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范曾曾祖狼山留下百年之谜

  核心提示: 狼山北麓有个题名坡,崖壁上刻有当代著名书画家范曾的题词,内容是一副对联:“百里蒙庥,山川大神享于此;万方多难,云雷君子意如何”,落款“曾祖范伯子先生题狼山雷祖殿”。然而最近有网友提出疑义。研究范学的...

    狼山北麓有个题名坡,崖壁上刻有当代著名书画家范曾的题词,内容是一副对联:“百里蒙庥,山川大神享于此;万方多难,云雷君子意如何”,落款“曾祖范伯子先生题狼山雷祖殿”。然而最近有网友提出疑义。研究范学的学者说,自己印象中这副对联应由张謇、范伯子二人合作,何以被当作范伯子独作,并刻到狼山崖壁上?范伯子何许人也?

范曾曾祖狼山留下百年之谜

  范曾落款中题有这副对联,并写明是“范伯子先生题狼山雷祖殿”。(如图)。

    范当世(1854~1905),字无错,号肯堂,因排行居一,号伯子。原名铸,字铜士。江苏通州(今南通市)人。清末文学家、诗文名家、桐城派后期作家,也是南通市近代教育的主要倡导者和奠基人之一。光绪时入李鸿章幕府,常相与谈论政事,自负甚高,而终身坎坷。诗多沉郁苍凉之作,著有《范伯子诗文集》。    2008年4月16日,“南通范氏诗文世家陈列馆”开馆。范当世世代能诗,据有关学者考证:范当世的祖上是宋范文正公,后迁入通州。他早年从通州城内有名望的塾师王兆榛、顾金标学习八股时文。1869年范当世15岁时首次参加州试取得第二名,1871年17岁时院试为廪贡生员,但此后9次应南京科试,均未得一第。青年时代结交了张謇、顾锡爵、周家禄、朱曼君等意气相投、声气相求的朋友,研讨学问,关心国事,促使了当时通州“士风稍隘,识分敦静”风气的转变。并与张謇、朱铭盘合称“通州三生”。1879年25岁后负籍出游,初从著名文艺理论家、兴化刘熙载学习《艺概》,继从桐城派古文大学、武昌张裕钊学习古文法,并为张主持修篡的《湖北通志》担任“婺妇传”部分的主笔,复得张裕钊等介绍,为冀州知州、古文家吴汝纶主持观津书院,与古文家贺涛齐名,有“南范北贺”之称。

范曾曾祖狼山留下百年之谜

  范曾画范伯子像 。


    1892年38岁后,以一介穷儒身份应时相李鸿章邀请,至天津任李家庭教师4年之久。1895年甲午战争后辞馆南归,曾任东渐书院山长,此后抱疾与张謇等一道致力兴办家乡教育,参与筹办南通小学堂。并为之撰写了多篇鼓吹教育改革的精辟论文。晚年不受清廷之聘,流浪江湖,客死旅邸。陈三立悼挽范当世:所学转负平生,偶以文章存国粹;小别真成后死,未来世界证心源。 
    那么,狼山崖壁上这幅对联,究竟是范伯子与张謇联袂之作,还是范伯子独作呢?
【张謇说】
    先“听听”张謇的说法。张謇生前所著《张季子九录》中,收录有与狼山题名坡崖壁上相同的联句。对于对联的由来,张謇也作了详细记载:清同治辛壬间,与范伯子同登剑山,僧请题雷神祠联,两人仿联句例口占成之。不知伯子曾为书否?以山径之峭窄,艰于登陟也,未尝再至。间问之人无知此联,并雷神祠亦若茫昧。       噫嘻!今昔载五十六七年耳,荒山古刹,变迁若此,遑论人世。謇营军狼黄马亦八九年矣,未可独遗剑山。顷为改而新之,复雷神祠而重书昔联于楹。掇旧梦于云根,怀故人兮泉下。江湖野老,感慨何如也?
    从文中可知,这副对联是张謇少时与好友范伯子登剑山时,为山上的雷神祠共同创作的。50多年后,晚年张謇在整治五山时,重修古刹,并将这幅对联重题于此。而对联透露出对世事的隐忧,成为张謇“生于忧患,亦死于忧患”的最好写照。 
【张謇高徒说】
    范伯子对这副对联有类似记述吗?
    张謇的学生、大才子曹文麟,著有一本《范伯子联语注》。在这个小册子里,收录了范伯子的绝大多数联句,其中就有“百里蒙庥,山川大神享于此;万方多难,云雷君子意如何”这幅对联。蹊跷的是,书中绝大多数的联语都作了详细注解,包括作于何时、何种背景,但关于这副对联却无任何注解。从中也无法得知,作者究竟是范伯子一人,还是张謇也参与了创作。
【资深导游说】
    带着疑问,日报君(指南通日报记者)向狼山风景名胜区进行了求证。景区一位资深导游告诉日报君,对联约为2000年以后新刻。在向游客解说时,他们也会专门指出,这副对联是张謇、范伯子二人合作。至于为何落款中只署有范伯子的名字,该导游表示不太清楚。
【研究者说】
    综合几种说法,日报君请教了南通地方史学专家、张謇研究中心学者赵鹏。
    赵鹏猜测,范伯子一生所作联语太多,后来记岔某一句的出处,也不无可能。或许曹文麟在修著《范伯子联语注》时,也发现了其中的谬误,但出于对先生的敬重,最终没有明确指出,而是选择了留白。
    赵鹏还向日报君展示了一份张謇出殡日当天的《南通报》特刊,上面刊登了一组张謇晚年所作的剑山对联,其中早岁与范伯子合作的题雷神祠联也加了小序收在一起。
 范曾曾祖狼山留下百年之谜
(张謇出殡当日《南通报》头版)。

 

    范伯子逝世后,张謇撰挽联悼念:“万方多难,侨礼之分几人,折栋崩榱,今后谁同将压惧;千载相关,张范之交再见,素车白马,死生重为永辞哀。”
注意:上述对联中的“万方多难”在此再次出现。
    赵鹏说, 第一句“万方多难”用在此处应该不是巧合,而是挚友去世,悲痛之余追忆起早年之事,在写挽联时自然而然就用上了。
一副对联,见证了张謇、范伯子的君子之交。今天,剑山雷神祠已无迹可寻。日报君想,若在狼山崖壁的石刻落款中,加署上张謇之名,倒不失为一段江海佳话!

《范曾研究》杂志杨青云据网络整理)


                                                                                                         (编辑 王霞)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8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