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辣评 >> 内容

质疑“范曾神话”这不仅仅是关于范曾研究的事

  核心提示:质疑“范曾神话”这不仅仅是关于范曾研究的事...
——专访范曾研究会会长杨青云答《中国百姓才艺网》问
 
中国百姓才艺网
 
邵华 中国百姓才艺网:杨会长你好,近期得知,《中国访谈网》一篇质疑范曾神话的文章,主要是认为你把范曾“吹棒”高了,“我们清理这种恶俗炒作,不仅是给历史以真相、还书画市场以是非之必需,同时也是肃清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个人主义流毒,给中国书画界以正确引导的应有之义。着眼于反腐治国,‘假造书画神话’的最后查证,不仅将坐实当代画坛的最大丑闻……”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杨青云: 《中国访谈网》刊载了《从坐实当代画坛的“最大新闻”范曾说起》,我是经一朋友转告才看到的。此文完全是一片胡言乱语,说范曾研究会:有暴利可图,围绕着“范曾热”“范曾现象”和“范曾精神”等等聚集着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勾档。正是这些利益集团将“范曾研究会”吹起的泡沫紧紧“缠绕”,联手“宣传”将其虚假的“范曾研究高峰论坛”撕破伪装云云。我本人也早有预感。树大招风嘛……其实范曾研究会能走到今天,既不是批评家猜测的“有暴利可图”,也不是因为我能把范曾炒红为“大师”,而是因为范曾本来就是书画名人,艺术大家,这是中国主流媒体早已经宣传报道过的事。前几年,每每打开电视,准能看到中央电视台朱军主持的《艺术人生》,范曾在那里谈书画。还有中央电视台王利芬主持的《我们》栏目,也是范曾在那里讲,他讲书画,还讲国学。此后又专一为范曾开设《中国大师路》:还是范曾在那里讲,中国现当代在世的书画家,试问:有几人能如范曾这样在中央电视台占据两个栏目?并且还是多次在中央电视台出场。如此说来由我本人提出论证的“范曾(书画)神话”是有坚实可信的实事理由。当然这一“范曾神话”的重要亮点是习近平总书记两次用范曾国画作为国礼出访海外,说明范曾的确是中国书画界的领军人物。也是中国书画的大师级艺术家不算“吹”的过分吧? 

质疑“范曾神话”这不仅仅是关于范曾研究的事

中间为邵华,左为汪永召。(图片说明)
 
