和功德,但电视也因为它的传播同样有不可估量的危害。因为传播的便利和权威性,电视的主导作用被强化了,电视所传播的戏曲剧目、剧种和演员,也得到了强化,而这个则取决于电视编导们的水准和眼界,他们的眼界和水准被所传播的内容强化了,因此它严重地切割了原本物种丰富的民间戏曲生态,使得公众对中国戏曲的认识机会被大大削弱了。在没有电视传播的时代,地方戏曲虽然窘迫艰难地生存在区域小环境、小生态里,但它同时维持着戏曲生态物种的丰富性,而被纳入电视传播以后,电视的取舍犹如一个大坝的水闸切断了水流,使得更多的生物失去了其生态循环的条件。电视让人们以为中国戏曲就是电视上那些东西、中国就只有那几个演员、好的演唱就是那几个人的玩意儿。(摘自《认识京剧的真实现状 中国戏曲到了新的危险时刻》)

  面对戏曲的现状,我们应该怎么做?这是每个国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戏曲能否继续发展辉煌,不是简单的几个戏曲进校园就能解决的,须从整个教育体制改革着手,从宣传着手,让戏曲进入人们的周围,尤其是青年一代的生活,让人们了解戏曲进而去喜欢戏曲。相信有一天,戏曲——这笔文化宝藏会重现它的辉煌!(作者:兰州大学   编辑 广聚)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