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内容

吕素庆:沉重的翅膀

  核心提示: 文/吕素庆 北方的雪,厚重而庄严,覆盖峰峦沟壑,江河湖泊。但每一片雪花却如鹅毛般的婀娜多姿,飘逸撩拨,委婉中透着凛冽,仿佛远古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心中积郁万丈古井般的哀怨,剜你一眼,令你浑身不寒而...

文/吕素庆

      北方的雪,厚重而庄严,覆盖峰峦沟壑,江河湖泊。但每一片雪花却如鹅毛般的婀娜多姿,飘逸撩拨,委婉中透着凛冽,仿佛远古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心中积郁万丈古井般的哀怨,剜你一眼,令你浑身不寒而栗;亦如唐街宋城里走出的纨绔子弟,相约岁寒,附庸风雅,却又风月难扯,离合不骚;更像现如今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鹤发童颜,一身袭白打着娴熟精湛的太极拳,如入无人之境,天人合一,物我两忘,一招一式,都在用十足内力驱逐着世道的艰辛。
      一九七三年的寒冬,一列火車汽笛长鸣驶进山城小站,下車的旅客都是浑身上下包裹严实,急匆匆,心切切,一路小跑地出站,奔向各自的家,奔向那有灯光温暖的地方,天太冷了,眼帘冻结成霜,嘴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春和另两名知青,点头示意后,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打开那扇家门,热气扑面而来,春来不及放下背包,便一头扎进妈妈的怀里,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家,一走就是一年,她想妈妈,日里夜里梦里,不知哭过多少回。知青点春节放七天假,再有三天就过年了,春的父母都在铁路工作,得知大女儿回来,兴奋的一夜没睡着,今早拿出所有肉票,割回新鲜猪肉,包了春最爱吃的猪肉,芹菜,白菜馅饺子。妈妈抚摸春又黑又瘦又粗糙的脸,心疼地落泪,手上的面粉 抺了春一脸。爸爸站在一旁,不无辛酸地说: “孩子,你受苦了。” 。弟妹四个蜂拥了上来,喊着大姐,大姐。最小的小妹还不会说话,也随着哥姐一起喊着谁也听不懂的鸟语,逗得全家哈哈大笑,春脱下棉大衣,从背包里掏出大枣,花生,弟妹们高兴地吃了起来。春洗了手也要包饺子,被妈妈推进屋里,春抱起小妹站在妈妈对面,讲起知青点,村子里的逸闻趣事。饺子快包好了,春放下小妹,烧水煮饺子,和蒜酱,春拿酱油瓶时手一滑,瓶子掉地上摔碎了,酱油一滴没剩,春去不远处的副食商店打回了酱油,急速地往家走着,忽然,她听到了啜泣声,似乎很熟悉,寻声而去,就在市革委会的门口,和她一起回城的两名知青在哭眼抹泪。春十分惊愕,看了一眼革委会紧闭的大门,问到: “这大冷的天,你俩站这儿干啥?”那两位姐妹见了春,像见了救星,分别控诉着自己遭遇,华说: “我爸妈成了走资派,发配边疆农场改造,家里的房子分给了革委会主任的儿子,我已无家可归。英说: “我后妈把我的铁床卖了,原地放上她的梳妆台,家里没有我立足之地”。春二话没说,挽着她们俩就回了自己家。
      妈妈不见了春,正在焦急中,须臾,却见春领回来俩姐妹,冻的浑身打颤,脸色青紫。听了春的叙述,妈妈便母爱泛滥,握住了两双冻僵的手,拽着她俩进里屋,拨旺了炭火,“咱们马上就吃热饺子,身子就暖和了”。因为多出两张嘴,爸,妈,春吃了个半饱,收拾完碗筷儿,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春环视着家中仅有的小火炕,和一张双人床,再多住俩人确实很难。春跟妈耳语,“妈,我带华和英去老屋吧!”妈说: “那可不行,老屋半年没住人了,一定很潮,你们去我不放心,我和你爸去吧!生完炉子晚些睡,你跟俩姐妹在家好好睡一觉。”春知道妈妈性格执拗,谁也犟不过她,看见父母卷入风雪寒夜中,春眼中噙满了泪水,从小到大,父母对子女的百般呵护,以前她没觉得怎么幸福,自从离开家后,她深刻的感受到,天下唯有父母的爱是最博大无私而不计回报的。
