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稿选登 >> 内容

雷抒雁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核心提示:雷抒雁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雷抒雁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2月14日1时31分,北京协和医院,诗人雷抒雁悄然辞别亲人、辞别朋友、辞别这个他无比眷恋的世界。今天,雷抒雁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雷抒雁最喜欢的诗人雪莱曾经说,在一个伟大民族觉醒起来为实现思想或制度的有益改革的斗争中,诗人就是一个最可靠的先驱、伙伴和追随者。
 
  先驱、伙伴、追随者,这正是时代赋予雷抒雁的角色定位,鲜明的使命意识、深刻的危机意识、清醒的自省意识和强烈的批判精神已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的血肉和灵魂。
 
  “我的写作与时代同步。”雷抒雁说。
 
  我敢说:
 
  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
 
  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
 
  也会失去分量!
 
  ——《小草在歌唱》
 
  1979年6月8日,有一首诗,被庄重地载入当代中国文学史。
 
  这一年,苏醒了的中国如同一座喷发的火山,人们肆意挥洒着被压抑了多年的激情。
 
  继春秋、唐宋之后,诗歌的风帆又一次高高扬起。不约而同地,以“诗”的名义,艾青、臧克家、蔡其矫、李瑛、雷抒雁、芒克、梁小斌、舒婷、杨炼等一大批新老诗人凝聚在《诗刊》周围,以诗的形式,探索着国家的航向,抒写着时代的诉求。
 
  这一年的6月8日,雷抒雁吟出他心中的歌——《小草在歌唱》。诗中,他对十年浩劫的荒谬岁月痛苦思索,将被残杀的共产党员张志新比喻为“小草”,询问真理、扣问良心、质问世界,也访问自己。
 
  当瞿弦和在北京中山音乐堂朗诵完《小草在歌唱》后,他和现场观众全都热泪盈眶,先后谢幕6次之多。
 
  此后不久,这首诗传遍整个中国。
 
  34年过去了,往事如云烟飘散,然而,《小草在歌唱》却如同一把尖刀,将那个场景牢牢刻在每个人的心底。
 
  世人尽知诗人是唱赞歌的高手
 
  可谁知赞歌里有麻醉的因子
 
  就在这恐怖老太婆睁眼闭眼的时候
 
  我已从她的腋下悄悄溜走
 
  ——《贿赂死神》
 
  2003年12月31日,雷抒雁说:“新世纪的开端,对于我,却并不妙。”
 
  这一年,他被诊断为直肠癌。12月31日,在麻药的昏睡中,他被推进了手术室。此后,便是病魔轮番的轰炸,以及他与病魔的阵地争夺战,一切艰难的治疗都经历了。
 
  “那些日子,躺在药味浓重的病床上,我想得很多,想到生,想到死。”然而,最终,他想到了一句话:“一定要活着!”因为,诗人仍要歌唱。
 
  手术后的第七天,他就坚持下床,从挪动着碎步开始,迈向康复之路。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走廊成了他的运动场,除此而外,他还发起组织了其他病友一起开始锻炼,向自身要健康。
 
  一次又一次,像个顽皮的孩子,像个狡黠的精灵,雷抒雁从死神的腋下悄悄溜走。
 
  他一如既往地生活、写作、采风、学习、工作,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他奔波、忙碌,有滋有味地与病魔周旋,为这个时代献上鲜花、种下蒺藜,也为这个时代播撒种子。
 
  于是,我们又听到了诗人的歌唱:《明明灭灭的灯》、《悬肠草》、《智者的忧思》、《最初的年代》……
 
  月有阴晴圆缺
 
  草有凋零萌生
 
  变幻的色彩是变幻的情感
 
  是一次次激励我们前进的力量
 
  ——《为你祈福!神话的土地》
 
  2008年11月28日,一场朗诵会在山西举行。雷抒雁将其命名为“激情三十年”——起点依旧是那个孕育伟大变革的时代开端。
 
  令雷抒雁诗情澎湃的30年,不是年轮的切片,不是沙石的累积。30年,对雷抒雁而言,格外翻天覆地、五味杂陈,“过去的30年,对于中国,对于中国的每个普通的公民来说,都是最重要和最了不起的年代。”
 
  从1979年的《小草在歌唱》,到1991年访问前苏联的《泥泞》、1999年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创作的《十月,祖国!不只是十月》再到2008年面对冰雪灾害和“5·12”汶川大地震劫难,他写下了《冰雪之劫:战歌与颂歌》以及《悲回风:哀悼日》、《生命之花:毁灭与新生》,2012年11月,我们读到了诗人的新作——《为你祈福!神话的土地》……在每个重大的历史关头,他从未缺席,将一腔热血献给“我满面红光的祖国”,献给“我候鸟般辛劳的弟兄”。
 
  许多读者喜欢雷抒雁,不仅是因为他的诗,更是他始终如一的文化立场、历史判断和批评精神。
 
  在《水淫》、《木妖》、《奢床》中,雷抒雁揭开人类文化的温情面纱,让人看到蠕动于黑暗中的奢侈和荒淫的蛆虫。在《饥饿是什么滋味》中,他用简短的笔触,挖掘出饥饿背后的历史根由。在《人民的仆人》中,他批评自诩“人民公仆”的人,是代价最昂贵的“人民仆人”。在《忒弥斯的天平》中,他呼唤公平与公正。
 
  2013年1月16日,病榻之上,雷抒雁最后一次执笔,一篇《写给二十年以后的自己》,亦成为诗人的绝唱。“二十年,不能算太长的时间,但对于一个古稀老人来说,已不可轻易言短……今天,我们全民族正在努力完成一个‘中国梦’。这正是千百年来,无数的仁人志士,流血牺牲,为之奋斗的一个梦想。亲爱的,二十年后这封信我希望你能有幸收到。”
 
  而今斯人已逝,他再也无法收到这封寄往未来的书信,但从诗一般的词句中,我们依然体悟到一种平和豁达的心境,一身家国情怀的担当,一份饱含深情的憧憬。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说:“我们今天追悼雷抒雁,回忆当代中国诗歌曾经的辉煌,同时也召唤信念和激情的回归。”
 
  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说:很多人认为雷抒雁的抒情长诗是颂歌,我却认为那其实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
 
  网友们说:“用自己的一生来充实大家精神后花园的人值得尊敬。”“别了,西去的路上,还会有诗,还会有歌唱。”“30多年过去了,我仍能记住他的诗。”
 
  是的,诗人虽然远行,但他的诗作依然响彻在人民的心中。

                       (注:本文稿件由人民日报提供 编辑:刘晓阳)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化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9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