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百家 >> 综合 >> 内容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核心提示: 西北龙 “学贵得师,亦贵得友.良师益友.学者必求师,从师不可不谨也。”出自(明)唐甄《潜书讲学》.可理解为:使人得到教益和帮助的好老师和好朋友,用于形容和自己亦师亦友的朋友,“亦师亦友”也可以理解...

西北龙

 

“学贵得师,亦贵得友.良师益友.学者必求师,从师不可不谨也。”出自(明)唐甄《潜书•讲学》.可理解为:使人得到教益和帮助的好老师和好朋友,用于形容和自己亦师亦友的朋友,“亦师亦友”也可以理解为“良师益友”。良师益友与亦师亦友都是出自于《论语》。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也;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侫,损矣。”从《论语》、《孟子》、《史记·孔子世家》等经典的记述中,我们得知,孔子与其门生似乎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韩愈在《师说》一文开篇九也讲道:“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意思是说,老师,是(可以)依靠来传授道理、教授学业、解答疑难问题的。一个优秀的老师不仅仅传授的是课堂上、课本上专业的知识,更重要传授的是从社会历练而来的为人处世的心得体会。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我从2009年到中国专业人才库工作以来,在编辑《中国专业人才艺术文化特刊》约稿的时候,有幸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著名书法家米南阳先生,至今已经将近十个年头。从初识到相知再到亦师亦友,经历了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近八年的光阴里,许多朋友已经渐渐远去,越走越远,有的是为钱,有的是为道.我想为道而渐行渐远的更多,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是自古文人推崇的处事宗旨。我和米南阳先生有共同的爱好,信仰佛教,爱好诗歌、书法、绘画,米南阳先生对朋友介绍我的时候往往说诗人,我对朋友介绍米南阳先生的时候往往说著名书法家,只是侧重点不一样。古人说,有共同爱好的朋友才可能是最久远的朋友,我想也是,所以我们从艺术的不断交流中,相互理解、相互鼓励、相互学习,从而能够抵达人生难得的忘年交的层次,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偶然的是茫茫人海中能够偶然相识,必然的是历经久远相知相惜。证明了年龄不是问题,共同的信仰、为人处世准则、对事物、事情相近的理解才是问题。

大才往往伏匿于民间。有或当世不显者,而后来必彰著。历代不乏其人。盖因大才,常恃才放旷,不拘礼法,尤不肯阿谀权贵,故不得立身于魏阙之上。蛰居京城的米南阳可属此类,唯幸运的是他的书法与绘画艺术成就在当世就已经得到了业界与世人的认可。米南阳先生既不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也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他的父亲曾经告诫他,远离名利角逐、争斗的官场,潜心研究书画艺术。我觉得这个告诫很对,在一个充满了中国文人气息的家庭长大的米南阳先生深知中国文人的真正含义,所谓的中国文人正像鲁迅先生所说的“人不能有傲气,但一定要有傲骨”。中国文人应该是诗书画印琴棋歌赋皆通者,是一个时代潮流的印痕,自古能够流传下来的作品,甚至可以成为传说的故事的主人公莫不如是,第一是对民众的疾苦充满悲悯,第二是对国家的命运充满忧患,第三是对太平盛世的赞叹讴歌。比如:古代的李白、杜甫、孟浩然、八大山人等,现代的如黄永玉等。在这一点上,我和米南阳先生有相似之处,可谓处事理念相同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作者西北龙与米南阳。


米南阳先生堪称京城的大才,是因为他不仅仅是在书画上取得的瞩目成就,他还精通诗词、京剧、中医、摄影等。我认为艺术大家之所以可以称为艺术大家,和他的综合修养是分不开的,从中国的易学开始分化出许多学科,如美术、医术、法术、学术、书法等,带“术”字的学科,追本溯源,又回到了根上。只不过大家通过触类旁通、认识到事物的本质,认识到每个学科的侧重点不同罢了。

 米南阳先生长我二十岁,不但在书法、绘画上往往得益于他的严谨,在为人处世上还得益于他对社会与凡俗的谦和恭敬之心,这不仅仅体现在他益友的一方面,也得益于他在教育子孙后代的理念与方法上。

米南阳先生有一间位于北京友谊宾馆的工作室,由于工作室不大,在接待客人方面总是人满为患,来的客人有老板、记者、书画经纪人、官员。从米南阳先生的接人待物上,你是看不到厚此薄彼的感觉。甚至是有时候,提着钱求书法作品的老板等着,反而让文人墨客朋友先处理事务。记得有一次,我学习画柿子图,正好去他位于北京友谊宾馆的工作室谈出版中国专业人才库编辑的《中国诗书画印》事宜,给他带了一幅,也是想让先生指点一下,先生没有做评价,而是直接铺开宣纸,刷刷刷,瞬间一幅生机盎然的水墨芭蕉成型,浓淡干湿枯立竿见影,我马上就明白了国画的要领,这一招有点像佛教里的棒喝,让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在为人处世上,米南阳先生在北京艺术圈里几乎没有什么负面新闻。了解米南阳先生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秉性。为人热心善良、说一不二、乐于助人。不管参加什么活动,他总是奉献在先,完成专家的义务后悄然离开。在谈及自己的书法作品时从不自我表扬、自我吹嘘,巧妙地避开价格问题,总是谈一些与书画有关的雅人趣事,但这并不影响米南阳先生作品的价格与销售,因为经纪人们早就处理好买卖的事宜。我记得二零一七阴历年底的时候,我的一个商人朋友一次要买他几十张四尺整张的书法作品,总价达到几百万,我兴奋的问他做不做,他抱歉的对我说,年底活动已经排满,做不了。我那个商人朋友听罢很是失望。