      翌日早,春做好了饭菜,去喊爸妈回来吃饭,来到老屋,打开房门,很浓的煤烟味儿冲鼻而来,她跑进屋里喊爸妈,没有应声,伸手去拽爸妈,却见父母身体有些发硬,她打开门窗,喊来邻居,把父母送到了医院,医生查看了瞳孔,摸了脉搏,无奈地摇了摇头。春瘫软在地上,四个弟妹扑到爸妈僵硬的尸体上,哭的天昏地暗,众人无不嗟叹,一片唏嘘。挚爱他们的双亲,依然慈祥的面容,却再也听不到儿女们的呼喊。春的整个世界坍塌了,她跪在太平间门外的雪地上,脸埋进厚厚的积雪里,双手揪着自己头发,那两位知青也跪在雪地上,懊悔地捶打自己。大弟冒火的眼睛逼视春,忽然一跃而起,向春扑来,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春的身上,大妹二妹也冲过来,把春推来搡去,“是你害死的爸妈,你还我们爸妈。”此刻的春,多想躺在父亲身边,永远的安然的睡去,该是多么幸福啊!但这些对她又是多么臆想奢望,那无数双手在撕扯着她本已零碎的身体,那无数把刀在割着她汩汨流血的心。
      单位领导组织安葬了春的父母。社区,知青办,春父母所在单位三方领导经过协商达成一致,春知青返城,接父亲的班,在铁路后勤工作,照顾弟妹,小妹太小暂时不能入托,上班可以带到单位;社区特批贫困低保,两年期限内每月五十元;铁路单位给予一次性困难补助五百元。大弟,大妹吵着要辍学,春反对无效,春垦求领导出面说服,弟妹们才同意继续上学。
      三天过去了,春做的饭菜弟妹们齐心不吃,只有小妹睁着满含泪水的大眼睛,小手捧着奶瓶吱吱地吸着。弟妹敌视目光如刀似剑,春并没有觉察,她好像是被操纵的影人,机械而麻木,做饭,凉了热,再凉,再热,她面如死灰,唇皮干裂,直到第四天晚,她热好了饭,便昏倒在灶台下,弟妹们都跑过来,“大姐,大姐,我们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们都听你的,你快起来呀!别吓唬我们,我们都没有爸妈了,呜呜……”齐声大哭,大妹掐春的人中,二妹往嘴唇上滴水,春终于缓醒过来,兄弟姐妹五个抱头痛哭,围在一起拌着泪吃着父母离世后第一餐饭。深夜,小妹哭闹不止,春摸小妹额头烫的厉害,便和大弟抱着小妹去医院,及时地打了退烧针。
      工友们都很热心,对小妹都十分疼爱,在班上,谁轮休时间就搭把手照看小妹。并已成习惯,谁饭盒有营养的好吃的都夹给八妹,春实在不好意思,故意把吃饭时间和大家错开。春下班后背着小妹,再去幼儿园接回二妹;大弟和大妹放学一起回来;春路过副食商店买些低价莱,和店员不要的菜帮子,回到家粗粮细做。晚饭后,弟妹们学习,春收拾完碗筷,便开始洗衣服,缝书包,补袜子,天天忙到深夜,有时衣服也不脱便一头栽在床上睡着了。
      人都说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可春的艰难岁月真是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举步维艰,如果说她身担干斤重担,那么她的心却承压着万重冰山。路是那么坎坷漫长,陡峭崎岖,布满荆棘,潜伏着豺狼虎豹。