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范曾研究的学术意义初探

  核心提示: ——兼及杨青云《范学有道》草根研究的新解 温阜敏(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杨青云。民间评论家杨青云经年研究,他围绕《范曾之道》所生发出来的诸种书画境遇和心灵图景,让此命名尤宜一个只为范曾“...


——兼及杨青云《范学有道》草根研究的新解

                     温阜敏(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范曾研究的学术意义初探

杨青云。

                            
                       

    民间评论家杨青云经年研究,他围绕《范曾之道》所生发出来的诸种书画境遇和心灵图景,让此命名尤宜一个只为范曾“量身定作”的新词。当然,它可能不适合在常见的语法语境中引起主流关注,它可能只是得到小众的喜爱,就如我还喜爱《范曾之道》中的“古典理性主义携带的独特文化符号,以及它主体的壮丽人格建筑的渐次丰满。”等陌生的话语与思想,它如庸常里的一道闪电,那炫目的“光”从那里起航,给范曾贴上“道”学般的标签。那么,《范曾之道》的意义是什么呢?
    杨青云在这里命名范曾的“道”学或是《范学有道》,也许它首先是一门技术,一种手艺。而且这样的技术与手艺,必须具有一个学者的私人性隐喻,也就是说,一个优秀的评论家必须在技术上标新立异,必须走出所有经典的技术意旨,即便那些经典评论的技术如何迷人,也只是围绕一种文化现象推开那些扑面而来的主题或者意义。推开人物漂浮在文字里的学术品质,你会发现:一个实力评论家站在哪里。他为什么兜了一大圈子之后要“站”在北京“发声”?这听上去甚至像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是的,杨青云为什么要“站”在北京“发声”?从词源的角度来讲《范曾之道》这个词语,当初诞生的意义就是它的本义。后来在语言使用的过程中,对这些词语不断地有新的用法。这些新的用法产生了新的意义。它们都是对“本义”的隐喻性理解而来的。
    那么,杨青云通过《范曾之道》隐喻了什么?
    从解释学的角度理解,一个词语的意义需要解释,而解释就是用另外一些词语来表达同一个意思。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附带一些原来没有的意思,反而扩大了被解释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了《范学有道》的隐喻性旨意,使它获得了新的意义。相对于原本的意义,这新的意义也是隐喻性含括的引申义,或比喻义,但它们其实又并不是隐喻的,而是象所谓的词语“本义”一样直接从情感中来,它们包含的信息比后世语言学家对词语“本义”理解的信息要多出更多……
杨青云是否有自己的学术思想体系?无论臧否,必须指出的是,通过杨青云研究的《范曾之道》、《范学有道》、《范曾新传》、《范曾论》等等,作者对范曾的成就及其艺术影响力的阐述,已造成一种“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轰动效应。在中国需要增强软实力、中国文化需要强大自信心的今天,我们不仅需要能够在世界上为国争光的优秀艺术大师范曾先生,而且必须给予他充分的尊敬与客观的评价。阅读了杨青云范曾研究的部分著作,觉得他阐述理论的独特姿态颇具特点,初步构成了一整套自己学术体系的问学途径。而由此形成的缜密、灵动、大气的风格,标志着他治学之所达到的一种美妙境界。
    杨青云在做扎实的《范曾研究》基础上,借此这种美妙境界的学术修为,对范曾文学史与范曾美术史的一些现象进行解释与比较。杨的语言修辞是早期学术理念的开拓与扩展。从文学的角度观照这类研究性的文本,作者是真实客观地解释了唯物论辩证法具体内质的东西。首先杨青云研究的主体对象是范曾,用“他”来作为进行辩证研究的“主体”时,采用了唯物主义的科学辩证方法。他以科学辩证法这一纷繁复杂的理论驾驭研究,显示了强烈的审慎与细腻。他不盲从,心头始终充满一种原创的问学欲望。“和范曾对话”是他最大的学术理想,而对范曾的学术走向、对范曾现象问题的关注,却是他一切思考的起点和源泉。毫无疑问,从语言逻辑上讲,任何学术理论研究的“理论言说”都必须在更宏大的理论层面上评议自己的学术主体。这样,唯物论超出了自己的理论层面就可以与辩证法结合起来,它的唯物论必然是辩证的,而这辩证法又肯定是唯物的,使这两种合理性的评论视点,合二为一遂成科学性的“范曾研究。”
    现在看来,《范曾研究》的话题早已成为学界的热点和焦点,也已经内化为杨青云一种先天自觉的研究情结。采取一种删繁就简的理解,对概念的边界进行必要界定的敏锐评议,从神性的隐退与他者的显现话语里奔突学术性的张力,面对追寻范曾的身影中,找到合理而又有力的理论依托后,作者立即以此为突破口,迅速进入到文学批评的领域,从中找到一条清晰的科学辩证法解释的线索,没有陷入对材料的无穷尽纠缠,及其所隐含的“现代性”和“对话现代性”两者微妙对抗的完美呈现。由此,就不难发现《范曾新传》、《范曾论》或《范曾之道》的学术意义。
