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新秀 >> 内容

山中私塾

  核心提示: 四川眉山彭山县第一中学八班 时可 二十年前,湘西以南的禛江镇上一间老宅被人收买。买客是一位四十上下的男人,头发油亮,两鬓梳得干净利落,戴个旧时圆框眼镜,上衣深蓝中山装,下身棉麻裤,身板挺直,一身正...
四川眉山彭山县第一中学八班 时可


二十年前,湘西以南的禛江镇上一间老宅被人收买。买客是一位四十上下的男人,头发油亮,两鬓梳得干净利落,戴个旧时圆框眼镜,上衣深蓝中山装,下身棉麻裤,身板挺直,一身正气。镇子上有条溪流,大约二十丈深,河床以白石为底,在溪边不远处便有个码头。每天天还未舒展成铮亮时,码头上遍挤满了人,拴在马脖上得银铃声与人的嘈杂声充杂在各种牲畜和谷物间,渡船顺着溪流上上下下。溪流顺山而岨,弯如弓背,山又弯如弓弦,在弓背与弓弦之间,便是那间屋子。


这屋子是个四合院,房屋原来的主人在抗日战争时某天夜里悄悄出离,而后几十年镇上的人也未闻他们的音讯,于是这屋子也就在此空了几十年。屋后是一山茶峒,檐角尽被绿藤错杂盘绕,窗户上也被灰尘覆得不透光影,屋内摆放如旧,院子也尚冷清,悄怆幽邃,空空荡荡。

那男人姓沈,名拓,赣州人,是个教书先生。他来的一个月后,让这古朴的屋子完全变了样。堂屋摆放着大约二十方檀木做的方桌与红乔制的木椅,靠墙的地方有个讲桌,壁上的粉漆被蹭了些许下来,左右各挂着一副字画:闰逸庭松露湿衣,偶题岩石云生华。门楣上裱了四个大字:禛水私塾。院子里移栽了几株茶山菊和翠竹,与后山的茶峒熠熠相映。

天才朦胧,镇上的人便稀稀落落的摞着担子从官路穿过到码头上去。妇女们盘坐在溪边,身旁放着着棒槌与皂角,双手浸入冰澈的水中涤洗衣物。她们都不约而同的谈论到那个新来的男人。“哎,你听说没有,那个个把月前来我们的那个人,在茶峒边上建了个私塾。”“可不是么,听说还不收钱嘞。这下嘛家那人也就没啥可在我们面前吹嘘自己儿子念过书哩。‘’

禛江祖辈大多曾是清朝有名的工匠,后来被小人诬陷在修筑园林时贪赃,到底被乾隆罢了职务。于是便带着乡人远迁湘江一带,祖辈们依山凭水筑城,临水一面留出空地设码头,湾泊小小蓬船。乡人远离世俗,大多都不曾认得几个字,在这之前镇上没有教书先生,稍富贵的人家会送孩子去湘水下边的月城念书。娃子自打生下来就喑在这潺潺溪涧之中,跟着爹在水路之中上上下下贩卖杮子与江盐制品,丫头随着娘做些针线活或捣捣杏花搓桑麻。

没隔几日,那宅子便坐满了人。第一天他向孩子们讲了自己的故居与经历,告诉他们叫他沈拓便好。后来几天,孩子们陆陆续续的拿到课本——一本本宣纸裁成的矩形小册子,厚度约两寸,里面有鲁迅的杂文,也有冰心的短诗,有革命烈士的诗歌,也有先贤报国的词篇。

每逢他给学生们讲到鲁迅的小说,他总逐字逐句的分析,怀着激动的感情向学生们涌述文章背后对时政与侵略者的评判,当讲到抗日烈士的诗歌时,他总不自已的放慢声调如诵经般反复诵读,有时眼圈甚至会变得微红,甚是发出哽咽的声响,学生们也默不作声,静等他收整好情绪。

多年后,禛江镇的房屋全都又抹上了一层乌黑的亮瓦,家家户户的门外的篱墙上尽贴着幅朱红的对联。临水的些蓬船也都翻了新,站在江岸的商客们头顶嘴巴拗的飞快,娴熟的仔拨算货物之间的价钱。当年那些俊俏的小姑娘们也成了人妇,坐在其宅院之中抱着尚允乳的孩子教他们识字算数。沈拓一如既往的住在茶峒边的宅子之中,二十年间,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它们之中有的做了军人,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成了大夫。他从黑发成白发,从中年成老年,岁月如刀刃般在其额前磨出刀刀沧桑的痕迹。