又是寒冷的冬季,又是漫天大雪,春背着小妹,手拉着二妹在冰雪中趔趄前行,天地之间,所有的飘飞的雪,欲飞的雪,静止的雪,团结成冰的雪都似把把魔剑张牙舞爪地刺向她,她看到了父母双双躺在雪地上,她看到父母慈爱地向她们走来,一遍遍地呼唤着他们的乳名,春的心快跳出来,她飞跑着向爸妈奔去,哧溜,她感到天旋地转,情急之中,她左手护住后背小妹,右手挽住二妹,她自己撞在路边的铁栅栏上,又重重摔倒在冰雪上,她挣扎着起来,仔细查看二妹,小妹,还好没有受伤。她回到家里忙着做饭,给二妹,小妹洗漱,缝补衣服,待一切完毕,她脱衣服时,却发现肩胛,胸部都红肿的厉害,她草草地换了衬衣,便沉沉地睡去了。第二天她没去医院,也没同任何人提及此事,从此她的背驼了,多年以后一次体检拍片子,医生说她的肩胛骨有三寸长的裂痕,因治疗不及时,留下终身后遗症。她就是被命运鞭挞的陀螺,是快要迸裂的齿轮儿,那裂开的伤口再也没有结痂,时常听见身体骨骼的断裂声,却再也没有疼的感觉,她失衡的翅膀已失去了停飞的控制力。
      小妹终于可以入托了,春可以独自上班了,为了报答领导多年的体恤包容,工友们对她常年的关心照顾,她拼命努力的工作,脏活累活苦活抢着干,稍有闲暇,帮工友们洗工作服,打开水,刷饭盒,她的勤劳,朴实,热情积极受到领导和同事们一致好评。她才二十二岁,却过早的枯萎凋零,干涩的眼睛,枯草似的头发,灰暗的脸色,严重的缺乏营养的病态,她的饭盒里总是玉米饼大??子咸菜,吃饭时间她借故在忙,趁人午休,囫囵吞枣食之无味。
      一九七八 年,高考恢复的第二年,大弟考上了冶金学校;次年大妹考上了卫校。弟妹都很懂事,寒暑假回家帮她照顾俩小妹。春向单位领导提出申请,要求去行车一线客运工作,一是一线缺员严重,二是一线工资高可以多补贴家用,领导考虑到她的家庭状况,研究决定春走短途日勤车,春再次感动的眼含热泪,她暗下决心,一定加倍努力工作,回报社会。
      那一年,春已经三十出头,经单位同事介绍,她认识了林,比她大两岁,老家在偏远山区,还乡青年从农村抽工到市水泵厂工作,看起来人也挺本分老实,没嫌春弟妹多,沒嫌春老相,也常到家里帮和煤,扒炉灰,买粮,扛秋菜,承担起家里的水,电等日常的维修,相处不到半年,因男方家长再三催促,就领证准备结婚,婚礼没有大操大办,只是两家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举行简单的仪式。大妹给春买了件粉红色的确良上衣,硬是逼春穿上,春这些年穿惯了蓝灰色工作服,觉得很不适应。 虽然不是很浪漫缱绻的爱情,但两个人相依相扶,有商有量,一起买菜做饭,做家务。春渐渐的脸上有了许些光泽,人也略微白胖了些,爱人给她买雪花膏,香粉,春跟姐妹们学的,炒鸡蛋时把蛋壳上残留的蛋清抺脸上美容。春节时和爱人回趟老家,把独居乡下婆婆接到家里同住。
      列車是个动态大家庭,避免不了一些不确定性因素,诸如: 旅客突发心梗,癫痫,高血压,高烧,拉肚子,间歇性精神病,甚至有一次一旅客登车梯用力造成下巴脱??;也常有没钱买票混上车的,或上车后才发现钱包车票被盗的;也有掉纽扣的,裤子开裆的,背包带断的,甚至有年轻女人坐下后发生状况没法再站起,真可谓人上一百,市井百态,春自掏腰包筹备旅行服务百宝箱,急旅客所急,寻医问药,积极协助医生救治,给贫困无票人员买票,买盒饭,给需换乘回家的旅客补足路费。春休息日单位行车岗位只要缺人,她就义务献工;不去走車情况下,她就去敬老院,孤儿院做义工,带去一些生活的日用品,营养品,水果等,常年照顾邻居独居张大爷的衣食住行,她不让自己停下来,仿佛身体有使不完的劲。由于她工作业绩十分突出,连续十年被评为段,分局,路局先进生产工作者;市三八红旗手;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阴霾已散,万道霞光映红天际,也照耀着春僵硬了多年的面颊,似乎能听见她心底的冰川在融化,破封,断裂,撞击,滚动。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她……,那么,假如一切从头再来,过程不会改变,结局一定会变。每至清明节,每至她困苦无助,思念成疾,懊悔不已之时,泪水将她汹涌到父母坟前,也正是这泛滥泪水,这悲天恸地的嚎啕大哭,冲毁了泪的闸门,同时也释放了她心里的巨大压力,她不停地旋转,是拼搏,是进取,同时也是在同命运抗争,给自己沉重的枷衣漂洗甩干。
