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百家 >> 书法 >> 内容

张平生爨体书法管窥

  核心提示: 杨青云 “爨体”书法作为中国书法艺术长河里的一朵奇葩,以其风神独具、意态奇逸而为历代研究者称颂。其代表性的碑刻《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称为大小二爨),记录了爨氏独步南中的辉煌,以及汉文化在南中...
张平生爨体书法管窥

杨青云

      “爨体”书法作为中国书法艺术长河里的一朵奇葩,以其风神独具、意态奇逸而为历代研究者称颂。其代表性的碑刻《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称为大小二爨),记录了爨氏独步南中的辉煌,以及汉文化在南中的传播与各少数民族的融合,有着极高的史学价值。而作为东晋到南朝隶、楷书过渡阶段书体流变的重要史料,堪称中国文字演变的“活化石”。                   
      张平生以“二爨”书风闻名书坛久矣。早些年笔者因欣赏张体爨书,曾为其写了书法评论,得到书法圈内外赞许。今年春天,张平生应“中国专业人才库”策划的为英雄史光柱献墨宝的倡义,第一个用特快传递寄来爨体书法作品,而且是自作诗赞美英雄。英雄史光柱对张平生先生的诗词和书法十分欣赏和感动。期间,张平生书法得到范迪安高评:“古朴浑厚而奇巧,有一种雄浑朴拙之感,此即所谓金石味所含括豪迈朴厚,自有一股雄悍之气。他的线条形态上确实有魏碑的刚劲和汉隶的苍茫,斑驳蚀泐,苍古之气中内刚而外柔,方笔遒劲,就像刀凿斧击而成,拙中带巧富有情趣神韵。他熔爨入草的结体与线条风韵达到了一种完美,具有一种金属的品格,铿锵有力,刚正庄严。”笔者屡为张平生爨体书法所体现的这种含金属品格的金石气、浑朴拙茂之美所感动,用老子说的“大巧若拙”作比喻是确切的,好像聪明的人表面好像笨拙木讷,不自炫耀,但内心是有方寸的,自有一种含蓄内敛的力道。“大巧若拙”作为修身处世的理想境界,应当离不开“心修”和“身练”。以此延伸到论说张平生的爨体书法修炼,书家修为的书学涵养,何谓大巧?真正的巧反而会貌似拙?巧肯定代表着的是智慧,拙含有笨拙。巧代表了进取显扬的趋向,拙则代表了守与藏。巧与拙的分野融合,在相互制衡的发展中,便决定或形成了书法家的书道追求和风格状态,巧拙相互渗透转化的书道观,是将书法书学之追求融入生活的智慧,而拥有这种智慧的人不用刻意地去想什么、做什么,便自然无形地把情感使用到最值得、最有意义的书法书学中,从而使自己更好地享受生活,感受墨香之美。
      张平生爨体书法确乎达到了一种境界。“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是老子哲学命题,欣赏张平生书法作品,不由得使人联想到老子揭示的这种境界。他最爱书写也最能表达他熔爨入草风韵的“大象无形”作品,无论横竖,尤以巨毫擘窼大字为代表,以此书风至美的集乐音旋律美、书法线条美、水墨韵律美的用笔已经到了和自然美融为一体的境界。天地无言,四时生焉,宇宙的运行无法用人的所见所闻去描述。而书家爨体书法所蕴含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给书法欣赏者们带来了全新的书法艺术包蕴众美的感受,仿佛书法长河闪亮出一朵朵涟漪、一丝丝绿色吐露着初春的芬芳。
      张平生爨碑书法的实践,体现着他审美选择的倾向。他的爨碑情结形成的深层根源是他对爨体书法审美的确立。张平生爨体书法境界的培成,源于他对爨碑昭示的这一文化符号的膜拜和崇敬。他曾一圈圈地在“二爨”碑前顶礼膜拜,一遍遍地在无与伦比的线条构成的汉字森林中逡巡、徜徉,感受静穆苍茫,感受风神激越…… 。他说:“凝视整碑,那由无数美妙的点线组成的文字巨阵,毫无悬念地把我们浅薄而挑剔的目光纳入它的模具。在这种角斗中无人不是败下阵来,俯首诚服,但欣赏的眼光却在这种碰撞中强化起来。常常在看上一个字或一个笔划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揣摸下一个字或一个笔划的构造或趋势,但它们经常同我的揣摸大相径庭,既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在他看来,这天造地设的绝世经典,往往在一笔一划中隐含着某种秘籍,承载着绝世功法。细细研读,琢磨其一招一式,会令我们在潜移默化中悟出不可言传的神韵,获得某种神智和启迪。他在《南中谒“二爨”》一文中写道:“在二爨碑前,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那是一千多年 智慧的大脑留给人类的宝贵文化遗存,是当时先辈大师们心手交应而挥就的汉字艺术之结晶。”“二爨”碑在几千年书法长河中只不过是一朵浪花,但它所泛起的涟漪,却能不断传递出震撼艺术心灵的强大力量。它所代表的书法发展脉络殊非正统,但自其被发现以来,历代研究者对其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和在书体演变史上的独特地位,给予的高度评价和褒扬,一点儿都不过分。
