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百家 >> 美术 >> 内容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核心提示: 《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系列作品300幅,含人文,艺术,科学,宗教等世界名人现代肖像画和每位大师最精彩的一句格言。此书正在编辑。感恩师友的真情评论与推介! 苏新平(著名当代艺术家,中央美...

 

《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系列作品300幅,含人文,艺术,科学,宗教等世界名人现代肖像画和每位大师最精彩的一句格言。此书正在编辑。感恩师友的真情评论与推介!

 

苏新平(著名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旺忘望这一系列文学大师肖像,不仅是对经典肖像的复现,更是对人类文明和思想的图像捕捉。一幅幅极具张力的作品中所表达出深邃的文化观和历史观,像一面镜子映照着我们对于自我、对于社会的反思与警醒。

 

陈丹青(油画家,作家)

“设计家”与“画家”,在当代西方无分高下,端看作品;在中国,则芜杂的“绘画”与新兴的“设计”,仍以不同“行业”划界限而定尊卑--不消说,忘望的“职称”是“平面设计家”,但他的创作理念与想象力,犹胜于多数“画家”,他所做的事情,其实与西方当代热乎乎的多媒体艺术息息相通,我宁可称他为“制造图象的人”。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袁文彬(天津美院油画系主任)

旺忘望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是中国设计界的风云人物,但他又是个跨界多领域并创作丰厚的艺术家。近年来他画了一批诗人、画家、音乐家的肖像,这批作品有他一贯的跨界思维和人文内涵,他先用马克笔在纸上创作,然后又用电脑调整颜色,独特的创作手法使作品既有传统的绘画造型又有当代的图像化处理,画面中的乱线涂鸦和文字书写更增强了视觉的冲击力和作品的可读性。我常关注他发在朋友圈中的新作,他也谦虚地说喜欢我的作品并有受到影响。毫无疑问旺忘望先生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对人文领域的关注和对人物肖像的表现是我们的共通之处,很高兴我们的作品能够在精神层面有这样的同频与共振。

 

孙建平(天津美术学院副院长)

最近,旺忘望老弟在痴迷地做着把西方经典作家、科学家的头像“翻新”的工作,为此,他施展了他的十八般手艺,用马克笔、油画棒先画出来,然后再输进电脑,用photoshop提纯色彩,打印后再画,翻来覆去。将那些早已被人们熟视无睹的人像赋予了最鲜快的色彩和线条。画面中那些具有信息时代的符号所带来的“陌生感”令人刮目相看。我从心里向旺忘望老弟致敬,因为一直以来我似乎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只是方法和着眼点不同。所以我非常理解他的看似无聊却意味深长的举动和良苦用心。他就是要运用最新的材料媒介,把潜藏在自己心底的这些永远不灭的星星——一种文人情怀重新展示出来,重新赋予新的生命,阐明他们生生不息的理想与信念,就是要向人们不厌其烦地申明,这些人给人类所建构的价值无论怎样覆盖、遮蔽、扭曲,其本真的东西是难以被抹杀和毁灭的。他们依然是人类精神史上最闪亮的那些明灯。由此,我对执着与图像与内在精神探索的旺忘望老弟致敬!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袁武(北京画院副院长)

旺忘望的画,新形式、新感觉、新材料、新方向、主要是新想法,开辟了一个新视角。祝探索成功。

 

张江舟(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深厚的人文学养和娴熟掌控数码技术的能力,使旺忘望的作品具有了丰富的精神内涵、真切的人文关怀,肆意的情绪表达和鲜活的当代品质。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曾来德(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忘望是我十分敬重的艺术家。天份极高,综合能力极强,除了他早已成就斐声海内外的平面设计领域,他在音乐、绘画、诗词、文学等方面也表现不凡。而他打动我的是近年来他沉迷于当代书法性的绘画探索。我以为:当代艺术多了一个旺忘望便多了一种说话,多了一个参照点,理解和不理解并不重要,因为探索就是试错,古今如此,我们并不急于为忘望下结论。因为艺术之路还很长,明天才有结论。我看好忘望!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旺忘望的绘画、技术上才华过剩,而观念上不断自虐的艺术。他总是以自由的跨界和形式翻新来自炫,同时,又常常在观念上陷入难以自拔的悖论状态。观者在他的作品中是分裂的:以视觉的愉悦进入,以痛苦的思考逃离。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苏丹(清华美术学院副院长)