      林的水泵厂破产了,全体解散。厂里的工友们拿着一万元买断款纷纷下广州倒卖服装,几个月下来腰包渐鼓。林对春说: “我也想去”春说“你从没做过买卖,广州又那么远,能行吗?”“我就是要去,挣大钱,让你也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其实,能像现在这样平平稳稳的生活,我已经很知足了,弟妹都大了,我的工资也涨了。”“我一定要去!”“那你独自在外,一定照顾好自己。”
      城区改造,棚户拆迁,春的一家子也搬上了新楼,她既要伺候婆婆,又要照顾妹妹,好在同住一小区,往返很近。这已是第十几次了,单位做为对先进工作者奖励,组织到兴城疗养院疗养,每次她都婉言谢绝,这次在领导,同事,家人极力劝说下,她勉强同意前往。她走的第一天,家中就发生了状况,二妹小妹都以为对方带了钥匙,结果谁也没带,大弟妹都在外市工作,小妹说快给大姐单位打电话,让大姐早些回来,被二妹制止了,大姐好不容易才出去散散心,二妹找来了开锁师傳,总算解决了问题。春走的第四天,小妹放学回家,心中很失落,这些年弟妹们过生日,大姐都给煮鸡蛋,包饺子,蛋糕,还有意想不到的小礼物。哥姐们对她这位最小的小妹更是疼爱有加,众星捧月。今天,她的生日却被所有人都给忘记,看着父母,大姐的相片儿,不由得难过起来,二姐正在炒土豆丝,喊她准备吃饭。这时门开了,大姐回来了,大姐为了给她过生日,提前三天回来了,买了海鲜,生日蛋糕,蜡烛,还有一套被同学们传神了而她又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高考复习资料,她高兴地搂着大姐的脖子跳起来。
      自从林走以后,毎隔两个月都能回家一趟,给春买时尚服装,化妆品,他对春说“这三年下来,我是挣了一些钱,都在这折子里,有二十多万,我这次回去后,就去服装批发市场租库房、租最大位置最好的店面搞批发,要干就干大的,你就等着享福吧!”春依偎在林的怀里,想着他们美好的未来,想到弟妹们都很要强,工作和学习都很出色,大弟和大妹都已买房结婚生子;二妹考上了研究生;小妹的高考成绩很理想,填报的第一志愿是武汉大学。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那一夜,她感到林浓浓的爱意,春也特别温柔。
      春感到最近身体的异常,去医院检查,她怀孕了,她打电话把喜讯告诉了林,林第二天就飞回来,给她买了金戒子,还有一大堆营养品。林激动地抱着春:“老婆,你太牛了,等我办起这服装批发,将来我还要搞品牌制衣厂,给咱儿子的底垫的厚厚的,再也不让他吃咱小时的苦,咱儿子就叫强,好吗?”
      清晨起来,窗外的喜鹊叽叽喳喳叫着,阳光格外明媚。小妹终于盼来了武汉大学的入取通知书。弟弟,妹妹全回来了,在酒店摆了五桌,把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邀请来了,拒不收礼,一是庆祝小妹金榜题名,最主要的是为感谢这些好心人在最困难时都伸出援助之手。高考喜宴之后,春又带着婆婆和小妹去大连旅游,圆了她们多年的大海梦。
      蔷是春的女儿,谐音强,也是林给取的名,已经四岁半了,非常聪明可爱。林的服装厂搞的风声水起,成了改革开放第一批先富起来的幸运儿,但他却很少往家里寄钱,总是说要积累资金扩大再生产,春的工资支付着全家老小的生活费,婆婆还算随和,一切安好! 