 
中国百姓才艺网:质疑“范曾研究会”的文章看上去气势很大,细细分析这样恶意攻击性的文章,主要是借一个狠“剌”的理由:“假造书画神话”、“低俗娱乐炒作”、“当代画坛最大丑闻”和“当代中国画坛腐败事件”等等抵消“范曾研究会”宣传范曾。你作为范曾研究会负责人打算如何来澄清实事求是的“范曾研究?”
杨青云:“范曾研究高峰论坛”自从8月31日在北京举办峰会论剑之后,就有一部分网友在“范曾研究网”留言抵毁范曾研究的言论,我们网管都在第一时间删除这样无理取闹的帖子。“范曾研究峰会”之后发表的新闻除了北京十多家媒体之外,还有《台湾新闻报》《台北日报》、日本《关西华文时报》《中国日报》《世界日报》《联合早报》《大英华文报》《芝加歌论坛报》《法国新闻周刊》、香港《大公报》和国际在线等海外媒体纷纷报道,都是正能量揭示“范曾现象”如何形成了这样走红的文化品牌。同时媒体采访我的访谈文章如:《范曾让我找到了知音的感觉》《做学术研究是让自己更强大》《一个草根才俊的学术神话》和贵州民族报记者郭思思专访我的《范曾现在还需要评论家热捧吗?》,效果很不错。我似乎能感到“范曾研究回光返照”的“药草”寓意:只给那些有准备头脑的人来开垦深挖,我在研究学术的艰苦之路上,“挖”出了“种庄稼的视线越来越清晰”暗含的学术智慧:用老百姓的话说是“梳理”,用学术的语言表述就是“祛魅”。由于种种原因,当代许多艺术家的头上都有一道道神圣的灵光,但实际上,这些艺术家与作品都存在着许多缺陷。这些缺陷有的来自思想的贫弱,有的来自生命体验的匮乏,有的则是基本画画的线条技术还不过关,但他们却被吹嘘成了“大家”或“名家”。
中国百姓才艺网:你是从一个学术研究的层面上,告诉人们“大家”背后的范曾真相,还原了一个立体的范曾,一个大师范曾的本来面目,就成了一件意义重大的学术研究。尤其在今天,许多评论家集体隐退不发声。但你还在坚持一个评论家的学术良知,以及这种评论的姿态和声音。近期读了你的《范曾何以“得大自在?”——范曾论十九》之后,我觉得你那种评论是有底气的,来自于一种学理力量的支撑。通过你在研究上的深“挖”与“播种”,使《范曾论》的意义、价值、功能、效果等等进行了界定,它是一种体现着一个新锐评论家对现实生活的深邃透视精神,它弥漫了评论家超越专制轨范和巨大压抑的人格力量和道德勇气。摘自《范曾现在还需要评论家热捧吗?》)范曾的走红本来是与中国政治大环境有关,如习近平总书记用范曾国画作为国礼出访韩国与法国,说明范曾的确是中国书画界大师级人物无可非议。中国书画的“范曾神话”已经作为一个被赋予国家政治色彩又自强不息等特定意义的“范曾现象”,正激励着亿万书画家向着自己心中的梦想冲刺。如果“范曾神话”再从范曾国学上研究延伸,范曾大师也可能是世界神话的书画佳话。既是现在范曾被人骂(批评)。或是范曾研究会被人骂(批评)都不是坏事,是证明范曾现在的处境真的走红,还不是小红而是大红大紫。
杨青云:从这个角度上说范曾走红,被批评骂架是身不由己的事,被圈内或圈外人棒杀与骂架,说得文雅一些就是批评。古今中外哪一位有名气的艺术家不是被剥得体无完肤?我坚信“范曾神话”还在不断发扬广大,必将迎来更大的舞台和更大的辉煌,这才是真正的大师范曾。正因为如此,既没有必要把“范曾神话”捧成“高大全”,更不能为了让“范曾神话”吹成“高大全”而把他的舞台“设定”在恶意攻击骂架上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中国百姓才艺网:质疑文章说:“范曾研究高峰论坛”成功论剑了什么?都不重要,问题是范曾研究会借“峰会论剑”之名大力造出“范曾神话”成为无视社会公义的文化商人及其利益关联者恶意敛财的文化幌子——这次主流媒体和某些新闻记者对“范曾研究高峰论坛”的力挺,背后是有利益链可循的。你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
杨青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关于利益链这种说法,可能是多数人都有这种看法,说范曾研究会借范曾这一“文化幌子”恶意敛财都可以说,这对范曾研究会没有什么影响。我现在完全可以说,以我做人的准则首先让我感到——现在有人抵毁“范曾研究会”:已被书画界、媒体和拍卖市场合谋打造为一个拥有巨大吸金资本的品牌代言人。所以,范曾的主要“包装商”荣宝斋和长期投资商联同“范曾研究会”负责人杨青云敢于宣称:“范曾就是范曾,大师就是大师(见杨青云《范曾论系列评论》多次引用),成为吹鼓手的经典名言。因为有暴利可图,围绕着“范曾热”。“范曾现象”和“范曾精神”等等聚集着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勾档。正是这些利益集团将“范曾研究会”吹起的泡沫紧紧“缠绕”,联手“宣传”将其虚假的“范曾研究高峰论坛”撕破——他们“撕破”“范曾研究”的什么东东?用什么来“撕破”?还是用实事证据“撕破”?10月1日,我们在2014宋庄艺术节发起举办的“宋庄艺术节胖为美书画展暨百名艺术家画范曾开展”以此来表达对“范曾研究”心中乌托邦梦想即将升温的心绪:如他从肉体肥欲范之上评论如意淫一分钟嚼碎33块骨头意淫颠倒秩序的齿罪孽深重作为美术评论家他遵从寻找范曾得大自在的真自在打下肥胖烙印据为娜视她视弹上水墨画面或是范曾白描获得欲望假象如他想象欲望是真自在还是肉欲之后道德身被称为“坐四望五”的大师标准成为一座吹“范”大剧场不断策划演出“范曾神话”虚构情节策划高潮假象除了寻求知音之外自身腾云驾雾地走着被推倒又重新站起假象世界的种种矛盾在黑暗中盛开在黑暗中采摘。我们这次举办“百名艺术家画范曾”只是在宋庄搞热身新闻,下一步将在沈阳、深圳、东莞、三亚,最后会在南通“范曾艺术馆”作新闻发布会。按《羊城晚报》的说法,在市场上卖得比较好的只有范曾几个爷,其他人都一直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可说是比蚂蚁忙,比民工累。但他们从已经一夜致富的成功者身上,一再编织所谓的“宋庄梦”。于是,没成名的开始模仿成名的,成名的开始复制自己以前的,新来的效仿常住的。和西方很多艺术潮流或者运动一样,宋庄的艺术现象在实践的推移中不断重复自身。所以我们有时不得不扼腕长叹: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太少了,能保持昌盛创造力的艺术家也太少了……当然,我们也可以在这里说:象范曾大师的艺术家在中国更是凤毛麟角。范曾——中国画坛一个神秘神奇的“文化符号”,毕竟在这个时代精神高尚的人们已不多见,能如范曾自喻“老子身边的童子”的精神贵族更是稀有罕见……   范曾是这个时代的精神孤岛。范曾精神在这个时代弹出了一曲清冽悠扬的高山流水。
中国百姓才艺网:看得出来,您在研究范曾时对范曾精神的挖掘与弘扬,用诗歌形式去表达又是另一种美妙的宣传效果。我渐渐发现你现在开始多用七律诗的方式写关于范曾的事件如《特贺宋庄“云之诗胖为美书画展暨2014百名艺术家画范曾”》《特贺“南通范曾艺术馆”》和《题习近平赠韩总统朴槿惠赵云画像范曾画》是您刻意为之吗?
杨青云:从我个人的阅读和写作的审美尺度考虑,分寸感很重要,我不喜欢个人情绪太浓烈太夸张的作品。因此在用接近“七律诗”的新诗来宣传范曾是我目前找到一种“研究范曾”的一个把玩罢了。
中国百姓才艺网:谢谢杨会长的访谈。
杨青云:其实,我也要谢谢你们一直关注范曾研究“曾经存在”、“不存在之后的存在”,好像都是围绕“存在”或“大存在”范曾研究是真的搞大了…… 
 
 
                                                                        (编辑 王霞)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