文明的肖像

旺忘望先生的这些作品实乃一本别样的人类文明肖像集。人类文明的前行,虽说由人类共同推动和塑造,但是每每在那些由静至动的瞬间,总会出现一些个体。他们思考、创造、实践,开启了一段又一段的文明历程。该画册是一本肖像的狂想曲,在忠实于个人样貌的同时,艺术家把赞美和理解融汇于笔端的表达,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幅生动无比的作品,如同天宇中灿烂的繁星,熠熠生辉。

 

陈雅丹(著名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旺忘望是我的学生。在校期间就勤奋好学,他性格内问,沉默寡言。毕业创作时别人都搞一套作品而他搞了三套,满满三个大玻璃柜子,表现出他旺盛的创作激情和才华。

他的近期作品《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系列作品,也是激情的挥洒,诉说着庄严的历史。远古哲人、作家、艺术家、伟人们一双双睿智的眼神鼓舞着我、令我感动——那里面有着矢志不渝的坚定、勇敢、自强不息与人类的良知。谢谢作者!旺忘望的作品使我相信我们人类对真善美的追寻不会因滚滚污浊烟尘的包围而消亡。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刘亚明(著名油画家,肖像画家,大型题材创作者)       

旺忘望乱笔飞舞下若隐若现的先贤,仿佛是征途中的一盏盏明灯,照亮纷乱世界中砥砺前行的人类。

 

孙键勇(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博士)

一个人画谁,怎么画,完全能呈现出他自已的全部!。他一定是在精神溯源,也在表达某种敬意!他这么做还说明他在寻找他自已正在消融的价值!。我理解旺忘望画这个系列肖像的用意!他花了几年的心血是想梳里出先于我们而去的人类精神节点上的人物和问题链条的提问者和解答者。从而能使自已在这个特殊的时段找到内心的平衡和力量。

旺忘望这批肖像画风格属表现性。他很好地控制了整体。他深谙肖像画的问题是“若自足于逼真,则画笔不能入自由之境”。所以他重复的线条和穿梭的抽象空间以及儿童般的涂鸦感都是想避开传统而达到“非形似,乃神似”。他甚至说:“想让局部全成为抽象的点,线,面”。他更用新奇的手段加强了画面的新鲜感,陌生化和时尚性。他的方法是:先让他的两个小儿子在纸上随意乱涂乱抹。他再利用这张纸“适形造形”。他说:“这个目的就是想消除受过训练的刻意”。他用油性记号笔,水彩笔,油画棒,水墨,美工刀处理“间隙”里的形象。他很成功。看似轻松无比的图样,实际上是“理性先于陈述”!。而后,他又把画输入计算机用Adobephotoshop和painting放肆的随意偶然的去调配。最后一个奇艳又绚丽的效果出现了。这是他想要的成果。一个数字生成的最终作品!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邱华栋(作家,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

旺忘望历时多年创作的这些已达280个作家、艺术家、思想家的肖像画,辨识度极高,风格化极强,一下子就能抓住他们灵魂的形状和特征,以眼花缭乱的线条和超现代的构图,把他们的伟大,杰出和生动带到了我们眼前,使人觉得他们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他们所创造出的文学艺术和思想的世界,非常亲切动人,正在召唤着我们向他们靠近,而创作这些肖像的旺忘望本人,也因此成为位列其中的杰出当代艺术家。

 

王洪波(文化学者,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新闻总监)

旺忘望兄笔下的人物,有一种颇为迷幻的力量,旋转着打入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位置。这自然与他线条飞舞、色彩不羁的表现手段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带领观众与他的人物“沟通对话”的能力。这种能力,来自他对艺术表现中编码组码解码系统的把握,更来自广博的阅读、宽阔的视野、细腻的生活体验和撞击灵魂的深沉大爱。通过他的引领,我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与这些古今中外圣贤达人最近的链接点。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周国平(哲学家,作家)

出奇制胜的构思和拼接,强烈冲击视觉的画面,表明这些新作仍具有解构传统的后现代风格。但是,在这里,解构本身不复是目的,而成了彰显真理的一种方式,拒绝信仰的后现代在扬弃中奇特地证明了信仰的成立。我不把旺忘望看作一个宗教画家,成为基督徒仅是他的精神蜕变的一个契机,别的艺术家完全可能遭遇别的契机。真正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对于一个现代艺术家来说,信仰和创造究竟具有怎样的关系。

 