      临近过年,春给林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家?火车票买了吗?”“春,今年春节我怕是回不去了,这边服装订单快到期,工人们家远的都没回家,近的只放两天假,等到货款两清,我马上就回家,咱全家去旅游,春,你辛苦了,老妈和蔷都好吧!弟妹们都好吧!”“那你一人在外边过年好可怜呐!年夜饭在哪吃啊?妈和孩子,还有弟妹们都很好!放心吧!”“没事,厂里食堂有准备,不用挂念!”蔷跑过来要跟爸爸说话,那头电话却撂了。婆婆说:“你给我拨号,我让他过年务必回家,盼了一年到头,影儿不见,也没往家捎过一个子,再说钱挣到多少是个够。”春没给婆婆拨电话,“妈,人家工人都没放假,他怎好回家,到期交不上货是要罚很多违约金的,是会失去信誉的。”婆婆说“那你过了年就带孩子去,替我看看他生活的到底怎样。”“妈,我倒是有几天年休假,可您一人在家我也不放心。”“我没事,我最爱吃你包的牛肉馅大包子,临走前给我蒸一锅,我自己再熬点儿粥。”
      火车开了一路,春和蔷一路上不断减衣,棉衣,毛衣,单衣。按着林给的门牌号,春吃了闭门羹,春给林打电话“林,你在哪儿?我和蔷来看你了。”“不说好等我回去吗?”“妈总催促,我想也是,我来了,你就不用急着回家了,可以安心工作,再说蔷也懂事了,天天吵着要爸爸抱。”“添乱,那好吧!我马上到。”一会儿,林开车到了,刚打开车门,蔷就跑过去,扑到爸爸怀里,林的胡茬扎着蔷咯咯地笑着,林挽着春进屋,室内有些简陋,春不免心疼起爱人来。
      第二天早饭后,林开车载着娘俩去游乐园,玩够了,去吃海鲜,又去观看了服装厂,规模好大,好气派。春在心底由衷敬佩林,真是太能干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晃春在广州也有五天了,已买好了明早的返程车票。晚饭后去超市买些火车上备用的食品,幸福的一家三口手拉手地走着。“爸爸,爸爸”突然,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儿向林跑来,抱住了林的大腿,随后走过来一年轻艳丽的女人,似乎有些慌乱,拉起男孩就走,可那小男孩儿死拽着林不肯离去。蔷在使劲掰开那小男孩儿的手,“你不要拽我的爸爸呀。”春呆若木鸡,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或是大脑被震荡性休克,亦或感官上刻意回避此事。林由最初的惊慌失措已镇定下来,他不无责怪地瞪了那女人一眼,抱起两个孩子二话没说回家了,他吩咐那女人照顾好俩孩子,他跑出去找到仍站在原地被五雷轰顶的春,林想去抱住春,却被春扇了一耳光,“春,偶尔的一次,她却怀孕了,我让她打胎,她一拖再拖,她认识的那医生说怀的是男孩,已五个多月了,做引产很危险,她有心脏病,再说我也太想有个儿子,我跟她说好了,等孩子稍大一些她就离开。”春的脸恢复了多年的钢板型,眼睛都不眨一下,没有一丝表情。
      春的态度坚决, 春和林很快就离婚了。林要把老妈接到广州,婆婆知道原因后,拍着大腿哭起来,“你这个白眼儿狼,忘恩负义的陈世美,丟下春这么好的媳妇儿,犯了八辈子也赎不清的大罪,等着有你后悔的那天,妖精,妖精。”婆婆表态要同春和蔷在一起。生活再一次折断了春的翅膀,但春仍顽强地飞着,百折不挠,面对着老人和孩子那期待的眼神,她又怎敢停下来。春暗自发誓再也不谈婚论嫁,她对男人已完全失去了信任。
      那一场场的冰雪,是否会给大地留下了年轮?会的,如果你切开了大地的横断面,一定同春心的层面儿一样,包容,丰富,内涵,博爱,付出,正直,无私,刚强。命运之神给了春漆黑寒冷的夜,也不乏悲悯之心,放飞一个个小萤火虫,但春心灵阳光总是把夜晚照亮: 婆婆在春的精心伺候下安度晚年,得以八十五岁的高寿,她似乎忘记了这个世界还有她亲生的儿子,临终时她摘下戴了一辈子的银镯子交到春的手上。不无愧疚地说。“我们林家人对不起你呀!我到那边一定会保佑你,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心的人;”二00四年的五月份春退休了,并沒有拿着退休金坐享清福,而是组织老姐妺们在社区办了老年食堂,做的饭菜,营养多样,烂糊可口,丰富了老年人一日三餐,也避免了很多家庭因吃饭时老中青口味不一造成的矛盾;蔷很刻苦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她最理想的北京大学中文系。
