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内容

杨海蒂散文:现实主义道路依然广阔 (原创)

  核心提示: 杨海蒂 陕北自古就是一片英杰辈出的土地,到了延安时期,更是成为一片理想主义的天空。“天之高焉,地之古焉,惟陕之北。”今天,我们纪念柳青诞辰100周年,又一次震撼于陕北的天高地厚,又一次感受到延安...


杨海蒂

 

    陕北自古就是一片英杰辈出的土地,到了延安时期,更是成为一片理想主义的天空。“天之高焉,地之古焉,惟陕之北。”今天,我们纪念柳青诞辰100周年,又一次震撼于陕北的天高地厚,又一次感受到延安精神的光辉灿烂,又一次沉浸于文学名著的美好享受。

    遥思1955年,秦兆阳调任《人民文学》副主编后,根据上级指示,针对《人民文学》存在的问题,拟定了《〈人民文学〉改进方案》,《人民文学》开始刊登工人群众的诗歌,都是紧贴生活、关心现实的作品。之后,秦兆阳写下《现实主义——广阔的道路》,发表于《人民文学》,文中写道:现实主义的天地很大,生活有多么广阔,它的领域就有多么广阔;这样大的天地和广阔的领域,最有利于发挥艺术家的才能和风格,所以,现实主义才是文学创作的广阔道路。

    仿佛是为了印证秦兆阳的理论,秦文发表3年后,柳青完成了长篇巨著《创业史》,连载于被誉为“小《人民文学》”的《延河》杂志上,作品甫一问世,就震动文坛,获得一片喝彩声。

    作为“三红一创”之一的《创业史》,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和突出的地位。柳青以其思想深度、艺术功力、独特风格,成为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

为了写好《创业史》,柳青十几年与农民同生活同劳动,对他们了如指掌,因而,《创业史》能够成功塑造出一批人物形象,特别是梁生宝、梁三老汉这两个艺术典型,已进入中国现代文学“最富有特色的典型形象”行列中。

    书写真实固然是现实主义写作最重要的特征,但它决不只是一种简单的创作方法,它更是一种思想观念,也是一种价值立场。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意味着作者有肝有胆、作品有血有肉,意味着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柳青关注现实、心怀苍生,以“田野实践”和文学作品探讨农村问题、探究农民内心、探索农业道路,所以,除了文学价值,《创业史》还有着极强的政治价值和极大的社会意义。

    自柳青写出《创业史》后,陕西文坛就形成了深入生活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最为人所知的是:路遥像柳青一样,圣徒般对待文学,苦行僧般写作,坚定不移地走现实主义写作道路;陈忠实虔诚地学习柳青的文学经验,还曾被称为“小柳青”;贾平凹一直坚持书写传统乡村、讲述中国故事……他们的作品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放射出思想和艺术的光芒。陕西文学,一脉相承,薪火相传。

    而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本来就代表了中国当代文学的高成就,代表了现实主义写作的高水准。陕西作家能够在中国当代文坛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能够为当代文学提供如此丰厚的资源,正是因为继承了柳青的精神遗产,学习了柳青的文学经验,沿袭了柳青的现实主义写作道路,延续了柳青的文化基因。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柳青和《创业史》具有引领价值和旗帜意义,影响力是不可估量的。

    纵观中外文学史,但凡时代巨著、文学经典,大都是反映重大现实主题的作品。纵观中外文学史,作家与故土的关系隐秘而神奇:美国作家福克纳只写自己家乡那“邮票大的地方”,却把它推向了世界;鲁迅笔下的绍兴、沈从文笔下的边城、老舍笔下的北平、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汪曾祺笔下的高邮、柳青笔下的渭南、路遥笔下的陕北、陈忠实笔下的关中、贾平凹笔下的陕南……都彰显出异常鲜明的地方风情,反过来,它们又成就了作者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正如托尔斯泰所说:写了你的乡村,你就写了世界。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即便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文学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和价值。人民需要文学。几千年来,老百姓对华夏文明、历史文化、社会生活的认知,大多是通过阅读文学作品完成的。现如今,中国已跻身于世界大国之林,但“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的文艺,也最能代表国家形象, “一个正在走向伟大复兴、日益被世界瞩目的民族,她的风骨、精神与文化,特别需要文学的充沛滋养”,文学创作任重道远。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文艺要为人民大众服务。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说,“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文学更需要人民。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有现实,艺术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而一部文学作品,如果得不到广大读者的认可、喜爱,它也就成了没有价值的文字垃圾。

    现在,文学有些式微,还有些边缘,固然与这样那样的原因有关,但很多作者不关注社会生活、不记录时代风云,导致作品思想性艺术性匮乏,也是不争的事实。

    “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亿万人民、为伟大祖国鼓与呼。”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的鼓励和期待。是的,“非有大情怀,即无大艺术”,文学经典必定是深深扎根于时代和土地的杰作,伟大作家必然是关心人民疾苦忧患的赤子。只要我们执著于文学理想,沉静于文学世界,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一颗真诚深切的心灵,坚守于现实主义的麦田里,我们终能收获到颗粒饱满的文学麦穗,就有可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文学作品。

现实主义道路依然广阔。

 


杨海蒂,著有文学和影视作品多部,作品入选百余种选本、选刊、年鉴、排行榜、教材教辅;获丰子恺中外散文奖、孙犁文学奖等多种文学和新闻奖项;作品被译介国外;系《人民文学》副编审,兼任文汇出版社“金散文”文丛主编。

 


                                                                                               (编辑 侯方杰)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市场战略工作委员会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8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