王一川(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我得到一幅《毛.邓》。它由前卫画家旺忘望绘制成。把毛和邓各个时期的真实照片拼贴起来,配以其它图片资料和简要文字说明,表达特定的构思。这套作品带有“波普”的某些印迹,但又确实是似乎毫无政治色彩的通俗消费品。它的出现,仿佛在向我们昭示当前中国前卫美术的一种新变化或新命运:前卫的后卫化。这种新变化应当放在当前艺术分流中去解读。在我们看来,这些通俗化外观不仅不能掩饰而且恰恰更巧妙地施放了这部作品的前卫气息。通俗外观固然使战斗性或锋芒收敛,或浓度变淡,但却转而它变得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从而更富成效。直接的或强治的输入转化为渐接的或富有感召力的服膺。这种转变正是前卫艺术在当今艺术分流时代的新命运或新战略的写照。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杨宏磊(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博士)

赵林兄来美国与我聊过旺忘望,他认为以忘望的成就来说多少是被艺术界轻视了!原因是他的缓慢,松散,寡言!还有就是他的综合并进的多才多艺一时不好定位。可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是:跟他有了信仰后对现世的运作不屑一顾有关系。其实,早在1993年他的设计已名震天下,整个90年代他是平面设计领域里的名星。电台、报纸、杂志铺天盖地的报道,使他如日中天!然而就在他最火的时候却转型去绘画了。他说:“设计太受限制,绘画非常自由”。当年陈丹青就写文疑惑:莫非比起绘画与电影,“设计”还不够“艺术”么?这是很有意思的情结。

多年之后,旺忘望自称是跨界艺术家。在那个非常强调符号性和个人品牌识别度的年代,他的这个称号,我们感到会吃亏的!人们往往会贬低他不懂“隔行如隔山”的道理。而他在纽约时却对我说:他特烦过分的“划界”,那是工业时代的产物,那种“术有专攻”的观念早把性趣广泛,鲜活直感,潜能无限的全人给闷死在教育里了!实际上,啥都玩也是“疗愈”是恢复生命的感受力,是把生存给活成作品了。现在的人与古时“琴、棋、书、画”,“吹、拉、弹、唱”的全人比是无趣无味的“单面人”……这些话现在回想也能印证出今天他画的这批《星空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系列为什么能有那么多领域的人,这一定是他的广泛兴趣所致。

《星空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这套作品,众多专家都评论了。而我看到的是旺忘望的“选材角度”是一个极有价值的角度,在今天瘟疫肆虐,战争升级的处境下,人们不得不反思存在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忘望所画的已离世的哲人和艺术家都曾思考过这些重大的老问题,他们的探索至今还有重要价值。忘望等于利用这些肖像给大家提了个醒,那就是: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一种“文化热”会复兴,会有更多的艺术重新回到庄重的主题上,就如他早期的两篇重要文章《谈灵、魂、体的艺术》和《大师在今天的意义是率先走出虚无》里所期盼和预言的一样。

280个人类的头脑,组成了灵魂星团!他们弥漫在我们的夜空,愿他们照亮我们眼下艰难而不测的前路!感谢旺忘望!

 

 

北村(著名作家)

以碎片的方式仍能看到我们的真相,不能不说是旺忘望的惊人发现。因为有许多人都在努力,包括哈贝马斯企图找到那个统一的整体,从中建筑一个失去的上层镜像,我们不禁要问,这个整体的原则是什么呢?中国文化神学家也希望建立作为一个体糸的文化神学,来解释当代性,事实上这是同一种对巴别塔的想象。我更理解旺忘望的角度,从一个破碎的现实出发,用近乎招贴的方式,描绘出我们和神的距离。

 

刘哲(西班牙皇家圣费尔南多美术学院博士)

如果只画一个自已喜欢的历史人物肖像,这是常见的,一点都不新鲜。旺忘望兄画了两百多就产生震撼效果了!如果两百多个人都拼在一起,做一面墙冲击力会无比!听他说展览还没计划,先把书出来。旺忘望的这批作品时尚,潮流,很国际化。只要懂得当代艺术的人就会明白,现在的绘画艺术说白了就是平面设计。你只要逛逛巴塞尔艺博会就会明白了,现在是越画越平,越画纯度越高,材料越来越讲究,有些都快成为工艺美术品了。所以,旺忘望顺其自然地展现平面设计也就成为潮流性绘画了。当然“高级灰”他也能控制。

我在国外学习多年。我的感觉是材料与观念的关系是最核心的问题。如果未来旺忘望兄能把观念、材料和精神统一考虑,走出平面做整体的传达,也许更能出奇制胜!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余世存(著名学者,诗人,作家)

旺忘望把经典作家和科学家的头像翻新制作,在当下有特别的意义。尽管网络世界多为政客、猾吏、商贾、明星们的舞台,但探索人类灵魂和宇宙奥秘的才子圣贤们,才是人生社会最可靠的参照。人类要配得上手机和智能时代,致敬并熟悉这些文明的日月星辰极有必要。