      一天傍晚,春从食堂回家,却见家门口一拄拐的老年人,邋里邋遢,满脸胡须,苍白憔悴,头发因长时间没修剪清洗,干粘在一起,一绺绺的遮掩了半张脸,他的一甩头,春立马从眼神中认出了这个人是林,春万分惊愕,只听林口齿含糊不清地说:“春啊!我是林,是林呀!对 对不起!对不起!当年是我对不起你。那个 妖精骗了我,跟别人怀的野种,嫁祸于我,她同别人和伙就是要搞垮我再吞并我的服装厂,等我一切明白过来太晚了,厂子没了,别墅,车子都被她拐走了,我急火攻心得了脑出血,也差点死了,邻居送我去医院,垫了一部分医药费,我清醒过来后委托邻居卖了唯一留下的,就是你去住过的那间小屋,付清了医药费。我托欠工人工资五十多万元,他们天天去医院闹,我半夜偷溜出来的。春呀!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妈!更对不起蔷儿,我罪该万死呀!我举目无亲,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救我呀!你是天下最好的女人,最善良的女人,春!”春没有说话,伫立很久,想到他毕竟是蔷的父亲,还有那些等着工钱养家糊口的打工者,她打开了房开,请他进去。“你是蔷的父亲,仅此而已。”
      又一次家庭成员大暴动,弟妹们纷纷从四面八方回来,坚决要撵走林,坚决要回春替林还债的十万元,更别想再替他还那四十万。从来,在弟妹面前唯诺的春,这一次却强硬起来。又一个十年,春和蔷还清了林的欠款,林的病也基本康复。




作者简介

    吕素庆,有近百首有作品在省,市级报刊杂志发表。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中外文化传媒》《诗词文艺》长期签约作家,诗人,曾担任过多家网刊编委,近三百篇作品发表《中外文学传媒》《诗人与诗》《诗词文艺》《一线周刊》《一线诗人样本》《中诗报》精华版《中诗刊社》《国际作家国际诗人》《世纪文学传媒》《燕京文化传媒》《中国诗人》《中国好诗》《雪魂诗刊》《冰洁诗刊》《中国风》诗刊《深圳头条》《华人头条》《红高梁文学》《大唐》《西南当代作家杂志》《明月归谁家》等媒体发表。作品入选《黄金诗词》《红高粱文学》《中国近代百年诗歌精品》《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实力诗人诗选2018》《中国好诗》杂志2018青春诗王特刊《中国好诗》第七刊等文集,《中国风》大型诗刊,《中国旅游诗歌》月刊,获《中国好诗》杂志中国十佳女诗人,获”策兰杯”中国情诗王后奖,荣获《中国诗人》微刊2017至2018年度诗人奖提名奖,《红高粱文学》银奖,中国诗歌会《第一期中国明星诗人》,《诗人的模特》获第七期中国作家新创作论坛创新奖,获改革开放40周年时代典范荣誉称号;《不信你真的走了》获城市头条黄金诗歌奖、第五届最佳文艺朗诵奖、第二十二届大拇指朗诵诗人奖。


                                                                                                                                                           (编辑 马金星)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上一篇:王义东:感 恩
  • 下一篇:没有了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