      “二爨”书法风格是碑派书法一脉的典范,但它在沿着传统航道前行中,已吸收容纳了太多的创新因子。当我们谈起唐人摹本,谈起青铜器坚实的质地有声,除了变化不定的墨迹与器皿造型,深赭石的纸张与铜锈绿已作为我们客观上的审美标准。所谓传统所谓古典,实际上属于复合审美叠加了许多书法以外的东西。当我们把这些古代碑帖拿出来放在现代视域下摹仿、理论,并以发展的眼光审视时,或许会延展了传统书法审美以外的功力与技巧。因此,完全可以说爨体书法在发现、研究、传播和应用过程中,继承与创新的尝试就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尽量不失爨书经典的文化姿态,又符合大众的审美需求,这是一个优秀爨体书法家必须努力遵循和完善的地方。自清末以来至现阶段,无数的学者、书法家为“二爨”书风所倾倒并倾注了心血,而张平生很早即以“二爨”为取法,不断书写爨体书法的当代弘扬与广大,让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认识爨书、了解爨书、关注爨书。从这个意义上讲,张平生的爨书实践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爨体书风的完善过程。
张平生的爨体书风是追求“拙中求古、古中安静,朴厚雄强与天真奇趣之感。”他说:“只有心静神安后,才可以拿起手中的笔来书写古人留下的爨书,淋漓尽致呈现出我心中的写书就是写人生宠辱不惊,从容自如是我不懈追求人生境界的不二选择。根植传统,意在创新,让爨书越来越被更多的人们所喜爱……。很显然,  是“爨体书法”造就了张平生,同时也是“爨体书法”因张平生的积极参与而得到了丰富与发展的广阔空间。
      更值得关注的是,爨书神韵已碑刻般刻画于张平生心灵深处,熔铸成他的书法审美意识,从而赞赏那些有趣味的书写者。他曾看到过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小学教师写的书法妙趣天成,就去虚心请教。他渐渐发现那个小学教师的大字虽然不规范,但也有一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艺术趣味,按张平生的说法叫“奇奥”。奇是指奇妙,多有与众不同,甚至惊世骇俗;奥是奥妙,就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宁丑不媚,媚就是迎合。张平生是力争追求一种不经雕琢的天然之美,获得更多膜拜爨碑的奇奥视角。书法家在掌握了书法经典中的那些“套路”,写出来的大字当然也就符合书法规范的审美境界。
      直到今天真正了解和知道这个本来被视为主流、高贵、雄浑“爨体”的人们,才真正意识到康有为奉爨碑为“端朴若古佛之容”、“若轩辕古圣,端冕垂裳”的意义所在。在书法中获得对人的自我本质力量的确认。因此,爨体书法成为古人无限丰富审美力量的体现。它也很好的体现了现代人与此书体相吻合的金石凌厉之美、铮铮铁骨之美,更多的是被注入了一种史学价值的力量,包涵了书法审美对永恒的金石气味的追求。拥有“大巧若拙”之美的爨体书法,也毕竟放谢出它自身特有的浑朴刚健与高贵奇丽的气质。对爨书所代表的书法风格及其发展流变的研究,已然成为目前学界关注的热点,对爨书风格的研究挖掘,似乎方兴未艾。
     

 
杨青雲:笔名三道快枪。现居北京。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因主持的范曾研究项目被北京市有关单位评为优秀人才。现为中国专业人才库官网及杂志主编。范曾研究会会长。

 

                                                                                                     (编辑 吕晓岚)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