 

王建疆(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博导)

旺忘望的作品体现了别现代艺术的杂糅与冲突并置的特点。这一特点也被旺忘望称作“跨界”。在看似通过拼贴的杂糅中表现出传统与现代、精神与利害之间的冲突。艺术家在对我们所熟知的事物进行解构的同时,建构了对当下社会警醒性和反思性的新体验,从而形成巨大的张力。

 

解玺璋(著名作家,学者)

绘画艺术,无论古今中外,不外乎色彩和线条两端,能把二者发挥到极致,则非大师不能办。旺忘望对世界和人的理解和想像,就体现在他对色彩和线条的独特运用和处理之中。这些凌乱而有序的线条与晦暗而深厚的色彩,或是他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的外化。我一直以为,艺术创作不能止于审美,不能将艺术之意义世界混同于审美的空无境界,艺术空间不能被想像为与现实、历史无关的“诗化乌托邦”,而应该引入现实和历史的维度,赋予艺术以一种自由的人文理想主义的精神。所以我看旺忘望笔下的色彩和线条,就不是一种单纯的色彩和线条,而是对社会现实和历史的重新介入,是去除了俗常之蔽以恢复洞见和更高的人文关怀,它们带给我的震动、启迪,以及痛苦之澄明,是那样的强烈,以至于经久不能平复。

 

唐双宁,霜凝(画家,诗人,光大集团懂事长)

旺忘望先生近三百幅人物肖像画,几乎涉猎了哲学、文学、艺术等领域取得最高成就的所有大师;这些大师的大脑,汇萃了人类的最高智慧。旺忘望先生用他明艳的色彩、夸饰的造型,抓住了人物外貌的典型特征,将人物的内在情感刻划得极为传神。他借助信息网络似的抽象线条,成功地在大师们与现实社会之间筑起了一道时空之墙,暗喻他们与凡人之间的距离和他们具有的透过迷雾看穿事物本质的目光和智慧,具有强烈的表现主义色彩和鲜明的当代艺术特征。作为著名的平面设计大师,旺忘望先生深谙如何强化艺术效果,以此抓住观者眼球,进而让人过目难忘。对此,他是成功的。他在设计作品中,或在他的诗歌里,所体现出的哲学思考和他的人文情怀,在这批为数众多的肖像画里,都得到了充分表现。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王森(北京大学,艺术学博士后)

在今天,不能唤起人文价值的东西啥都不是!这对应的是那些花里胡哨的视觉垃圾。没有深刻的思考,就不会对已死去的思想者感兴趣!这对应那些只捕猎时髦的精神矮子。一个有综合素养和能力的人,才能去搜索几百个双眼里的灵魂。再去描绘他。我感谢旺忘望唤起我的人文热情,让我忆起自己有同路人,在孤独中有很多灵性前辈,他们会陪我战胜眼前荒谬而又虚无的现实!

 

刘成杰(书法家,诗人,中办文津俱乐部主任)

忘望对这个世界永远充满了好奇和狐疑。他从不满足于一时的获得,因而总是在艺术表达上尝试新的语汇。他脑洞开张,抽丝剥茧,幻化空间,把庄重正色的人物肖像,用一条或数条线勾勒起来,色彩缤纷地飙飞在平面上。忘望把他的理解用心地倾注在笔尖上,构成了别样的不同以往传统肖像画,使受众者感到了别样的味道。

一幅画是否能真诚的表达,是和本人的真情实感联系在一起的。这一系列文化名人肖像画的创作,不是忘望的偶然为之,而是他真切地对人文主义的探求,对终极信仰的渴望。故此,做为后知后觉的我们,不要忘记,也不能忘记人类对自身灵魂的追问和探索。

惯用油彩和水粉涂抹的忘望,同时也时常操起中国传统的软笔,不知疲倦地挥洒水墨。用他独特的视角创造出趣味盎然艺术画语。你要细细品味忘望的作品,在这里有酒和诗的交融!