二十年间,不断有人问为何他来此教书,且这一教便是二十年。他每次都婉婉而谈,二十年来也没人弄明白透过。

三个月后,沈拓突患了疟疾,卧在床前不起,且咳嗽时还有贞贞血丝。镇上的人一连十多天都为看见他,便估摸着出了什么事,都纷纷前去看个究竟。当年他的学生知道这事后,连夜渡船从上海赶来为其看病,就连那些早已远迁他乡的镇上人,甚至是每天忙于商贸的也都前来齐围在沈拓的床前。

院子还是他刚来的那般模样,堂屋前的那株纸竹尚在往上拔,庭院里的海棠花开花落,却也添了几分憔悴的姿色。天气转凉,沈拓的病更是加剧,为他把过脉的大夫告诉镇上人说沈拓已病入膏肓,只能合着草药能活一天是一天。他的学生们不信,四处打听有名气的大夫前来为沈老看病。

又过了几日,禛子上回来了一个人。是沈拓的养子,也算是这镇子上与其最亲近的人。父亲是一名烈士,母亲在其出生时便已故,沈老得知后便把他领养,待他如自己儿女般亲切。看见沈拓如今这般模样,他内疚的跪倒在他的床前,一连自责了几天,于是他告诉镇子上的人们,其实早些年,沈老常常在月色下独自去后山的茶峒之中散心,他说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又有宿命的必然。他曾希望如果有一天自己离开了,能将它安葬在这茶峒之中。

那一天终是到了。他的屋子里外都是人,沈拓艰难的用右手支撑起身子,伸出左指向堂屋壁便的一个抽屉指去,他的学生们明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沈拓也点了点头,笑了笑,便一躺再也并没有醒来。他的学生们悲恸的按着沈拓的意思打开那抽屉。里面是一本相册。他么翻开它,里面夹满了一张张泛黄的黑白照片,每张上面都是三个人——忽然一位年岁尚高的老人从后面挤了上来,他眨了眨眼,又盯了盯照片,说道:“这,这不是当年这间宅子最初的主人吗,我记得他们的模样,那男的留了一个八字胡,头发往两边撮,听说是个激进的革命家;那女的爱穿蜀绣的旗袍,发间串了根泰蓝木暨,大抵是他的妻子。“然后呢?”另一个学生问道,“后来抗日战争爆发,那男人主张变法,反对蒋介石对日寇的消极政策,他主张国共联合积极抗日,当时镇上的许多人都响应了他,加入到这队伍中来,可不知谁在其间背叛了他,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全部牺牲,只剩他苟延残喘的回到村子。接后的几天镇子上的人觉得是他害了整个村子,是个灾星,誓言要把他杀了以示死去的村民。于是便把他绑了起来,三天后,在镇上的集市中央处以绞刑。我依稀记得那时有一个女人与个小男孩站在最前面,那孩子使劲的哭喊,女人一边用手遮住了孩子的双眼,一边也在不停的哽咽。后来,那宅子里的大半东西都被搬了空,成了一间死宅。

忽然从相册后几页掉了一封信出来,虽已破烂褶皱,但字迹尚能辨析清楚,他们小心的打开它,上面写着:

拓儿,你的身体是否康好?自你在洋求学以后,我也难再与见面与交谈。母亲我的身子也是一天恶于一天,也许快要走到生命边缘了。拓儿,那么多年了,我不知你是否放下了当年对禛江百姓的仇恨,世事变迁,我看淡了世间苦楚百态,你父亲在身前曾对我说其实这些人们并不是愚昧麻木之人,他们只是未曾受到开化,没有一顿觉悟罢了,若他在天有灵,我估摸着他定愿看见禛江镇的人能真正走出封建的束缚,以国家兴亡未为己任,以民族衰败为使命。孩子,放下当年的怨与执念吧,那里毕竟是我们仨的根,就请归去了了你父亲生前的心愿罢。

“原来沈老这么做是为了,为了——”说话的人打住了,随后变得缄默,于是整个屋子也变得缄默,如烟杪朦胧般的弥漫着压抑。

几天后,在那后山的茶峒之中围满了人。人们簇拥在半峒间的一块低矮的地痞间。镇上的人如了沈拓的愿,把他葬在了这茶峒之中。

多年后,一个孩子牵着母亲的用手指着那茶峒说;“娘,这茶峒好美呀”

“是啊,这么隽秀的茶峒,沈拓大抵也放不下吧。”

“沈拓,沈拓,他是谁呀”

“他呀,他是咱们禛江镇的英雄。”


指导老师:杨静


(编辑 初凌宇)

 来源: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获奖作品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