然而,在对文朋知己上感受却大不一样。米南阳先生喜欢诗词歌赋,自然也喜欢那些他喜欢的诗人,也许是惺惺相惜,总给人一种爱屋及乌的感觉。记得我二零一七年五月去陕西铜川陪姑娘考大学,和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酒后写了一首古诗。《忆往昔抒怀》:“昨日醉酒笑春风,春风化雨出旧痕。旧痕斑驳常入梦,入梦才见桃花红。花红似曾未曾去,可怜世间多情种。樱桃也有漫长夜,江山不弃白头翁。”我发到微信上晒了一下,没有多久米南阳先生就用书法表现出来了,虽然纸张不大,用金黄的纸写的却十分精致,让我十分感动。类似的诗词交流很多,有时候米南阳先生我们在微信中也相互交流,这首诗歌那里不好,那里精妙,在交流中我感觉受益匪浅。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米南阳书法作品。


自古同行是冤家,文人相轻是由古而今留下来的通病。但是接触过米南阳先生的人都知道,你不会从米南阳先生的嘴里听到他诽谤同行的话题,面对同行的相轻与诽谤,他总可以坦然处之。记得有一次,我拜访一个名家,给他送样刊,一进门就见他对弟子说,以后的书画活动,只要有他在,就不要叫我。我笑问,是谁敢惹您生这么大气?那位名书法家气哼哼的说,还有谁?米南阳。后来我才知道详细情况,原来中央领导和国内企业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场笔会上,这位书法名家的画案前星辰寥落,与米南阳老师画案前的水泄不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心里很是不平衡。自此,在我心里,这位名家在气度上输了米南阳先生一筹。

在这一方面,让我亲身体会的还有另一件事,有一次我的一个徒弟做了欺师灭祖的事情,我气的够呛,想“世界上徒弟出卖师傅的多,师傅几乎没有出卖徒弟,哎,这和儿子与父亲的关系何曾相似!”没想到,米南阳先生微信回我:这就是我不轻易收徒弟的原因,人品最重要。看开一点,不要轻易指责别人,因为当你一个指头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其实有四个指头在指责自己,做事多反思,以后谨慎一些,就算是给自己一个教训。后来,我想明白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里,许多人拜师不是为了学艺,对的是为了趣庸附雅、吹毛求疵,给自己身上镀金,以期在以后的社会交往中捞取名声与好处。

西北龙:亦师亦友米南阳


在教育子孙后代上,米南阳先生可谓是秉承了一贯的家风、家教传统,这是一种纯粹中国式的教育方式。他的孙子、孙女,我喜欢称大米、小米或小米、小米的妹妹。孩子们喜欢称我“爷爷”。他们在未上小学之前就开始学国学,以《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医学三字经》、《湯头歌诀》等为主。有一次,小米给客人们当场背诵《湯头歌诀》,十分纯熟,赢得了客人们的掌声鼓励。除了修习国学外,小米的油画的也很好,曾获得过多次全国少儿类绘画大奖。小米妹妹更好玩,上进心一点也不输哥哥。有一次,我一推米南阳先生家的门,小米妹妹晃晃悠悠的迎接上来,口里喊着爷爷,一只小手攥着铅笔,一只小手拿着一张小作品,对我喊:“爷爷、爷爷,你看这是我画的!”我看罢笑了,这个不到两岁的小家伙,很有想象力,很有艺术艺细胞。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米南阳先生的优秀的品质已经被他的子孙潜移默化的吸收了。

另外,米南阳先生治学也是严谨的,不满意的作品不会轻易交给客户或朋友。我想这就是米南阳先生书法作品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我记得我从二零零玖年在国资委中国专业人才库工作以来,编辑的书籍以经不下九本,每次米南阳先生题写书名的时候,都是挑最满意的一幅排版刊登。这令我发自内心由衷的敬佩和感动。

我记得当今流行一句话:要做一个值钱的人,而不是有钱的人!我想米南阳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大写的人。纵观全国各地米南阳先生书写的匾额林立,尤其是一位不通过染指官场,而是通过扎实的大国工匠精神,通过自身的品质,脱颖而出,这在中国书法界不能说不算是一个奇迹。一个值钱的人肯定是一个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肯定是因为突出的成就被载入史册的人,我想米南阳先生会为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留下丰富的精神财富,为中国书法史,留下靓丽的一笔。


                                                                                                 (编辑 王霞)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