 

黄建华(诗人、摄影家,北京企业联合会秘书长,北京市企业家协会会长)

中国版的“人类群星闪耀时”

望兄(我对旺忘望的尊称)和我说吉狄马加希望他出版那组几百人的世界名人绘画作品时,我正在驱驰千里去往大夏国都统万城遗址的路上。我听了真为他高兴,我说过他应该早出版这组作品,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也由衷敬佩吉狄马加,是他推动在青海的德令哈建成了海子诗歌陈列馆。

初见旺兄时的第一感觉,他是标准的艺术家,飘逸的卷发,温文尔雅,多才多艺,也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忧郁和燃烧着的火焰。他的标签是跨界艺术家,设计、绘画、写诗、吹琴、打鼓、编辑、饮酒,年轻时多拍拖。号称跨界的人不少,能如旺兄这样跨了这么多样又样样都有模有样者可谓凤毛麟角。

旺兄给过我两个意外:一是我去他家里喝酒时,他给我看他画的世界名人,那时大约画了二百幅,我已经感受到那是一次超越和远征。二是我看到了他2013年写的文章《大师在今天的意义是率先走出虚无》(副标题是“当代艺术的虚无主义背景与出走路径”)和2014年写的文章《谈灵、魂、体的艺术》。那个时候的旺兄已经在如大师一般发出声音,那是一种深刻、觉醒与果敢,这组横跨中西纵贯古今的创作就是其行动的一部分。旺兄以其艺术家的灵性、诗人的悲悯、画家的热情、哲人的深邃为伟大的人类之子集体以画立传,因这创造,这是个了不起的灵魂。

面对旺兄的三百余幅画作,我想到了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与十四颗闪亮的星星相比,旺兄这中国版更是星光璀璨。人类是星辰海洋,如同宇宙浩瀚。举头遥望,夜空深邃,点点星光,如芒在背。旺兄用他的笔和矛,思与情,描绘了他看到的星空图景,我真诚地祝愿和相信,他也是苍穹之上一颗闪耀的星,面对无垠和亘古放出自己的星辉与光芒。

所有闪耀的心灵之火都来自不息和燃烧,这是面对虚无的永恒时最好的长矛。此时,凌晨三点,我竟然又想起统万城遗址那一片黄沙绿草,还有赫连勃勃那硕大身躯眼望远方的沙雕。

 

范学德(著名学者,作家)

我特别喜欢这些画的第一稿,在群山脚下,一个小小的人,人,几乎被山压没了。在大山面前,你什么也不是。无比渺小。在后来的创作中,旺忘望把自己画了进去,他就是那个要登山的人。正拿着望眼镜看哪。而他的坐骑是一个个怪兽,我以为,怪兽就是邪灵或者说魔鬼的象征。这些画居然帮助了我灵修、默想。

 

郭晓勇(诗人,作家,外文局副局长)

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作为书画艺术的“外行”,我想说,旺忘望“人类文明肖像”,给人以出神入化的感觉,透过“乱云飞渡”,让人看到的是“气定神凝”。如果借用翻译界著名的“信、达、雅”三重境界谓之,称其画作所处“雅”之最高层实不为过。品读旺忘望画作,总有一种浩大气象迎面而来,其中所表现出的“精、气、神”——精神、气韵和神采,正是艺术作品追求的意境。创新是艺术创作的生命,愿他永不止步,永远进取。


赵国君(学者文化推广人)

旺忘望兄是我眼见的饱含人文关怀的老派艺术家。老派是入道老还有派,别看跨界的不知所踪,那一代人的关怀意识和责任感异常明显。所以,很难兑现,即刻成功。不善炒作宣传,就兀自打造手艺,骨子里倔犟的站着,不愿放弃,看得出的自尊,不肯投降。老到,正经。

 

人民其实是个伪概念,或是很残酷的概念,一如作品所示,牺牲、分化,巨鲸的食材,臣民的今日版而已。人格未立的人是没有未来的,所以,你会发现这里的人生命目标很小,盼望很低,基本沉浸在成功学和纵欲的层次。虾不是虾,是追名逐利马上变现的虾。彻底物质化的结果是走向原子化的个人和各种虚无主义,有奶是娘,成王败寇,再以道德大话遮掩过世,假仁波切的信仰扮演,终归是工具、行货,还是成为专制的帮凶。热闹的冰冷,认真的浪费,没有尊严,也没有盼望。于是,撒但弹冠相庆,市侩载歌载舞,人都被征收了,人文主义更无从兴起。佯狂或傲慢的遮掩不是出路,有信仰才有盼望,可信仰太金贵了,新嚎叫的拼贴里是勇敢还是做作?我知旺兄是虔诚的基督徒,不敢再往上想。如此冷眼观世,分明绝望。我们,还有盼望吗?


旺忘望:星光璀璨——人类灵魂的叙事者

旺忘望


艺术家简介

旺忘望:著名画家,设计家,诗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曾任解放军出版社美术编辑。《中国美术报》视觉总监。


                                          (编辑 文心)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2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