    杨青云因范曾研究而越来越让许多的媒体所关注。思维敏捷的他研究二月河,整出了一部学术专著《二月河评传》:认为有一种后现代语境转换的多层次思想,而在批评的维度上,却又沿袭了中国传统批评家语言的节制能力,具有古典意味缓慢的叙事方式。它又必须是绝对的现代性,先锋性,它总是在绵延不绝的实验中寻找创新激情,寻找新的艺术可能性存在。评论说法是大致确切的。而后,杨青云在创建的《范曾研究》方面,一开始就有着一套一套的独特思路见解。他在范曾研究里作多“道”学说的命名,极大丰富了范曾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历史涵义。表面上,杨青云的《范学有道》似乎去掉了所有后现代先锋技术的写作方法,但大道如砥,其实存在着极难操作的技术话语。正因为这样的写法,作者找到了一种超越性的精神资源,在历史厚重的尘埃中,重新擦亮了研究对象身上的夺目光彩,从而凸显了《范曾研究》资源中早已埋下的宝贵种子。这种对思想资源清理的自觉显然蕴含了作者的另一种视野,需要心灵诚实的学术思想和尝试一种与众不同的语言风格,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学术口碑,这正是当下《范曾研究》意义的亮点所在。
    杨青云的民间写作另类,似乎是与主流学派互不兼容的,他让我们看到一种别开生面的学术支点,以四两拔千斤的力量撬起《范曾研究》的灿烂。心诚所致,杨青云无论是写文学评论还是美术评论,在表达技巧上,总有其始终关注的评论对象范曾先生,评论具有学术性的启示意义,又非常切合现实的学术性导引。它的最大审美是体现了书画界大多数人的理想追求。同时顺应了艺术历史发展的潮流。无论是杨青云论说的“范曾书道”或是“范曾画道”,它的最大审美肯定不是为少数人谋利益的个人英雄主义,杨青云以这种宏大“英雄主义”的标签,自然又客观地贴在了范曾身上。它成了一个正能量命名的学术事实。尤其是《范曾新传》,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和范曾生命息息相关的敏感话题:“自明清以来,中国的人物画多以工笔为主。而范曾则继承了南宋梁楷以来简笔泼墨的手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中国的泼墨人物,必须意在笔先,意到笔随,使所绘之人物与所用之笔墨映相结合,稍或有丝毫之迟疑补缀,必成败笔。欲求人物之形神兼备,没有深厚之素养难望其项背;要得笔墨之神完气足,则必须有精到之功力。范曾人物之传神,固出于其才气之敏悟与博学好思之修养,至于其笔墨之能得其神,则应出于其锲而不舍的勤奋和努力。”
    有论家说杨青云的草根精神或许是这个时代最后的民间学术精神?范曾也说杨青云的草根精神,就是不卑不亢奋发向上的民间学者型精神。而杨青云本人还是清醒的,他认为草根精神具有平民文化的特质,但草根精神不能简单与大众化、平民文化划等号,是因为它时时彰显的是底层、弱势的文化符号,说穿了就是一种不屈不挠,不卑不亢,挣扎向上、追求美好的精神。他以一个评论家的视角时时彰显着草根精神,苦苦挣扎中突显一种向上向善的精神,这种精神姿态大概就是草根之最卑微也最坚韧的社会意义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杨青云搞《范曾研究》不是作秀,而是以他的不卑不亢挣扎向上的精神来把“玩” 《范曾研究》的“真”,一些评论家没有说明白的“范曾现象”,让草根杨青云给梳理得有条有理,一目了然。
    可以说,杨青云的评论视觉一直很清晰,很强大,是那种咄咄逼人的话语,是那些用符号学的相关理论尝试性分析《范曾研究》隐喻的意指问题,也是那些旨在更清楚的把握住隐喻性内在生成《范曾新传》的语言结构。《范曾新传》隐喻修辞的多样性,常被看成是一种用于概念化事物的审美表达,这是浮在水面的冰山一角;而它的概念性隐喻,才是冰山下面巨大水下部分的范曾真相所在……我一直认为杨青云的语言文风,不完全是他写评论的强项,倒是他骨子里那种忍韧而高贵的研究品质,是他的执著与强悍,方能做成了他自己精彩生动的“学术网红现象”。随和可亲,平易近人,活出了昂扬率真的学术个性。杨青云委实算是一个诚实独特的民间学术鬼才。
     杨青云用清晰的学术思想一直推动《范曾研究》的不断深入,实际上他更加准确而完整地阐释弘扬的范学情怀,让“范曾思想”获得更广泛的社会容量和艺术内涵。他把作学术的中心亮点延展了特殊语言存在的学术共象,而这种本真的“学术共象”从诞生到完成,所呈现的审美实事,它不是岁月积累的碎屑,也不是修辞枝巧炫耀的本能宣泄,而是一以贯之特殊命名的“范曾之道”。当这种“道”学实实在在构成了一个相对独立而又极其强悍的文化空间与生存空间,这样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便渐渐培育形成了《范曾研究》独特的生命意识与精神独立,这就是杨青云民间学术研究的魅力所在。
    数年来,不坠青云之志的杨青云孜孜耕耘,把敏锐的笔触伸向了范曾研究的历史纵深,如《范学有道》延展的学术维度,产生了一个叫“范学”的新鲜命名。同时,命名的深刻寓意直抵现代人文的学术真实,其深刻揭示的一种范学真相,就意味着“范学”试着寻找中国文化,也是中国书画文化自救的使命反映。它一开始便已经融入这个时代的宏大主题。可以说“范曾研究”从“范学”为基本起点,以人性的起点为前提,展现了丰富多彩的人性与艺术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杨青云发起组建的“范曾研究”,日见其成绩丰硕,日见其意义深远,渐渐融入煌煌之艺术历史……

                   2019年5月17日二稿于大塘山韶关学院教师公寓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